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上了一号文件的“天价彩礼”
2019-03-13 00:1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直接靠公权力出手制定标准也很难在实践中监督到位,现实最后往往“向习俗妥协”。因此,除了提倡这种风气和观念要改变,究其根源,更关键的在于如何大力发展农村经济,推动农村地区的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要对婚丧陋习、天价彩礼、孝道式微、老无所养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21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中特别提到了“彩礼”话题,这也是“天价彩礼”首次明确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里。

“对待‘天价彩礼’应该坚决说不,全社会共同抵制!”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原本只是作为“沾喜气”的彩礼,如今却成为了很多婚姻的“拦路虎”,一份份“天价彩礼”更是成为无数家庭沉重的负担。

 

为了彩礼,他3年没有回家

 

今年春节,刘金山又没有回山西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年。“已经有3年没回去了。”刘金山不好意思地笑着解释说:“无非是想多挣点钱。”

刘金山是北京市朝阳区大望路附近一家烧烤店的洗碗工,春节期间餐馆照常营业,因为店里缺人,因此老板承诺过节期间每天给他4倍的工资。

来自山西省运城市某农村的刘金山今年已经50岁,在老家和他年纪相仿的很多人孙子都不小了,但他的儿子现在却还没有结婚,而他3年没回家也正是为了尽快促成儿子的婚事。

儿子小刘在北京一家健康体检中心工作,结识了同为山西老乡的女朋友,在异地共同打拼的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恋爱半年后互相见了双方父母,刘金山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很满意,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女方家要求的彩礼却令这桩亲事暂时“搁浅”了。

小刘女朋友的老家在山西省太原某农村,根据当地村里“平均水平”,女方家开口索要35万元的彩礼。“其中25万元是彩礼金,还有10万元是备着以后给小俩口买车的钱。”还算让刘金山“万幸”的是,因为两个孩子都准备继续在北京发展,女方家就暂时没提买房的要求。

尽管女方家父母对小刘也还算满意,但却一再强调,彩礼一分钱都不能少,要不她们家会被村里人“看不起”。

刘金山和妻子以前都是老家县城的普通打工者,虽然平时省吃俭用,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多少钱,但要是拿不出彩礼,儿子就一直不能结婚,为了多挣点钱,已经一把年纪的老刘也不得不跟着儿子来北京打拼。

刘金山现在所在的这家烧烤店从上午10点营业到夜里2点,虽然包吃包住,薪酬也比其他饭馆高,但晚上客人多的时候,老刘也得留下来熬夜加班,原本两个洗碗工也只剩下他还在坚持:“趁着还能干赶紧多干点,毕竟凑够彩礼钱儿子才能娶媳妇啊。”这3年来老刘也戒掉了烟瘾,平时几乎没有任何额外开销。他算了算,现在自己和儿子攒下的钱差不多快够了,今年应该可以结婚了。

 

“彩礼劫”

 

刘金山的故事可能让人听起来有些唏嘘,但实际上,像他这样遭遇“彩礼劫”的并不在少数。

“北京:201310万元+201720万元+房子、201830万元++车;广西:201328888元起、2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