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焦点 >
喝酒开车那些事儿
2019-01-29 16:35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编者按

又是一年春节时。这前后时间也是酒驾高峰期。

尽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似乎已人尽皆知,“醉驾入刑”也已八年,但是,酒驾现象真的被遏制住了吗?“醉驾入刑”执行的怎么样?都出现了哪些令各方担忧的问题?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本报派出记者多方采访,将真实现状呈现出来,以期得到大家的关注和思考。

 

 01.png

视觉中国

 

为了省钱,损失更多

 

夜黑风高。

张斌(化名)摇下车窗,让温凉的夜风吹进车里,深吸一口气,感觉酒气似乎又去了一点。看看车里显示的时间1114分,“已经这个点儿了,应该不会有交警了吧。”他暗自揣度。

张斌是一个工程队的队长,37岁。和几个好友聚会,喝了些酒,朋友们各自找了代驾回家,唯有张斌打了个小算盘,想着省下几十元的代驾费,等酒劲散一散,晚一点没交警的时候,再开车回去。

在这样一个三线城市的郊区,此时路上已经少有车辆。前面远处是一个大的红绿灯路口,绿灯变黄灯。张斌犹豫了一下,还是踩住了刹车。

“这要按平时没喝酒的时候,一脚油门我就过去了。就是因为喝酒了,我这心虚……”张斌说。

这时一位交警出现了,敲张斌的车窗,示意他摇下车窗,测酒驾。

张斌慌了,强作镇定,摇下车窗,借着几份酒劲,高声问:“你们老大是谁?”他心想着,或许有一丝希望可以找找熟人,放过自己。

不巧的是,交警队的领导也正在附近,他走过来对张斌说:“我就是队长。同志,您找我?请吹气测试酒精浓度……”

张斌彻底慌了,在六神无主的情况下,身体作出了选择。迅速推开车门,夺路而逃。可惜跑错了方向,被交警按倒在道路中间的绿色隔离带里……

交警把张斌带到定点医院抽血测试酒精浓度。张斌仍没放弃“求生”的希望。“警察同志,我肚子疼。”他躲进厕所,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等在外面的交警冲着厕所里的他喊了声:“你可别喝水啊。”

张斌忽然像发现了救命稻草,冲到洗手池打开水龙头,对着嘴喝。

最后,他也算是没辜负喝进去的“一肚子生水”,最后检测结果出来,他只是酒后驾驶,扣12分,暂扣机动车驾驶证。

故事还没有结束。

张斌需要重回驾校学习交规,考试合格,才可以重拿驾照。由于驾校距离太远,还是为了省钱,张斌再次剑走偏锋。“现在开车,谁会看你驾照啊。”张斌心想,于是又开车出去了。

不幸的是,张斌第一天无证驾驶去驾校的路上,就发生了剐蹭事故。由于不想惊动交警,无证驾驶的他被对方讹去了1万元。

想要省钱,心存侥幸,破坏规则,终会损失更多。如今的张斌,学乖了。  (汲东野)

 

主动“投案”躲酒驾

 

饭局必有酒,似乎成了张平(化名)工作之余的特定项目。

张平在一个县级市做些汽贸生意,酒桌文化是小城人们最喜欢的谈事方式,因此,张平与客户的往来方式大多还是以酒局为主。按他们的话说“没有什么事情是酒桌上办不成的,如果谈不成那是还没喝到位”。

近几年严查酒后驾驶成了张平的新挑战。不过几年的“实践”张平也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谈到第一次躲避酒驾检查时的情景,他还佩服自己的机智。

去年刚过完年的一天,张平从自己常去的四川菜馆出来,带着一身酒气走到车上。这天的饭局上谈成了一笔大生意,他的心情还不错。

为此他喝了不少白酒,不过兴奋让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他脱掉外套,打开车窗,抽一支烟,让自己再清醒一些。由于刚下过雪,路很滑有一层薄薄的冰,酒后的张平开车也很小心。

车子慢慢悠悠地向前开着,突然看到前方路口闪着红蓝灯光,有两辆警车和4个交警在十字路口拦车查酒驾。距离路口还有100米的时候,张平把车缓缓靠停路边,穿好外套,下车向查酒驾的交警走去。

