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忠字监”一根伪装的铁栅
2018-10-09 23:24 作者:徐家俊 来源:法治周末

监舍内管犯人的没有钥匙,管钥匙的不管犯人,两者互相制约,各负其责。当时监狱看守的工作条件十分苛刻,值勤区域内没有凳子,看守必须不停地来回巡查。凌晨3时左右,宁静的“忠字监”5楼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接着又恢复了寂静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1944年1月4日凌晨,朔风呼啸下的提篮桥监狱显得更加寒冷、恐怖。狱内“忠字监”5楼是重点囚禁区域,它是监狱关押死刑犯的地方,俗称“枪毙监”,该处与其他楼层隔绝,监舍结构不同,走廊特别宽敞,除了常规的3.3平方米至3.4平方米左右的监室外,还有多间10平方米以上的大囚室。“忠字监”夜班有印度籍、中国籍看守各一人。

当时,负责5楼巡查的是印度籍看守轧茄辛,负责1楼至4楼巡查的是华籍看守白启运。4楼通往5楼有前后两个楼梯,均设有一道铁门,每天晚上这些铁门均被锁死,直到次日上午看守换岗时才打开。看守没有钥匙,钥匙统一由钥匙间掌控。  晚上,监舍内管犯人的没有钥匙,管钥匙的不管犯人,两者互相制约,各负其责。当时监狱看守的工作条件十分苛刻,值勤区域内没有凳子,看守必须不停地来回巡查。

凌晨3时左右,宁静的“忠字监”5楼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接着又恢复了寂静。华籍看守白启运闻声飞步顺着水泥楼梯来到5楼楼梯口。白启运年龄不大,但办事干练,遇到急事,忙而不乱。他清楚5楼关押的都是死刑犯,虽然戴着手铐脚镣,每人关押一间,但是情况复杂,不可轻视。

白启运隔着铁栅呼叫轧茄辛的名字,连喊几声,都无人应答。白启运凭着多年的狱务经验,估计5楼发生了意外情况。他迅速回到一楼,按下连接钥匙间(总值班室)的警铃,同时拿起电话向钥匙间报告了情况。

钥匙间接到“忠字监”的警铃和白启运的电话报告后,很快派出了西籍看守劳力士、韦德罗夫、古真斯基和印度籍188号看守等人。他们简单询问情况后,除留下一人在一楼门口值班看守电话外,其余人员分作两路前往现场。

他们打开楼梯口以及走廊外的腰门的铜锁,拿着应急电筒进入死刑犯关押区域,实施地毯式搜索。随后发现25号监室对面的地面上,有一个人躺在血泊中,上身裸露,下身仅穿一条内裤。走近一看,正是印度籍值班看守轧茄辛。

另一拨人员,则在39号监室对面的地面上发现了看守制服。白启运等人迅速从值勤簿上拿起该处关押的死刑犯名册。名册上姓名、监号、案由、判决日期和总入账数简洁明了。他们又仔细清点了楼面关押的人数,登记数和实际在押人数吻合。

在场的警官和看守人员觉得情况不对,又仔细复查了一遍。五楼的窗户均装有手指粗的铁栅,走廊尽头各设两道腰门,腰门外面还有楼梯口的铁门,每道门上有大铜锁把守。各囚室三面均为钢骨水泥墙体,一面是铁栅。铁栅上有一扇铁门,由英国特制的犹如精装书籍大小的铁锁,牢牢地固定在铁门上。两道腰门和楼梯口的铁门,铁窗外的铁栅均完好无损,没有丝毫被撬痕迹。特别是白启运,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就在楼下巡查,丝毫没有察觉楼上有人逃脱,也没有外人进入。一个身强力壮、人高马大的印度看守怎么可能在固若金汤般的樊笼内遭暗算?

一位资深看守官考虑了一阵,拿起手中那把10多厘米长的大钥匙,在各间监室手指粗的铁栅上一根根轻轻地敲击着,随即发出了“当当”的清脆声响,犹如古筝的弹拨声。在8号监室处,有一根铁栅在大钥匙的敲击下发出了异样沉闷的声音。紧接着,一段铁栅掉落在地:原来这段铁栅事先已被钢锯锯断,又人为地摆放上去,粗略一看与其他铁栅一样,浑然一体。但是这根铁栅取下就形成一个方洞,可容一个人从此钻进钻出。杀害印度籍看守的凶手就躲在这间监室里。

白启运等向8号监室看去,只见在押犯人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该犯人看到那段被锯断的铁栅断落在地,知道“玄机”败露,不由耷拉下脑袋,神情沮丧。其监室外标牌上清楚地写着被押人的姓名、案由、刑种、刑期——郁银才,绑架、撕票(杀人)罪,死刑。

看守打开铁锁,把死刑犯郁银才移押到空着的一个监室内,并留下一人,在走廊外看守。白启运等人迅速进入8号监室,在地上搜寻到一块沾血的布块。经仔细勘察,初步认定杀人、预谋脱逃案是单人作案。

监狱迅速组织人员对郁银才进行突击审讯。在审讯中,郁银才对作案经过供认不讳。郁犯行动诡秘,有长期行凶作案经验,对手铐脚镣等戒具十分熟悉,拨弄几下就能开启。据其交代,有次他趁被法警外出提审之机,弄到一段钢锯条,藏匿于鞋子里,偷偷带入监室。他利用死刑犯单人关押的机会,悄悄地把铁栅上一段手指粗的铁栅锯断,又按原样摆好,不留下任何痕迹。

1月4日凌晨,郁银才趁印度籍看守轧茄辛值勤打瞌睡时,拉下被锯断的铁栅,偷偷钻出监室,并以锯断的铁栅作凶器,朝轧茄辛头上狠狠敲击,又用双手卡其喉管,致其死亡。

接着,郁银才迅速脱下轧茄辛身上的制服穿在自己身上,由于5楼的腰门、楼梯门均被锁住,无法逃逸,他就手持那根铁栅“守株待兔”,准备等候前来查岗的看守,或者换勤上岗看守的到来,把他们打死后,冒充看守,大摇大摆地走出监狱。

由于监狱及时发现,并采取果断措施,使郁犯的脱逃没有得逞。10天以后,郁银才被押解上海南市刑场执行枪决。

同一天上午,提篮桥监狱根据印度人的殡葬习俗,为因公受害致死的看守轧茄辛举办隆重的安葬仪式。载有轧茄辛遗体的灵车从长阳路出发,经过外滩、今延安东路,最后到达今南京西路静安公园的外国坟山。监狱送葬人员来回一律步行,由典狱长率领,监狱各课室和监舍均派代表参加,组成近200人的队伍。队伍行走时,相隔一定时间还吹奏哀乐。当送葬队伍到达外国坟山后,在哀乐声中对轧茄辛予以落葬。提篮桥监狱为安抚看守人心,还对因公被害的印度籍看守家属发放了一笔丰厚的丧葬费及抚恤金。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