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互联网资管进入最严监管时代
2018-04-10 23:0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持牌经营是此次互联网资管整治文件的核心要求,对于平台而言,变相涉足大标资产的路径再次被封堵,一些平台可能会面临“资产荒”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继校园贷、首付贷、现金贷等业务整治后,监管风暴刮向了互联网资管。

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互金整治办”)下发《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

业内人士指出,不少网贷机构同时兼营资管业务,其中部分并不持有资管业务牌照或者代销牌照,这次文件明确要对其加强整治,在20186月底前把违规业务压缩为零,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互联网资管须持牌上岗

 

事实上,此番对互联网资管领域的专项整治并不是第一次。《通知》是继《关于做好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及跨界从事金融业务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等文件之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合法合规要求的明确以及清理整顿内容的进一步强调。

《通知》指出,经过前期整治,违法违规的互联网资管业务得到初步控制,根据专项整治总体进度安排,下一阶段将进入验收及总结阶段。

在验收标准方面,《通知》强调,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本质是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资产管理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属于特许经营行业,须纳入金融监管。非金融机构不得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

《通知》进一步明确,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计划”“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具体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

“持牌经营是此次文件的核心要求,《通知》明确了互联网资管业务的本质和范围,从源头上整治资产管理业务乱象,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普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中国政法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少军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介绍,资产管理是各类理财业务的统称,目前金融业内并没有所谓的资管牌照,需要根据具体销售的产品分别去申请牌照或资质,比如基金销售资质、保险经纪/代理资质、私募资质等;只要销售的理财产品都拿到了对应的牌照或资质,平台的互联网资管业务就可视做是合规的。

值得一提的是,3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业内俗称“资管新规”)。资管新规指出,资产管理业务是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

刘少军谈道,资管新规是对银行、保险、券商、基金等正规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进行规范,《通知》是针对互联网非持牌机构的行为进行整顿;两者的监管思路一致,真正做到金融监管全覆盖,降低了风险隐患。

 

严防监管套利

 

薛洪言指出,此前,互联网资管一直缺乏相对明确的监管定位,成为不少平台变相从事大额标的理财业务的“避风港”,尤其是一些P2P平台,通过“定向委托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模式,将涉嫌违规的业务剥离至互联网资管平台,有监管套利之嫌。

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多个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都应用过“定向委托投资”的业务模式,即以“委托定向”投资的名义,将资金投向包含信托收益权、资管计划等资产在内的非标固收市场。该业务模式也引起市场争议,由于此类业务在其推广宣传、投资者门槛及人数上限并未作特别规范,因此具有规避私募管理办法的监管套利嫌疑。

“此次《通知》,对非持牌机构发行的各类固收理财产品进行了严格限定,‘定向委托计划’‘收益权转让’等被点名的产品模式一律被界定为违规产品。在穿透式监管和强监管的环境下,这个口子被堵上是迟早的事情,有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薛洪言表示,对于平台而言,变相涉足大标资产的路径再次被封堵,一些理财类平台可能会面临“资产荒”的问题;对于投资者而言,未来可供选择的理财产品种类下降,但安全性更有保障。

此外,自银监会等多部委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实施之后,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金交所”)被认为可以解决P2P借款限额的问题,成为不少P2P公司觊觎嘴馋的“香饽饽”。不过,由于不少产品存在资产拆分、变相突破200人私募上限等合规问题,20177月,互金整治办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各互联网平台在20177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规业务。

记者注意到,此次《通知》又进一步堵死了互联网平台为地方交易所产品“引流”的空间。《通知》明确,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包括“引流”等方式变相提供代销服务)涉嫌突破此前下发的有关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文件。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发文表示,在其他国家和我国学界,对于“导流模式”属于销售的一种方式,早就持认可态度;此番29号文,实际上就是采纳了“引流”介绍客户即销售的观点,侧面显露出立规者的态度之坚决。

 

网贷备案再多一道坎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眼下正是网贷平台备案冲刺阶段,29号文对涉及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平台备案将产生较大影响。

《通知》明确,对于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分开立为不同实体的,应当将分立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一并进行验收,承接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

业内人士指出,2017年,为规避严监管,一些大型网贷平台纷纷拆分P2P,像人人贷、陆金所、凤凰金融、玖富等平台均将P2P业务独立运营,而原有的业务则成为一个线上的财富管理平台,其中有些线上平台不乏各类资管类业务。

不过,有平台已经作出调整。例如,玖富金融43日发布公告称,平台理财产品“惊喜计划第001期”,已于19日停售,且存量已消化为0。分析人士认为,玖富金融此举是为了顺应监管要求,合规备案。

记者注意到,目前还有部分平台涉及互联网资管业务。例如,海航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聚宝匯”,该平台上的部分产品涉及定向委托投资,例如海聚宝119001390天、海聚宝11910390天等产品,产品类型均为定向委托投资;深圳市红岭创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官方旗下的移动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投资派”,该平台上的派派保1804020005产品,合作方为深圳亚太租赁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涉及代销金交所产品;根据产品介绍,派派保产品是由“投资派”合作机构推出的一款保理资产收益权转让产品,由金融资产交易所提供挂牌发行,有观点指出,其涉及收益权转让以及与金交所合作。

根据《通知》,验收阶段工作从20184月至20186月底,各省整治办对各类机构实行分类处置——已补齐牌照的机构验收合格;未持牌,但存量业务已清零、未新增业务的机构,出具不再从事互联网资管业务的承诺书,限期办理工商及ICP备案变更;存量业务未清零的非持牌机构,进行取缔。

于百程认为,与资管业务相关的网贷平台,需再次进行整改,显然备案进度会拖后。据了解,有部分平台从今年开始已经陆续关闭了相关业务,即便如此,6月底前完成难度还是比较大;不过,监管方会视平台的努力程度给予一定的备案宽限期。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