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讼师的“读心术”
2019-01-08 23:27 作者:夏 芒 来源:法治周末

邓析不愧为讼师鼻祖,他运用换位思考的方法,分别给两位当事人吃了定心丸。只不过,《吕氏春秋·离谓》中的这起案例是民与民之间的纠纷,解决之道在于谈判,而谈判的成败取决于当事人彼此间的理解与妥协

 

法学学者

两千多年前的春秋郑国,某富人之子河中溺死,尸体被一船家打捞上来。富人找到船家,请求赎回其子尸体,但船家“求金甚多”,非要富人付一大笔酬劳。富人找讼师邓析询问计策,邓析站在富人的角度分析,对富人说:“安之,人必莫之卖也。”意思是让他淡定,不必急于妥协,相信决不会有第二个人抢着去赎买一具非亲非故者的尸体。

富人依邓析之计而行,尸体无人赎卖,眼看就要腐臭。船家慌了,也来找邓析问计。这次,邓析又站在船家的角度分析,同样也劝船家“安之”,因为“此必无所更买矣”,也就是说,不用担心富人不来赎买尸体,因为除了你这里,他再也无法从别家得到其子的尸体。

邓析不愧为讼师鼻祖,他运用换位思考的方法,分别给两位当事人吃了定心丸。只不过,《吕氏春秋·离谓》中的这起案例是民与民之间的纠纷,解决之道在于谈判,而谈判的成败取决于当事人彼此间的理解与妥协。所以,邓析虽然给出了看似矛盾的两个建议,但目的都是让他们各自做到知己知彼,从而在对抗中作出合理退让,达成公平协定。

两千多年后,《刀笔菁华》一书记载的两起案例同样涉及尸体认领,两位讼师也分别给出认领和不认领的相反对策。只不过,这两起案件的性质都是民对官,所以,两位讼师给当事人的幕后指点,则不外是准确把握官方心态而使出的杀手锏。

案例之一:某河岸现一浮尸,“面目腐溃,约略是男”;官方循例尸检,见其“略有伤痕”,不像自尽。几天后,此事“无人顾问”,官方便欲“草草寝事”,尽快入土结案。不料消息走露,被当地一讼师所晓。

且说这讼师在当地小有名气,只因平日办案中的过节,同当地县官“宿有仇隙”。原本,按照处理此类事件的成规,浮尸数日无人认领,官方即可判定为“无名尸”,登记在册,一埋了之。可这讼师不想让官方如此省心。

恰好,当地有位孀妇,其夫曾服兵役,“死于戍有年”,但“特骸骨未归”。由于未经验明遗体,县里一直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为名,拒绝对孀妇施以抚恤。孀妇守寡十几年,得不到官府分毫补偿,饱尝艰辛;因不见其夫马革裹尸,甚至不能摆脱其夫做逃兵之嫌,更要背负额外的屈辱。

讼师素知孀妇不易,也对官方的处理十分不满。如今听说发现浮尸无人认领,于是计上心来,秘密为孀妇支招,“嗾令”她指认该尸为亲夫遗体,以此为契机,争取官方抚恤。孀妇“如其言”,依计而往,“号泣于尸场,抢尸不准殓”,非要县官查破此案,“缉凶正法”,为民报仇申冤。否则“当以死殉”,自己便要在尸旁自尽。

县官明知孀妇的丈夫早已死于兵役,如今这具浮尸肯定不是其夫遗体。但由于抚恤一事一直未予落实,便不能以此为据加以驳斥。眼见孀妇一哭二闹三上吊欲将事情闹大,浮尸面目又确实难以辨认,如不能确认其为无名尸,更须面对破案追凶的难题与压力。想来想云,只好与孀妇私下达成和解,承认其夫早先在服兵役中以身殉职,补发应有的抚恤。之后孀妇放弃对尸体的指认,浮尸仍作无名尸掩埋了事。

案例之二:某湖岸现一浮尸,同样“面目模糊,难以辨认”。官方检验发现,尸体面部缺损,可能遭人故意毁容。同时有人举报,称当地某妇另有所欢,“恋奸情热”,有可能“与所欢共同谋死其夫”,然后毁容抛尸。县官以此为由,下令以“谋杀亲夫之罪”羁押该妇,但“因尸首面目模糊,难以辨认,故未定谳”,最终证据不足,难以结案。

县里有位名叫陈惠慈的讼师,是个词讼高手。该妇亲属“以千金赂陈讼师,请作一状”,陈讼师收了拥金,代写题为《为剖白奇冤请求昭雪事》的辩词,内容如下:“妾十八嫁夫,十年伉俪,鱼水同欢。夫月秒()出门,归期未卜,正寤寐怀思之际,忽加妾以不白之冤,指认浮尸,诬妾藁砧(即亲夫)。长官不察,将错就错,拟坐妾以杀夫之罪。妾之含冤入地,固亦无可如何。倘若吾夫一旦归来,试问谁尸其咎?优乞矜全,以待夫归。冤洗西江,恩同再造。上告。”

辩词呈上,该妇“得免罪”。

这篇拒认浮尸的辩词之所以“卒有效”,也同样是官方“心虚”所致。前面那些煽情之语,比如“十年伉俪,鱼水同欢”,以及其夫在外“归期未卜”,该妇在家“寐寤怀思”等并无根据,但邻人对该妇另结新欢,“恋奸情热”的举报,也没有拿出有效的证据。这段表白,即是出于情理作出的必要回应。接下来,则是辩词要点:如果主审长官听信举报“将错就错”,治以杀夫之罪,该妇“含冤入地”,倒也无声无息。然而假如其夫并未遭到杀害,尚在人间,一朝归来,那可真成了轰动天下的冤假错案!到那时“谁尸其咎”,谁来为这起冤案负责?

这段质问切中主审官员所忧所惧,正如《刀笔菁华》所评:实为“锐利”。随即,“优乞矜全,以待夫归”八字,又为主审官老爷们暗示了一条避重就轻之路:既然有罪判决须担如此之大风险,那么就不妨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来个无罪推定。这样既息事宁人,还能获得“冤洗西江,恩同再造”的赞誉,岂非皆大欢喜。

讼师一大可悲处,在于他们是人治社会的法律工作者。人治社会“法随人变”,所以揣摩官员心态便是旧时讼师在法律素养之外的另一门必修课。唯其了如指掌,无论对抗合作方能游刃有余。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