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离职红娘曝婚恋网线下高端服务“套路”
2018-08-21 23:1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资料图

一些婚恋网站线下店存在的“套路”

● 虚构符合条件的异性资料,引人入店

● 扮演“知心大姐”现身说法,抓住会员情感弱点

● 打“专业牌”,称拥有心理咨询师认证资格

● 宣称用大数据搜索来“精准匹配”,来找到“另一半”

● 为避嫌不直接问会员收入,而从兴趣爱好、家庭背景资料来判断消费实力

● 交两万元和30万元,得到的服务都差不多,约会对象条件还会“缩水”

● 每次线下约会不超过20分钟,实则担心交谈过多,导致“露馅”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现代社会,通过婚恋网寻求人生伴侣已成为不少人的选择,这也在客观上推动了在线婚恋市场的发展。

世事皆难如意,婚恋网促成的也并非都是良缘。由于平台对会员“实名制”审核不严格,也曾出现骗子虚构资料通过婚恋网站骗财害命的案例;此外,由于部分婚恋网未能按照与会员所签的高端服务合同履行义务,被会员告上法庭的案例也非常多。

曾在国内两家知名婚恋网站担任过高端VIP服务红娘的李元(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尽管很多用户希望通过婚恋网找到人生伴侣,但实际上,婚恋网配对成功的概率并不高。以她所在的门店为例,一个红娘会同时服务60个左右的客户,配对成功的不到5个,成功率不足10%

如此低的比例,究竟是因为缘分可遇不可求所致,还是因为部分在线婚恋网站深谙单身男女们的追爱心理,营造出一个过于绚烂的“梦境”?近日,李元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婚恋网行业的从业故事,也为众多单身男女揭开了在线婚恋网站部分高端VIP服务红娘的工作内情。

 

给单身男女“造梦”是第一步

 

李元称,目前,国内几大主流婚恋网站的主要盈利模式可概括为“线上业务+线下活动+高端VIP服务”。线上业务包括收发信件、红娘推荐、搜索优先呈现、虚拟礼物等,收取费用不等;线下活动主要以相亲联谊活动为主,收取门票费。而高端VIP服务,即红娘面对面一对一的定制服务,是大部分婚恋网主推的项目,也是目前婚恋网的主要收入来源。

“对于现在忙碌的年轻人来说,如果在婚恋网站红娘的筛选、沟通协助下,真能找到满意的对象,那么他们会认为掏几万元钱是很划算的事情,所以高端服务越来越被单身男女接受。”李元说。

李元介绍,为了提升和会员的沟通效果,促成高端服务交易的达成,红娘刚入职时,几乎每天都要接受“专业红娘话术培训”,还要掌握一些消费心理方面的知识;为了让线上免费注册会员最终成为高端付费会员,需要销售红娘、负责签约的红娘以及服务红娘等多人配合完成。

“首先,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通过销售红娘将线上注册会员约请到线下实体店。”据李元介绍,电话销售红娘在不少线下门店占比都很高,她所在的门店大概有70名员工,其中销售红娘占比超过40%。销售红娘每天至少要打3个小时的电话给平台上的注册会员,挑选长相、学历等条件相对好一点的会员,并至少邀约3个人到线下店。

“不能一开口就跟对方提收费的事情,这样容易让对方心生警惕。而如果告诉客户有免费的相亲活动可以参加,或者有优秀的会员主动邀约你到线下店见面,一般情况下很多会员会解除顾虑,愿意到线下店来。”李元说。

的确如此。今年28岁的女会员张文(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在某婚恋网注册很久了,但考虑到安全问题,从来不敢接受男会员线下见面的邀请。有段时间,在家人的催促下,她不得已经常登录该网站以求遇到缘分。这期间该婚恋网红娘经常打电话给她,说有几个很优质的男会员想要约她去线下店见面,想着有红娘介绍,可以避免被男会员欺骗或者其他危险情况出现,于是便去了线下店。

会员一旦到了店里,就会由专门负责交易签约的红娘上阵负责交谈。李元告诉记者,为来到店内的单身男女“造梦”,是让他们签约的第一步。

为了“造梦”,红娘一般会给单身男女虚构几个条件非常符合自己要求的对象,给他们看会员库里俊男靓女的照片,使其觉得平台拥有大量的“优质资源”。

“会员一般都会被红娘提供的帅哥美女的精美相册所吸引,而之前电话销售红娘告诉会员的邀约对象事宜,此时负责接待、促成交易的红娘会绝口不提此事,而会员自己也会忽略或者不好意思再提。”李元直言。

