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塑城运动中“萝卜招标”事件曝光
2018-06-19 22:0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陈映森在2015年公司总结会上发言。图片来源于衡阳市城建投公司官网。资料图

 

原题: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被查牵出“案中案”

塑城运动中“萝卜招标”事件曝光

 

城建官员在收受了开发商的好处费后,开始沦为开发商的“马前卒”。为了确保某个开发商中标,这些官员开始为项目招标设置了各种苛刻的条件,“萝卜招标”由此开启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两年前,在“三严三实”专题党课上,他曾告诫员工:“常怀赤子之心、常思肩负之责、常兴务实之风、常守做人之本!”

两年后,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他在忏悔书中说:“如果能重生,我会做一个安分守纪、对党忠诚、对社会和家庭负责任的人,但一切都晚了!”

他叫陈映森,曾是湖南省衡阳市城市建设的领头人,却在轰轰烈烈的塑城运动中堕落成开发商的“马前卒”。最后,因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被查而牵出其受贿落马。

4月13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衡阳城建投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陈映森受贿案,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刑事裁定书。

随着此案的终审宣判,陈映森在收受开发商好处费后,开始为相关开发商在衡阳城建项目招投标中,大搞“萝卜招标”的内幕也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塑城运动中提出“经营城市”

 

在衡阳市城市建设迅猛发展之时,陈映森走上了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领导岗位。这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成立于1980年,最主要的职能就是土地收储,土地开发,房地产开发。

翻开陈映森的履历表,法治周末记者发现,现年56岁的陈映森除了在衡阳市经委担任过办公室干事、生产科干事、企管科副科长、企业科科长、主任助理、工交工委委员等职外,其主要工作单位为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并在该公司担任负责人长达15年。

“虽然他的学历并不高,但他却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一套‘经营城市’的理论。”知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

据了解,衡阳市自身财政实力有限,主要依靠土地经营收益进行城市基础配套。由于土地价值较低,城市建设资金严重不足,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配套很不完善。

陈映森认为,造成衡阳市土地价值偏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生地出让,二是土地的无序开发。

“把资源变资本,把资本变资金,盘活城市建设国有资产,放大城市效应,通过搭建政府投融资平台,为经营城市提供支撑,开创新型城市新局面。”当时陈映森这样阐述自己“经营城市”的理念。

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0年,衡阳市城建投公司完成或正在办理土地报批及产权手续共计475亩;同时根据衡阳市政府的指示就廉租房等项目21.89亿元贷款抵押物与财政、国土、规划等职能部门衔接,完成了部分土地的变性。

此后几年,一场轰轰烈烈的塑城运动在衡阳拉开,陈映森也成了当地一名炙手可热的人物。

 

设置限制条件大搞“萝卜招标”

 

雁栖大桥长虹飞渡,湘江东岸风光带、湘江南北岸风光带、蒸水风光带争芳斗艳……

这几年间,一批批代表衡阳城市品位、支撑城市形象的工程相继落地,时任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一把手”的陈映森,也成了许多项目开发商争相攀附的对象。

在与一些开发商达成利益勾兑后,陈映森开始成了开发商的“马前卒”,在城建项目招投标中,大搞“萝卜招标”,甚至还动用公司的资金为开发商缴纳招标保证金。

2006年,衡阳市衡州大道一期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启动招商引资,以土地置换作为投资回报。

2007年6月,衡阳国信公司和衡阳城建投公司共同成立了衡阳城信置业有限公司,衡阳国信公司占股97%,衡阳城建投公司占股3%,厉某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为确保衡阳城信公司按照协议约定价格,顺利在衡阳市土地矿产交易中心招投标中将128.94亩土地摘牌,在陈映森的安排下,土地矿产交易中心将该地出让起始价定为22万元/亩,并设置了“公司、企业或个人须投资衡州大道安置建设方才能参与竞买”的限制条件。

2007年9月,衡阳市土地矿产交易中心挂牌出让该128.94亩投资回报土地,要求有意竞买人须在2007年10月31日前提出申请,交纳履约保证金。但衡阳城信公司没有在挂牌截止日期内缴纳竞买保证金,也未提出竞买申请。衡阳市土地矿产交易中心未按规定确认挂牌不成交,也没有对该块地进行重新公告挂牌出让和延期挂牌。

2007年11月6日,衡阳城建投公司代衡阳城信公司缴纳了568万元竞买保证金。2007年12月25日,衡阳城信公司提出竞买申请,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以挂牌底价22万/亩顺利将128.94亩土地摘牌。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宗土地的招投标中,陈映森又操作了一起“萝卜招标”。

2008年4月,北京中库置业有限公司和浙江广宏建设有限公司在衡阳共同出资成立了湖南中库投资有限公司,何某任法定代表人,厉某任总经理。

2008年8月,衡阳城建投公司和湖南中库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衡阳市武广高速铁路客运站站房及配套设施建设协议书》,约定以补偿用地和规费减免等方式给予投资回报。

