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自动驾驶:在法律边界地带“裸奔”
2018-04-10 23:44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若希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410234815.png
资料图

 

基于自动驾驶测试阶段所面临的风险,与产品上市后驾驶员或自动驾驶系统在实际驾驶中所面临的风险不同,应包括事前和事后两种规制,事前规制主要是制定标准以及限制准入,事后规制则主要是责任承担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若希

 

美国时间318日晚,一辆由Uber公司自主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进行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时,意外撞到一名行人并致其死亡。

这起全球首例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事件,给自动驾驶汽车产业敲响一记警钟,优步公司也因此暂时中止了一切实地测试活动。

法律该如何规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发展,确保驾乘者及周围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331日,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举办的“自动驾驶规制的国际经验与中国探索——自动驾驶技术与法律高端论坛”上,与会专家围绕自动驾驶相关话题展开讨论。

 

话题一: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可能面临哪些风险?

邓志东(清华大学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中国自动学会智能自动专业委员会主任):自动驾驶汽车能够较大程度地减少人类的驾驶压力,提高交通安全,至少能将由于疲劳驾驶、情绪驾驶等各种人为因素引起的事故通过机器降低,比如,在感知能力方面,机器的反应速度比人更快。

但是,自动驾驶技术并不能完全杜绝交通事故的出现。Uber公司路测发生的事故既涉及安全问题,也涉及法律问题。制造商和运营商,谁是责任主体,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

此外,自动驾驶汽车在路径规划中,会通过多种传感器不断感知周围环境,并将搜集到的数据记录到数据库。这些数据可能被用作商业目的,比如,系统自动对驾车人进行倾向性的消费推荐,涉嫌侵犯驾车人的隐私权。

王莹(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院副院长):自动驾驶涉及到激光雷达、摄像头、高精度数码地图等多种技术的融合。在自动驾驶这个场景中,汽车不是一个孤立移动的个体,而是进行车与车、车与地面设施的双向交流,技术的融合会带来多重风险的叠加。具体来说,存在技术上的风险,比如,天气条件对传感器的干扰会导致信息感知的失灵;在定位方面,高精准地图会有偏差;此外,如果自动驾驶核心的技术系统在编程、设计时有程序算法上的错误,会涉及到某个品牌同批量车辆多发性的事故。

传统汽车通过长期的技术积累,已经形成一定行业标准,但是自动驾驶技术的持续更新增加了制定相关标准的难度。而且,设计者和生产者在设计开发软件、收集数据或路测阶段,不可能测试所有的情况,对具体场景的风险并没有预知,这也对法律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

基于自动驾驶测试阶段所面临的风险,与产品上市后驾驶员或自动驾驶系统在实际驾驶中所面临的风险不同,应包括事前和事后两种规制,事前规制主要是制定标准以及限制准入,事后规制则主要是责任承担。

 

话题二:中国自动驾驶法律制度构建的难点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磊(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201712月,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经信委联合印发了《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今年2月,上海市交通委、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经信委印发了《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近日,深圳市交通委、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经信委编制了《深圳市关于规范智能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

从以上三个实施细则中可以看到,现用的术语比较宽泛,关于自动驾驶的概念有待统一和厘清。概念的统一有助于进一步确定分级标准、市场准入标准、伦理原则和法律责任的关系。

何姗姗(北京浩天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自动驾驶法律制度构建的难点主要体现在新技术革命与现行法律、监管模式之间的不协调、不融和上。比如,在测试环节,目前,上海、北京、重庆、深圳等地陆续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公开道路测试,但不包括高速公路,这是有待解决的问题。由于缺乏测试的标准化技术指标,自动驾驶汽车路测应当满足什么要求,需要达到何种标准,尚处于无法可依的阶段。

 

话题三:如何调整现行的法律法规,为自动驾驶产业的快速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张迎涛(滴滴出行法律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自动驾驶包括路测和商用两个阶段,封闭测试没有太大问题,现在需要尽可能地在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性能,现行的法律应为自动驾驶适当的松绑。但同时,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必须上牌照,符合国家标准,这需要通过立法来解决。

张柱庭(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法律不是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主要障碍,必须得跟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发展路线相适应。在封闭场地测试阶段,不涉及交通运输法规,但在开放道路测试阶段就涉及公路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城市道路管理条例》是否允许上路测试的制度安排。

首先,机动车制造厂和其他单位不得将公路作为检验机动车制动性能的试车场地。严格意义上讲,自动驾驶汽车无权上公路检测试验,只能在封闭试验场检测试验。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需要在公路上测试实验,需要适时修改公路法。

其次,城市道路范围内禁止“机动车在桥梁或者非指定的城市道路上试刹车”。因此,自动驾驶汽车未经批准无权在城市道路上开展测试,只能在指定的城市道路上检测试验,指定的城市道路不包括桥梁。在自动驾驶汽车开放道路测试阶段,如果需要在城市道路桥梁上开展,需要修改《城市道路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

第三,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关于道路通行条件的交通信号等条款是否需要修改,取决于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发展对道路通行条件的具体要求内容。自动驾驶汽车在道路通行中的通行规则,特别是与传统车辆并行的通行规则,应当在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标准确定后才能决定是否需要修改相关法律法规。

现行的《道路运输条例》规定了道路运输经营车辆的市场准入条件、驾驶员培训、机动车维修等内容。这些与自动驾驶汽车的关系密切,特别是防碰撞等自动辅助功能是否强制用于营运车辆,相关技术是否需要纳入维修行业管理,驾校是否需要培训自动驾驶的操控员,目前《道路运输条例》还没有直接规定。等相关技术发展到相应阶段,便有必要修改这一行政法规。

 

话题四:法律上如何规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发展,如何应对自动驾驶汽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法律问题?

杨立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具有双重属性,一是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二是产品责任。自动驾驶汽车在道路上行驶,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属于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范围,但是,自动驾驶汽车是人工智能汽车,造成损害的主要原因是自动驾驶系统有设计缺陷和制造缺陷,因而又属于产品责任的范畴。

其实,在传统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时,机动车驾驶人应该承担责任;如果是因机动车的缺陷发生交通事故致害他人,就是产品责任,应当追究生产者、销售者的责任。不过,在传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中的产品责任并不占多数,绝大部分的交通事故责任是驾驶人的责任。

而在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交通事故时,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的驾驶人责任降到了次要地位,主要涉及的是汽车的责任即产品责任。

根据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基本属性,在设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具体规则时,可以确认,我国侵权责任法关于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和产品责任的规则基本上是可以适用于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责任的。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