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币圈”的落幕
2019-01-08 23:5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业内人士认为,“币圈”的泡沫非常大。去年下半年的比特币下跌或许可以让这个圈子冷静一些。区块链虽然是一种思维,但归根结底仍需要技术支撑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20181月,比特币的价格一度飙升到17000美元的高位。之后,在下半年又急转直下,下跌超过80%。近期虽有所回涨,但目前价格仅为4000美元左右。比特币的下跌,也使得很多主流币种跌幅明显,例如,ETHBCHEOS等均下跌了10%20%

在比特币颓势的影响下,近期“币圈”也少有了2018年年初的热闹场景,甚至一些知名企业也如履薄冰,比特币大陆不但裁员而且抛售矿机、火币网也在通过考题来优化减员。

币圈是否就此落幕?投资者是看好未来还是假装坚强?

 

“一机难求”到论斤售卖

 

“此轮‘币圈’熊市,是2013年以来最惨烈的一次。连‘币圈’的根基都难以自保,几乎每天都有矿工拔线停机,矿机被抛售。”崔亮说(化名)

所谓矿工就是一种形象的比喻,指的是负责监管挖矿机或挖币机的人。挖矿机(挖币机)指的是内置某种芯片的电脑,这些电脑在开机后通过特定的算法来赚取(挖掘)“虚拟货币”。

崔亮从2011年就混迹币圈,做过投资人、做过区块链项目、自己手里十几台矿机,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在“币圈”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但唯独这次他赔的最多。20183月,他曾入手多台二手蚂蚁矿机S9,价格万元以上,不到一年时间,这些矿机降到六七百元。

崔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矿机降价、被抛售主要是因为“挖矿”的成本高。他举例称,矿机耗电量非常大,有研究机构估算,生产一枚比特币的成本为4000美元以上,包含能源和硬件成本。如果矿机的能效提高,再加上挖矿时的奖励(当前区块奖励为12.5BTC)可能会降低些。“但无论如何,成本高于价格。目前的币市行情不适合挖矿,开机就赔钱。一些“矿场”老板将手里的矿机降价销售,有的甚至按废铁论斤出卖。”

矿机难卖,矿机生产商们,也无一例外地在熊市中遭遇了打击。

2018125日,有推特网友爆料称,比特币大陆面临巨额亏损,该公司第三季度亏约为7.4亿美元。

比特币大陆是一家专注于比特币挖矿芯片和矿机研发的公司,全球最知名的蚂蚁矿机就是该公司的主打产品。就在半年前,一台高蚂蚁矿机矿机S9,最高峰时期能高达3万多元一台且一机难求,二手机也能卖到2万元,而目前的二手转让价仅为600元。

去年9月,比特币大陆曾在港交所正式递件申请IPO上市,但至今还未得到港交所的批准。有业内人士分析,比特币销售业绩的持续低迷为其上市之路增加了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比特大陆之外,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两大矿机生产商的上市之路也布满了“荆棘”。嘉楠耘智下调了筹集资金数额,上市申请在去年11月失效,而亿邦国际则被爆将暂缓上市步伐,原因为“涉嫌参与非法集资行为”。

 

“内部优化”“末位淘汰”

 

除了减价抛售,“币圈”里的各色单位为了减轻压力,纷纷通过裁员“过冬”。

20181223日,有认证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公司”的员工在脉脉爆料,称比特大陆将于翌日开始裁员。

20181224日,有区块链垂直媒体消息称,比特币大陆大规模裁员,北京公司或裁员700人,最后只留300人左右。紧接着,有网友转发了比特大陆员工在脉脉上发布的消息,称比特大陆现有员工3200人,2019年前将裁员1700人,裁员比例超过50%

但是,比特币大陆否认了这一说法,称:“裁员传闻不实,系比特大陆视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