在武广高速铁路客运站站房及配套设施项目972.76亩回报土地挂牌出让前,陈映森安排衡阳城建投公司相关人员和土地矿产交易中心协调,要求让厉某所在的湖南中库投资有限公司在挂牌竞买中能够根据协议要求顺利竞得该回报土地。

最后,交易中心在挂牌公告中设置了竞买限制条款,内容为:该地块作为市基础设施补偿用地,应取得建设相应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资质后方可参加竞买。按照这个限制条件,湖南中库投资有限公司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取得该972.76亩回报地。

 

办公室车上成频繁受贿场所

 

在为项目开发商大搞“萝卜招标”之后,对于开发商送来的“感谢费”,陈映森经常是来者不拒,有时开发商将数十万元的贿款往他车上一丢,他说声“谢谢!”后,就把钱拉到家里去了。

为感谢陈映森在衡阳两个项目的洽谈、征地拆迁、土地招拍挂等过程中提供的帮助和关照,开发商厉某就分3次送给陈映森人民币现金共计140万元。

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映森根据厉某的事先电话联系,双方开车在衡阳市老城区某路边见面。陈映森到达后,厉某下车将事先准备好的装有现金20万元人民币的纸袋放在陈映森驾驶的黑色别克轿车后排座位上,陈映森收受;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厉某又将事先准备好的装有现金20万元人民币的纸袋放在陈映森驾驶的黑色别克轿车后排座位上,陈映森也接受了;2011年的一天,厉某将装有现金100万元人民币的纯净水纸箱子,放在陈映森所驾驶的途观车后备箱中,陈映森也“笑纳”了。

2009年2月和2011年9月,湖南禹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中标了衡阳城建投公司及其控股公司开发的两个工程项目,湖南禹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毛某分两次在办公室送给陈映森40万元现金。

2016年3月下旬,因担心被查,陈映森将上述40万元退还给了毛某。但一审法院将这40万元计入了陈映森受贿数额。陈映森不服,认为此款属于“及时退还”,不应计入受贿数额。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陈映森收受毛某两笔共计40万元财物的时间分别是2009年、2012年,而退还时间是2016年3月20日左右,不能认定系“及时退还”,且二人之间亦非正常的借贷关系,该40万元应计入受贿数额。

最终法院认定,陈映森自2005年至2016年8月任职期间,共收受贿赂197万元人民币、2.2万美元。

 

市委书记被查牵出“案中案”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陈映森的落马,源于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的被查。

2016年4月1日,湖南省纪委对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采取双规措施并立案调查。2016年5月,根据群众举报,湖南省纪委将李亿龙案涉案人员陈映森的违纪违法线索交衡阳市纪委调查。2016年5月6日,衡阳市纪委对陈映森实施“双规”。陈映森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主动交代了其涉嫌收受贿赂问题。

2017年8月4日,长沙市望城区法院一审以以受贿罪判处陈映森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同时,对其受贿犯罪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长沙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据了解,陈映森落马后,曾对自己的腐败行为深感忏悔。2017年8月31日,《衡阳日报》曾刊登了陈映森的忏悔书。

“在我过40岁生日时,我72岁的母亲敬我一杯酒,祝愿我当一个好官、清官……现在她唯一的儿子变成了贪官,我给她老人家的脸抹黑了。”陈映森在忏悔书中写到。

陈映森自我剖析说:由于“对自身要求不严”“贪图钱财”“贪图享受”……因而“做了些违法乱纪的事情,直至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有衡阳市城建投公司员工法治周末记者说,陈映森有时讲话特别“新潮”。这名员工透露,在2015年公司工作总结会议上,陈映森称呼员工为“尊敬的各位女士、先生,可爱的小美眉、小鲜肉们”,他还鼓励员工:“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但陈映森却未能成为真正的“榜样”。

“我所做的这些,对于党的形象、干部队伍及家庭都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在忏悔录中,陈映森坦述了主要违纪违法事实。

陈映森交待,2007年以后,除收受红包礼金以外,他还收受了一些企业老板送来的大量现金。在与北京某公司董事长交往的过程中,该董事长为了感谢陈映森,分三次送给陈大量现金。

“每次都是他约我,我开车与他见面,他拿个袋子直接放我车上,我也不问是什么,说声谢谢后就开车回家了。”陈映森详述道,这些钱主要用于其个人出差或兑换成美元用于小孩读书。

“由于工作关系,我所接触的人大多是银行行长,投资公司、证券公司老总,建筑老板等有钱人,思想观念出现了偏差,觉得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工作强度不比他们低,为什么我挣的钱要比他们少得多呢?在这种错误思想的影响下,当一些施工老板送来红包礼金,甚至是大额现金,我就半推半就收下了。”分析自身违纪违法原因时,陈映森认为主要是“贪图享受”“心态不平衡”“存在侥幸心理”“随大流”等。

“我对自己近十年来的所作所为十分痛恨,真是悔!悔!悔!”在忏悔录中,陈映森连用3个“悔”字来表达懊悔之情。

“如果能重生,我会做一个安分守纪、对党忠诚、对社会和家庭负责任的人,但一切都晚了。”陈映森在忏悔书中写到。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