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英雄链:币圈破灭的财富神话
2018-03-28 00:1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英雄链代币价格暴跌与目前“币市”下行不无关系。资料图

 

为了求得生存,一些项目运营方“出口转内销”,他们在新加坡、柬埔寨等国家利用公益基金等方式成立公司,通过代投人宣传项目并在国内招募投资人,与监管展开“猫鼠游戏”,从中渔利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在宣传团队口中,英雄链HEC被期许为2018年“币圈”第一匹黑马;而在投资人眼中,这匹黑马已然辜负“众望”,失蹄掉入漩涡。

理想状态下,这个主打区块链博彩项目的获利方式是,先由项目方发起代币众筹,召集投资人;众筹完成后,项目在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二级市场)上线交易,使投资人实现“低买高卖”获利。

事与愿违的是,115日,英雄链刚在交易平台上线就立即“破发”。

众多投资人纷纷退币维权,原因不仅在于英雄链代币价格的暴跌,更是指向英雄链“项目造假”、项目代投人涉嫌集资诈骗、存在其他公司幕后“操盘”等。

 

小县城现首例“币圈”案件

 

20岁出头的马晓瑞(化名)还是走进了派出所。

在这个小县城里,作为公职人员的马晓瑞不希望把自己的“糗事”公之于众。除非事情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一切得从13日马晓瑞在微博上看到一篇介绍英雄链的文章说起。

该文称,英雄链是全球首个支持数字加密货币的博彩游戏平台,能有效地重构博彩预测。英雄链项目总部设在柬埔寨,且是该国2018年首个国家级项目”。

看到“稳定的现金流”“每年分红”等宣传字眼后,马晓瑞的思维马上活跃起来。

“自己的工作不怎么赚钱,听朋友说过‘炒币’投对了项目,本金一年能翻几万倍。”马晓瑞决定试一试。

于是,15日,马晓瑞通过扫描文章中的二维码,加入了名为“JY学者组织”的英雄链微信投资群。

马晓瑞得知,英雄链的代币无法通过人民币直接购买,需要先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购买以太坊(一种数字货币),再用以太坊换取。一个以太坊可换11500个英雄链代币。

在代投人JY学者”和其助理的“帮助”下,17日,马晓瑞在比特儿平台(一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花费6.9万元,买了9.5432个以太坊,随后打到JY学者”的账户后,收到110210个英雄链代币。

一个星期后,英雄链在Coinegg(一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上线,代币价格一路走低。截至目前,英雄链代币在Coinegg的报价从发行价0.6元人民币跌至0.05元人民币。

马晓瑞所持代币的市值蒸发了90%。看着不断减少的本金余额,马晓瑞决定报案。

“我虽然提供了大量的转账交易、代投承诺等证据资料,但县公安局一开始并没有立案。接警人员说还需要我找到证据证明英雄链代币是有价值的、并且是合法持有的,以及代投人募集英雄链代币行为是非法的。”马晓瑞说,县城的律师几乎没遇到过数字资产类案件,他只能自己查找相关的法律法规。

他注意到,早在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令禁止境内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1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又发文提示,指出“随着各国监管趋严,境内金融消费者转向境外机构参与的业务将面临确定的风险”;26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也发文提示,金融消费者发现任何涉及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现金贷以及相关违法违规线索,应当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

马晓瑞称,经过多次沟通,县公安局也进行了连续几天的多番内部讨论。314日,县公安局以诈骗罪予以立案。

 

虚假宣传“连环套”

 

不仅是马晓瑞,近期,分布在山东、北京、湖北等全国各地的众多投资者,都自发组成QQ群、微信群进行退币维权。

而让这些投资者不满的,不仅是项目上线后的“破发”,还有项目方和代投人的虚假宣传。

为了求得生存,一些项目运营方“出口转内销”,他们在新加坡、柬埔寨等国家利用公益基金等方式成立公司,通过代投人宣传项目并在国内招募投资人,与监管展开“猫鼠游戏”,从中渔利。其中,也有不少项目方代投人,为了招揽投资者,捏造事实、夸大其词。