为了让到访会员相信平台在促成相亲方面的成功率,尤其是在面对一些年龄稍大、存在“恨嫁”心理的女会员时,很多红娘会扮演成知心大姐“现身说法”,以此增加会员对这种相亲方式以及自己所在平台的认同感。

之前李元所在的一家线下门店,就有一位促成交易非常厉害的红娘。这位红娘高中毕业,从业时间长、经验丰富,年龄还不到30岁,尚未结婚。但为了取信客户,这位红娘经常告诉会员自己近40岁了,是心理学硕士,曾在某国企上班;而且自己农村出生,家境并不好,赚的也不多,但是通过所在的婚恋网站依然找到了条件非常优秀的爱人,现在感情依然很好。

“这样的说法可以为会员营造一个非常期待的梦,让一些条件并不优越的会员瞬间消除顾虑,建立确实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找到对象的自信。”李元告诉记者,这位红娘业务好的时候每月可以拿到近十万元的收入。

8月以来,法治周末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了国内几家知名婚恋网站的线下门店,果不其然,红娘们介绍自己的说辞几乎如出一辙:均称自己40岁左右、心理学硕士、出生农村、通过婚恋网结识了现在的伴侣……

 

为促成签约 红娘“套路”多

 

当深入了解会员的基本情况,并成功获得会员好感时,一些红娘便开始和会员谈她曾经失败的感情经历,以此来勾起会员的恋爱回忆,抓住会员的情感弱点。

李元告诉记者,在密闭的小空间内,通过两到三个小时的情感沟通,最后被红娘说哭的姑娘不在少数——通过这种安慰和鼓励的方式,可以让会员在情感上依赖红娘。

建立了感情依赖,红娘就开始打“专业牌”。李元称,为了增加会员对服务的认同感和信任感,红娘都会把自己打造成拥有硕士学历、国外留学背景,并拥有国家心理咨询师认证资格的高端形象,而实际上,公司里大专,甚至高中学历的红娘大有人在,而大多数红娘都没有心理咨询师认证资格。

李元说自己就是高中毕业,以她之前所在的线下门店为例,她离职前不久才来了两个心理学硕士,而之前是没有的。不过,据李元介绍,会员在红娘的心理“攻势”下,一般都不会去追究红娘究竟有没有高学历,是不是有心理咨询师资格。

而为了让会员对平台的专业性产生信赖,红娘还会称公司会对会员进行心理、性格测试,然后通过大数据搜索等方式,为他们找到与自己学历、家庭背景、性格、收入都非常匹配的对象。

“而实际上,目前仅凭一个手机号就可以完成注册,并不能完全保证实名认证;而宣称的高端VIP会员库的会员,其实有的就只是线上注册的会员,资料的真实性都不能保证,如何进行精准匹配?”李元说。

“当看到会员有所心动的时候,红娘就开始推荐消费套餐服务了。”李元告诉记者,至于推荐什么样价位的套餐,主要看会员的择偶要求和消费能力。

李元坦言,作为红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会察言观色。在促成签约时,为了让会员放松警惕,红娘都不会直接问会员的收入情况,而是根据其填写的个人情况表中的学历、家庭背景、兴趣爱好、工作性质等来判断对方的经济条件。

如果是30岁以后的女会员,有的红娘就会抓住其“恨嫁”心理,推荐收费较高的套餐,并强调“年龄稍大,婚恋市场不占优势”,必须快速解决婚恋问题;如果对方年龄在30岁以内且经济条件有限,红娘就会推荐相对便宜一点的套餐,或者告诉这个会员她的条件优越,会把她收进重点会员库,名额有限,以此尽快促成签约。

 

优质男稀缺 普通会员来凑数

 

李元告诉记者,针对高端VIP会员,一些红娘称会制定个性化征婚方案,全程跟踪服务,并根据会员反馈调整约见对象,并宣称“高端服务推荐的男士硬性物质条件都很好,年薪至少20万元,上百万元的也大有人在;交的服务费越高,为其筛选的男会员收入层次也更高、更优质。

“但事实并非如此,无论会员交费两万元还是30万元,所享受的服务都差不多,区别就是交钱多的服务期长一点,约见人数多一点。但给你约见的对象并不完全像当初描述的那么优秀、高端。”