不仅是比特币大陆,在2017年曾一度因ICO红火的火币网也开始收缩自己的业务。

“可以说火币网就是“币圈”上交所。”崔亮说,一些区块链项目能在这个知名平台上线,最少也能翻两三倍。2017年,火币网就是借助这一优势赚的盆满钵满。

有知情人士透露,火币网在2018年年初开始了大规模扩张。从原来的一百多人,迅速增长到1400人。除了交易所,火币网还扩展了包括教育培训、法律咨询、研究院等项目。

但就在下半年,火币网传来了裁员的消息。

20181225日,火币网内部员工爆料称,火币网为员工们准备了一份2000题的考卷,每个部门出200道题,且难度都不小。这场考试名曰“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实则末位淘汰。接下来的裁员比例或达50%

火币网官方回应称,火币网从2018年年初就开始筹备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目的是为了加强员工的专业化程度,提高公司整体运营效率。媒体所报的裁员并非实有,而是公司内部人员优化,和单纯减员不一样。在优化的同时,火币网仍在招聘新员工,主要集中在核心业务和新兴市场上。

在区块链行业的寒冬背景下,除了矿机和交易所大头遭遇裁人风潮,区块链媒体当然也未能幸免。

早在2018年年初,随着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的一声“内部呼吁”,大批创业者开始进入区块链“淘金”,其中不乏媒体创业者。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出现的区块链媒体或自媒体从几十家增加至500余家,最高峰值突破千家,媒体融资的消息层出不穷。尤其是某些头部区块链媒体,一篇软文几万元,筹办区块链会议能赚上百万元。但好景不长,但到了下半年随着币市下行,这种热潮便开始难以为继。

业内公认的区块链第一网络媒体金色财经最近也面临着生存的危机,其201811月,创始人杜钧发曾微博感叹“这个冬天比想象中难熬”,他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媒体日子也不好过,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元。还有不少××财经,××区块链都在亏损中……”

同样,金色财经也需要减少开支维持日常支出,裁员就成了必要途径,众多媒体转载的一张来自金色财经CEO杜均的手机备忘录截图,其中提到金色财经将进行人员优化,比例为35%,所有被优化的员工均有合理补偿。

感受到寒冬的不仅是杜均,看到杜均的微博,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回应称,火星财经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赔钱。

针对“币圈”领域下半年各种减员措施,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公司确有末位淘汰机制、或者某种考试机制,需要在员工入职当天告知。另外,裁员比例在10%左右需向工会备案。目前这种情况,如果走仲裁程序,公司有99%的可能性不被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对记者表示,火币网通过考试末位淘汰做法,不大合理,末位淘汰人员优化比例应该较低,如果最后大规模的员工被裁掉,那么“末位淘汰”这一说法并不成立。

 

是监管加码还是理性回归

 

“此次的“币圈”遇寒,虽然有监管加码的因素,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毕威(化名)深有体会。

看到不少区块链项目方赚得盆满钵满,去年3月,从事过互联网行业的毕威也参与其中。

“区块链项目存在着‘币圈’和‘链圈’两种流派,但实际上90%的区块链项目发代币融资(或融币)活动,也就是所谓的ICO。”毕威说。

虽然自己明知道央行等七部委有禁令(20179月,央行等七部委《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令禁止境内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但毕威是还是通过朋友关系在新加坡成立了项目公司,“出口转内销”在国内宣传并招募投资人。在项目前期,毕威的项目通过ICO筹集了大量的比特币、以太坊。

“有时候比特币反倒因为监管政策加码显得比较稀缺价格上涨,从而带动整个币市上行。”毕威说,20179月后的一次下跌起因于监管,但是比特币在经历短暂的下跌之后,又于同年1217日达到最高价格20078.4美元。

但是,好景不长,从去年7月开始,比特币就开始下跌。如今,毕威也亏得一塌糊涂,账户里的币跌幅已达到8成。

虽然是稀缺资源,但没了吸引力,其价值也会受挫。

毕威说,区块链项目为了“募资”,有的时候是要用一些手段。除了包装宣传外,还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把该币种的价值拉高,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但是,随着比特币下跌,一些币的项目开发人的原始资本(比特币或以太坊等)亏损过大无力再投入,从而导致不少币种“消亡”。投资人热情受挫后,继续推动比特币下跌趋势。

“实际上,‘币圈’的泡沫非常大了。去年下半年的比特币下跌或许可以让这个圈子冷静一下。”毕威指出,区块链虽然是一种思维,但归根结底仍需要技术支撑。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