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留不住的幼儿教师
2019-01-22 23:5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幼教每天的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五六点钟都围着孩子转,一天的工作会耗尽所有的耐心、心思和精力。  资料图

 0.png

视觉中国

 

过去的5年间我国幼儿教师流失了83万之多,相当于每年40%的幼儿园老师从原有岗位离开,幼师流动性大的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幼儿园行业发展的顽疾

其中,由于待遇普遍较低、社会认同感逐步降低等原因,民办幼儿园教师、公立幼儿园非在编教师的流失率尤其偏高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一番苦口婆心劝说无效后,张雪梅(化名)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办公室。

这已经是她近两个月来面对第3位提出年后无法继续工作的幼儿园教师了。张雪梅是一名民办幼儿园园长,至今已经从业二十余年。

幼师提出辞职的理由也基本相同,工资低、待遇差、没有编制、没有户口等。“面对这些问题,我也确实无能为力,只能适当地劝劝,但是基本没什么作用。”张雪梅无奈地说道。

有调查显示,从2019年开始,我国学前教育阶段在园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度增加,持续增加到2021年将达到最大值,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因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在这些严峻数据的背后,则是幼教仍在不断流失的残酷现实。

 

公立幼儿园非编离职率高

 

清晨5点,室外气温低于零下10度,杨怡雅(化名)轻声地关上防盗门,用力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此时,她的父母还在睡梦中。

杨怡雅就职于北京市一家公立寄宿制幼儿园,平日的工作时间分为早班和晚班。7点,孩子们陆续醒来,她必须在630分以前抵达幼儿园,早班时她总是5点就从家出发,“再晚点儿可能就堵车了”。

而前一天刚好是杨怡雅的晚班,到家已经是凌晨12点。今年是她工作的第5个年头,除寒暑假外,几乎每天都处于忙忙碌碌的状态。

下午5点,前来交接的老师终于接替了杨怡雅的工作。和小朋友们简单告别之后,她回到办公室。虽然5点是规定的下班时间,但此时却并没有一位老师下班回家。

杨怡雅打开电脑,开始书写这一天的工作汇总,其他老师也纷纷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有的老师在微信群中和家长沟通孩子一天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据杨怡雅透露,园中很少有老师是按时按点下班的:“白天的工作主要是围绕孩子,而下班之后还要填写报告、工作概要、备课等等。”

梳理课程、教研活动、培训、比赛、评比、考核……这些工作占用了老师很大的时间与心力,给老师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量。“经常会感觉分身乏术、精疲力竭。”杨怡雅说,和家长沟通问题都是在下班的时间,杨怡雅透露,大部分老师都会加班,加班是普遍情况。

相对于忙碌的工作,老师的工资一直都不高。

杨怡雅所在的公立幼儿园分为在编教师和非在编教师。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想要成为在编教师,需要考试,并且需要本市户口,或者学历为研究生以上,即可解决本市户口。而非编教师多为学历相对较低或非本市户口。

“非编教师的待遇会比较低。”杨怡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编教师的工资大概在6000元至7000元,而非编教师工资平均三四千元,最低的只有两千多元,差异非常大。“在编教师流动性相对较小,而我身边的非编老师,很多因为工资待遇等原因纷纷辞职。”

此外,户口也是很多幼师选择去留的重要因素。“有一些老师是为了北京市户口而从事幼师工作,拿到户口后过几年就跳槽了。”杨怡雅说,抱着如此心态的毕业生不在少数,在她工作的5年间便遇到过三四例此种情况。

大专毕业的张倩(化名)曾经和杨怡雅做过两年同事,不同的是,张倩是一名非编教师。

由于学历不够,张倩没能解决本市户口,所以无法考在编教师,她每月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但是付出的心力却并不亚于在编教师。

“我们每天工作的时间是一样的,但是工资待遇却相差很多。”张倩说,有时因为学历不高,她会比很多在编老师更加勤奋。

工作了3年后,对工作的热爱并不足以支撑她继续生活,张倩选择了回老家工作并结婚生子。

张倩并不是个例。杨怡雅所在的幼儿园,时常会发生非编教师离职,她们或者转行或者回老家工作,而在编教师相对稳定的多,“大概5名离职教师中只有一名是在编教师”。

 

私立幼儿园:人员流动性更大

 

相较而言,就职于私立幼儿园的教师人员流动性更大。

还有半个月时间就过春节了,张雪梅却每天愁眉不展。据她介绍,幼儿园总共有在职的老师12名,目前有3名老师提出离职,她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招到合适的老师。

张雪梅所在的民办幼儿园没有编制,也无法解决教师户口问题,所以对于学历要求并不高,工资待遇普遍不高。

北京的状况还算是好的。有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中,硕士学历仅占0.27%,本科学历占20.91%,专科学历占了56.4%,高中学历占20.56%,高中以下学历占1.89%

法治周末记者在一家招聘类软件中搜索“幼儿园教师”,发现学历要求本科及以上的,工资待遇相对较高,平均可达到6000元,最高可达1.5万元。而中专及以下的学历,工资待遇最低只有2000元。

“民办幼儿园是需要自负盈亏的。”张雪梅说,虽然入园收费不低,但是办一所幼儿园的花销很大。比如,孩子们的玩具价格很贵,并且需要定期更换。所以,发给老师们的工资并不高。

一些民办幼儿园会突出自己的特色,最常见的是双语幼儿园,但这类幼儿园通常会给外教支付较高的薪酬,而带班的中文老师,需要照顾孩子的日常,虽然干的活儿多,但工资却相对较低。