“你测测我酒驾没酒驾呀?”张平礼貌地向交警要求。

“你开着车过来我就给你测,你走着过来我给你测什么测!”年轻的交警瞥了张平一眼,并没想理会这个满身酒气的人。

交警的回答正好合了张平的意。在回到车上之前,他叫了一个代驾,把车正常地从交警面前驶过。

张平说,他自己都佩服自己当时的判断。这也成了他和朋友聊天时的谈资。

“喝多了用这个方法,喝的少有喝的少的办法。”张平在和朋友喝酒之前都会买一瓶冰糖雪梨饮料放在车上。聚会结束,开车回家的时候,在看见查酒驾的交警的时候,就把身边的冰糖雪梨一口气都喝掉。“喝完之后吹酒精测试仪根本显示不出来。”喝完小酒后,他都用这个方法应付检查。  (孟伟)

 

明明叫了代驾,还被交警查出醉驾

 

201894日晚,福建漳州龙文区的小苏与几个朋友小聚,酒足饭饱后,小苏特意叫了代驾,万万没想到,小苏却因醉驾被交警查处。

95日凌晨2时,正是人们在被窝里熟睡的时候,漳州“110”在夜晚巡逻中,“捡”到一名正在路旁呼呼大睡的醉汉,这名“醉汉”正是之前叫了代驾的小苏。

龙文交警大队接到漳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令立即赶到现场,经多次喊话之后,小苏才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面对酒精呼气测试时,语无伦次、满身酒气的小苏一直闪躲,不愿配合呼气检测,执勤民警只好将其带至辖区医院进行强制抽血。

“不清楚,我当时已经喝断片了。”在龙文交警大队里,面对民警的讯问,酒醒后的小苏说自己啥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跟朋友们聚餐,自己喝了大概十几瓶的啤酒,回时叫了代驾。小苏明明叫了代驾司机,为何凌晨会在路边睡得正香?难道代驾司机就这么把小苏扔在了路旁?

随后,值班交警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视频,监控视频还原了真相。

原来,当晚,代驾司机将小苏载到指定地点(漳州市龙文区九龙大道南往北的机动车道旁),将车停好后便下车离开。不一会儿,小苏竟偷偷从后座下来,上了驾驶座,并驾驶车辆往前行驶至九龙大道与建元路岔路口经左转车道调头,由北往南行驶,最终停在综合批发市场公交站台旁。

在真相面前,小苏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震惊和悔恨。经血液检测,小苏血液酒精含量为203.6mg/100ml,属于醉驾。  (吴毅文 林杰雄)

 

一尸两命不是钱的事

 

这条回家的省道,陈华(化名)已走了十多年了,哪个地方有测速的、哪个地方有岔道口、哪段路好不好走,他再熟悉不过了。

陈华平时喜欢邀上三五朋友喝上几杯,每次喝完酒后便独自一人驾驶车辆行驶在这条省道上,这些年来,也一直平安无事。

这天深夜,酒宴散尽后,陈华驾着他那辆奔驰车。和平常一样,车内放着轻快的音乐,他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地哼上几句。在路过一个小岔道口时,也没顾及多看一眼,只听“嘭”的一声响,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连忙猛踩刹车,但为时已晚,车前方飞出去了两个人。

此时,陈华的酒醒了一大半,整个人被吓蒙了,在车里呆坐了半分钟才下车查看情况、打电话救人。

被撞的是一对骑电动车的夫妻,男的无大碍,但他怀有身孕的妻子却去世了。陈华因酒驾,没有观察道路情况,负事故全部责任,当即被收押。

陈华夫妻是当地某企业的高管,家境殷实。当得知给受害者家属造成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后,陈华非常自责和悔恨,想托人给受害者家属一些经济补偿,以求得心里安慰。但受害者家属则直接把他当成了杀人犯,认为这不是钱的事,要以命偿命。强烈要求严惩。

陈华的自责、悔恨,在给受害者家属造成的伤害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他对律师说:“出来后,我可能不会再开车了。”  (张贵志)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2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