32岁的女会员王欣(化名)是一名留学海归、企业高管,几个月前在某婚恋网交了30万元的服务费,目标是找年薪百万的企业老板。她告诉记者,在红娘的安排下,她实际接触了几个男会员才发现,对方就是普通的上班族而已,根本不是当初他们承诺给自己的非常优秀的“高端男士”。

这从部分男性注册会员处得到了印证。34岁的刘斌(化名)是某婚恋网的注册会员,北京户口,无房无车,在一家国企上班,年薪20万元左右。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从来没有买过高端服务,但是经常会有红娘打电话说他条件符合,可以去线下店免费约见高端女会员。法治周末记者又采访了多个婚恋网的注册男会员,他们也表示,“接到过类似的任务,可以约见购买了高端付费服务的女会员”。

“没有办法,多数红娘每人都要同时服务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会员,而且基本上都是女性会员。而在高端市场,男女会员的比例严重失调,男性资源成为每个红娘争抢的对象。”李元说,假如男士有当地户口、有套房、在国企工作稳定,或者长得高帅、本科以上只要符合其中的一项都可以算在优质男的范围,红娘都会为他提供免费约见。有时候会出现一天之内同一个男会员可以见到四五个高端女会员的情况。男会员人数紧张时,有的红娘还会让自己的男性朋友来救场。

当然红娘会错开时间,不让女会员之间知道这件事。而为了让男会员更好地发挥作用,婚恋网站规定每次线下约会的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并解释这是最佳的相亲约会时间,“实际上可能是怕深入了解后,发现男会员信息不实等各种问题出现”。

“可以说,有些红娘为了完成任务、领取提成,经常采取的战术就是拖时间、凑人数。宣称全程跟踪筛选、量身定制、情感咨询、婚恋技巧指导,怎么能实现?事实上成功率能达30%就不错了,有的红娘宣称78%以上,这根本不可能。”李元感到很无奈。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很多女会员约见几次之后,发现没了下文,心理很是受挫,红娘便趁机让她一再降低约会对象的标准。

张文当初在红娘的劝说下,交了两万元,购买了3个月见4个男会员的高端服务。不过据她介绍,她根本没有见到红娘所说的“私人定制方案”,也没有性格测试和精准匹配,只是草草地见了4个男会员,都觉着不合适也没有了下文。随着服务期限届满,红娘也就不再管她了。

 

不做沉默的“羔羊”

 

李元说,大多数女会员在红娘的各种引导下,往往是“晕晕乎乎”就签了合同,甚至不知道自己交了钱成为高端会员后,能够享受什么样的服务;后期即使发现平台服务质量不行,或者遭受到其他不公平对待的时候,也往往选择默默忍受,因为没有哪个姑娘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对象,最后不得不求助婚恋机构。

而正是因为女会员容易有这样的顾虑,所以个别红娘就变得无所忌惮,随意忽悠会员。不过,李元告诉记者,随着近年来婚恋网站的负面信息越来越多地被媒体曝光,会员们的法律意识也增强了,也会有个别会员一旦发现服务质量不行,会强烈要求退款,甚至起诉。

就在前不久,王欣就以婚恋网站未履行合同为由,将其告上法院,并最终获得了这家婚恋网的全额退款。法治周末记者在法律检索平台无讼上检索发现,从2008年到201810年间,与在线婚恋网站相关的诉讼纠纷案例超过1000起,并且几乎每年都呈递增趋势。今年以来就有64起婚恋网纠纷案例。

北京市律师协会合同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学辉表示,目前,部分婚恋网站实名认证还存在漏洞,即便网站严格要求,也不能保证所有注册会员都不会骗财骗色,因此,会员在交友时也应心存警惕,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作为高端会员,在接受红娘VIP服务的时候要有权利意识,注意保存证据,一旦权益受损应该积极维权。

李学辉还表示,为了促进在线婚恋行业的健康发展,必须提高行业门槛,对于婚恋平台的高端服务项目收费过高,忽悠、欺诈会员,雇佣婚托坑蒙拐骗等行为,相关部门要严厉打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婚恋网平台也要加强行业自律,提高服务人员的从业素质。

李元坦言,平台的初衷是希望大家更容易找到对象,不过,在实际运营的过程中,由于部分平台管理疏忽,或者个别红娘业务素质不高,也出现了很多不规范的地方,甚至欺骗消费者,造成行业口碑越来越差,这也让她对行业前景很是悲观。

“有的女会员甚至贷款买高端服务,寄予红娘很大的希望,但最后却没能找到合适的对象,非常伤心失望。这时候,我也觉着很难受。”李元说,就在今年7月,她最终选择了离职。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