很多幼师往往工作两三年便离职了。张雪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一些老师是为了增加教学经验,经验够了便跳槽到更好的幼儿园;有些老师则是不满工资过低、没有解决户口等待遇问题,选择离开。“当然会有少部分老师因为工作稳定、离家近等原因选择继续这份工作。”

《中国教育报》曾随机调查了北京10所幼儿园,在民办园中,许多教师都是工作两年至4年后离开的,他们大多来自外地,无法拿到户口,到了一定年龄,就离职回老家了。

“无论是哪类幼教,目前来说待遇与付出都不成正比,他们的工作内容与强度并不弱。”杨怡雅说。

根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的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本科平均水平低872元。

2016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中从事“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群体,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2706元,比全国高职高专平均水平低了893元。

其实,不仅是工资,教师的待遇差别还体现在退休年龄、保险金额等诸多方面。曾有教师表示:“合同制教师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但福利待遇方面的差别,令我们心灰意冷!”

央视新闻联播编辑部评论员王石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些民办幼儿园的教师待遇极低,只有一两千元左右。如此“寒酸”,很难支撑他们的基本开支,更遑论过上较为体面的生活。同时,不少教师是典型的临时工,用人单位不给他们签订正式合同,再加上高风险,就导致他们缺乏基本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作为一名幼教工作者,合肥市人大代表、合肥幼儿师专副校长袁萍曾呼吁,通过制定相关政策保障幼师收入,稳定教师队伍,从而提高幼儿教育的整体水平。

 

没有自我认同感

 

除了经济和福利待遇方面的压力,近年来,幼教面临来自家长和社会压力的也在加大。

这几年,幼儿园曝光的负面事件不少。曾有媒体粗略统计,201212月至201711月,媒体报道过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北京和广东6起,浙江和河南5起,河北和福建4起……

此类事件一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这些事件导致很多家长对于老师不信任,让幼教的工作难上加难:“有的孩子跟家长说不愿意上幼儿园,家长就会认为是不是老师虐待自己孩子了。”杨怡雅对此很无奈。

在每次事件“风口浪尖”上的那段时间,杨怡雅选择尽量少看新闻:“不想看,因为会让我怀疑我每天这样辛苦工作的价值是什么。”

她举例,比如,户外活动的时候,孩子的鼻子不小心磕了一下,正常的流程是先带孩子去医务室,然后和家长汇报一下情况。但是近年来能明显地感觉到家长听到此类汇报之后质疑的眼神。

杨怡雅认为,大部分做幼教的老师都是有职业操守的。“每天的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五六点钟都围着孩子转,但是你发现家长看你的眼神是警惕中带有不信任的,心里会好受吗?不会打击工作热情吗?不会怀疑自己工作的价值吗?”杨怡雅反问。

在王石川看来,有一部分幼教选择离职时因为社会评价低,“这几年频出幼儿园教师虐待婴童事件,尽管占比不高,但性质恶劣,影响恶劣,弱化了教师的整体形象,降低了社会互信,也拉低了社会对他们的正面评价。不少人一提起幼儿园教师,本能反应不是赞美,而是疑虑他()有没有师德、称不称职”。

杨怡雅认为一份工作总要有什么可以值得坚持的,比如工资、成就感、社会认同。“然而幼教这份工作,我并没有感受到家长和社会对我们的尊重。”

原本抱着满腔热情投身学前教育的刘薇(化名),这份工作就没有持续3年。“各界的压力同时涌来,有一段时间我极度怀疑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非常不知所措。”

偏巧,刘薇结婚后怀孕了,“每天带孩子的工作和养育自己的孩子,这两件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兼顾的。”刘薇解释,结束面对孩子的一天工作,会耗尽自己所有的耐心、心思和精力,没有办法在下班之后对自己的孩子百分之百地付出。

然而,幼教的频繁离职也给家长和孩子带来很大的困扰。

王涛(化名)的孩子就读于天津一家幼儿园中班,两年多的时间内,相继有8名老师辞职。“家长很不满,但也没办法,因为老师确实有合理的原因,比如回老家发展,生孩子等。”

王涛说,孩子需要适应新老师,甚至有的孩子适应不了会直接退学。“幼儿园招不到合格的老师,就用不符合条件的凑和。”

有时候面对孩子排斥去幼儿园的情绪,不少家长承认,自从出了“红黄蓝”事件之后,确实不时处于担惊受怕之中,生怕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被欺负。

幼儿园事故的负面报道增多,加之部分家长不理解,幼教工作困难重重,教师们的社会认同感逐渐下降。“以前,天冷天热帮孩子添加减少衣服,还能听到家长说声‘谢谢’,可现在,却嫌教师没有及时给孩子更衣。有些家长干脆把教师当保姆。”杨怡雅无奈地说。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建议,社会、家庭和幼儿园必须互信合作,家长应信任幼儿园老师,从而营造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

“我超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如果只让我带孩子,我绝不走!”一位年轻教师辞职时的一句话道出了很多教师的心声:“带孩子再累也不觉得累,应付乱七八糟的检查、考核和家长,才是最累的。”

王石川表示,幼儿园教师需要爱心,需要耐心,但来自一些家长的偏见,特别是社会上若隐若现的歧视,会动摇他们的决心和信心。再热爱幼教的教师,一旦找不到价值认同,缺乏获得感,就会心灰意冷,对当初的职业选择出现迷惘乃至绝望,难免扎堆辞职。

“这个行业在发展,社会在发展,幼教工作会慢慢地变好,变得更规范更完善,但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杨怡雅期待,不久以后,老师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家长和老师之间也会彼此相互信任。

王石川表示,幼儿园教师流失不只是教育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值得各界深思,否则流失现象还会继续。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