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法官:协助安乐死=故意杀人
2019-03-07 09:1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当地时间201859日,澳大利亚104岁科学家大卫·古德尔由于病情恶化,前往瑞士寻求医助安乐死,次日他在医师协助下离开人世。瑞士是目前为止,唯一允许对外国人实施安乐死的国家。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224日,台湾著名节目主持人傅达仁在瑞士执行安乐死的服药视频公开后,再次掀起人们对安乐死的热议。

然而,去年6月,发生在浙江的一起家属协助亲人安乐死的案件,同样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有人认为,该案中的一家人已经如此不幸,协助亲人安乐死也是无奈之举,不应判处刑罚;也有人认为,对被告人适用缓刑,有鼓励安乐死之嫌。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就此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们要确定一个基本的价值,就是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的,不得非法剥夺。特别是对相互有赡养、抚养义务的人来说,更要给予关爱和照顾,而不能因为他要求,就去帮助他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在伦理道德上也是不可以接受的,是应该予以责备的。

阮齐林认为,该案的几名被告人在极端无奈的情况下帮助其自杀,给予过分的谴责和惩罚并不适当。认定有罪但判缓刑的处理非常适当,既考虑到了法律的严肃性,坚守了道德伦理,也是对弱势群体在贫病交加的情况下,作出不得已选择的一个宽宥。

北京律师张晓玲近日针对傅达仁事件发表看法,认为安乐死如果以法律形式确认下来,可能会被一些人利用,用以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

201861日,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对浙江家属协助亲人安乐死案件作出宣判:被告人张某、樊某、樊小某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某、樊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告人樊小某因有自首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法院为何对这起故意杀人案作出缓刑判决?应当如何面对情法间的冲突?31日,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该案的主审法官——台州市路桥区法院少年庭庭长夏俏骅。

 

买药、递药,亲睹服药死亡

 

法治周末:您能否先介绍一下该案的案情?

夏俏骅:案情并不复杂,死者是一名冷姓中年妇女,生前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等多种疾病,难以治愈。因只能靠激素控制病情,又意外摔断了腿,卧床不起,且大小便失禁,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由其大女儿樊小某和女婿张某(即本案的两名被告人)进行照料。

在治疗及卧床养病过程中,死者逐渐产生厌世情绪,多次要求张某帮其购买老鼠药自杀,以摆脱病痛的折磨。

2017827日,耐不住冷某的苦苦哀求,张某帮其买来了老鼠药,并在次日将冷某的丈夫(本案被告人樊某)接过来。在冷某的要求下,樊某将老鼠药递给了冷某,冷某当着其丈夫、大女儿及女婿的面将老鼠药服下。此时,3名被告人跪在床前恸哭,却没有采取阻拦或救助措施。

服药后的冷某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要求到外边转转,张某载着冷某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行驶了数小时,待其将车停靠一边,要了解冷某状况时,发现冷某早已停止了呼吸。

 

法治周末:冷某去世后,3名被告的心情是怎样的?

夏俏骅:3人非常悲伤、自责。樊小某在法庭上哭得声嘶力竭,一度虚脱,母亲的去世让她深深地内疚和自责。

“我心里很难受,我觉得我要对她的死负责。”张某进看守所之后,一直在想丈母娘去世的事情。

樊某也是声泪俱下,要求把自己“关进去”。

 

法治周末:根据您对案情的介绍,冷某在病中时生活不能自理,其子女和丈夫在此期间是否尽到了照顾和赡养的义务?

夏俏骅:经庭审调查,冷某的小女儿及张某的弟弟两位证人出庭作证,3名被告人在冷某患病期间给予了充分照顾,带着冷某到武汉、北京等地求医,家人不仅将大部分的收入用于给其看病,还四处借钱,医疗费花了十几万元。樊小某还辞去工作,专职在家看护母亲。

张某的弟弟说,哥哥为了给丈母娘看病,曾几次找他借钱。

樊小某的妹妹在庭上说:“对我妈妈来说,儿子都做不到的,女婿都做到了。”

冷某的弟弟称:“姐姐生病十多年,樊某他们对她很好。不管我姐姐是怎么死的,我都选择原谅,请求法官从轻处罚。”

 

构成故意杀人罪,适用缓刑

 

法治周末:您作为一名有着多年经验的资深法官,以前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案件?

夏俏骅:对基层法院的法官来讲,故意杀人案并不是经常碰到的。我办理的这起因安乐死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是台州市的第一起。

 

法治周末:既然是台州市的首起安乐死案件,您当时接到这件案子后是怎样想的?

夏俏骅:其实这案子的定性争议不大,关键在于如何量刑。除了理性判断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是否准确之外,还要参考已判的案例。在当今中国,安乐死这个词还是过于敏感,现实中这种案例很少,协助安乐死被追究刑责的案例更是少之又少,仅有的几个案例发生的时间跨度长,根据当时的司法理念作出的判决差别较大。我们只能在庭审之后商议如何根据新时代的司法理念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对被告人的行为给予公正的判决。

 

法治周末:经过开庭审理后,合议庭对3名被告的行为是如何认定的?

夏俏骅:合议庭成员都认为他们触犯了现行刑法,与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也不相符,应当定罪处罚。我国是禁止实施安乐死的,对这一行为,法律上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法治周末:为什么会对被告人适用缓刑?在作出缓刑决定前是否有过纠结?

夏俏骅:在对被告人具体判处的刑期上,合议庭成员达成了一致,但对刑罚的执行方式上,合议庭成员却有些犹豫。因故意杀人是严重罪行,适用缓刑在实践中并不多见,突破这种惯例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们同时也担心,适用缓刑是否会让社会产生鼓励此种行为的错觉?但另一方面,若对被告人收监执行刑罚,是不是符合谦抑、审慎、善意的刑法理念和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对已遭受巨大痛苦的被告人家庭成员是否公平?对终结这个家庭悲剧是否有利?

经过慎重的考虑,合议庭一致认为,本案的发生具有特殊性,死者生前身患多种目前医疗条件无法治愈的疾病,已无生活质量可言,其积极追求死亡结果。被告人帮助死者达到安乐死的目的,本身主观恶性不大,犯罪情节较轻;案发后和庭审中的表现,也可以明显感受到被告人的悔罪表现;根据被告人的一贯表现,3人均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其宣告缓刑也不会对居住的社区有重大不良影响。因此,从法律层面讲,3名被告人均符合缓刑适用条件。而且,对被告人适用缓刑也是终结这个家庭悲剧最好的选项。

对于这起交织着人性、道德与法律的案件而言,司法者作出正确的判断,并不十分艰难,艰难的是如何在判断中平衡情与法,既能实现打击犯罪的目的,又能兼顾人性与情理。法院判决3名被告人有罪,是要告诉大家,协助他人自杀是犯罪行为,不可取,不可学;告诉大家亲人相救是基本义务,不可弃,不可违。也使人们明白罪与非罪的边界。法院判决3名被告人缓刑,是为了让不至于再次危害社会的被告人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是为了让历经苦难的家庭不致支离破碎;也是为了让逝者得以安息。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法治周末报】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