马晓瑞指出,在项目方代投人的宣传中,英雄链项目的顾问及投资人团队被描述的阵容非常“炫目”。AChain创始人崔萌、泛娱链创始人林灏、AG亚游创始人周天元、柬埔寨王国警察总署副总监兼保护对外贸易投资商局局长唐林、柬埔寨王国国家银行行长特别助理黄鲁迪等名人赫然在列。

不仅如此,代投人还表示,可以用英雄链的代币买柯尼塞格跑车,并允诺“英雄链能上火币网、OKCoin、币安网中的任何一家数字资产交易所发行”。

“如果真的能在火币网、OKCoin、币安网这些知名平台上线,最低也能翻两三倍。”让马晓瑞和众多投资者没想到的是,英雄链最终上线的是一家毫无名气的平台Coinegg

“如果直接告诉我,上Coinegg,我肯定不会买,而且敢保证90%的人也不会买。”马晓瑞认为,币价大跌的主要原因在于英雄链仅在一家“不入流”的平台上线,“就像人家告诉你,项目是马云、马化腾投资的,将来要在纳斯达克或者A股上市,投资后,发现上的是越南的股市,而马化腾、马云也辟谣说并没有投资”。

更让马晓瑞等投资人失去信心的,是被揭露出的一波波虚假宣传丑闻:19日,崔萌就在其微博发文称“头像被乱用,不给任何项目站台,希望粉丝互相转发”,辟谣自己跟英雄链项目存在关系;116日,AG亚游官方发布其与英雄链战略合作传闻的澄清公告。称英雄链发布虚假新闻,强行与AG亚游集团进行捆绑;122日,HAC中国顶级跑车俱乐部创始人付嵩洋发博辟谣,称自己并非其团队成员。但此后,英雄链依然坚持双方已经签过协议,这种说法也再一次遭到付嵩洋的反驳。

 

代投人“空手套白狼”

 

马晓瑞越来越难以接受这种混乱的局面,在去县公安局报案之前,他于1月底先申请了退币。他按要求填写了姓名、电话、代币数量、代投人等相关信息后,被客服告知:“在汇总信息并进行核实之后,币将由原渠道方退回。”

马晓瑞并未等到退币,等来的却是英雄链于2月初发布的官方声明:“目前暂不接受退币。”

“感觉上当了。”马晓瑞开始责问拉自己“入圈”的代投人,“代投人说他也投了英雄链,同样是受害者,只不过比其他人抛售的早些。看行情不对,在英雄链代币降到0.3元时,就已经将手里的代币抛出。”

“币圈没有正式监管,没有正规手续,买人家的项目,看中就买,看不中就不买,涨了说明自己的眼力独到,赔了属于自己财商低呗。”该代投人称。

维权者很多还是币圈“老手”,早已赚的盆满钵满。他们“维权”的首要目的并不是要回钱,只是觉得栽在代投人的手上不服气,想要站出来反抗这些“狠角色”的“新玩法”。

自认为眼光不错的张楠(化名)2013年就开始炒币,他持有的代币已多达几十种,也因此赚了不少钱。

“起初,我看英雄链做的盘太大,也有些怀疑,并没有投资的念头。后来‘入圈’是因为看中了代投人是自己的同学。”张楠介绍说,该代投人姓刘,从小就成绩优异,毕业于北京某重点高校,曾在大学期间担任学生干部。也因此,在刘姓同学帮助代投的人员里,有不少同校的学弟学妹。

知道“代投”会抽成,张楠却没想到,这位刘姓同学的抽成竟高达百分之二十。“他还发展了‘下线’给他抽成,方式有点类似于传销。”张楠说。

某英雄连维权群群主认为,抽成还是其次,在英雄链代币销售运作中,甚至有的代投人可以“空手套白狼”。

该群主举例说,有英雄链代投人的收币价为一个以太坊换22500个英雄链代币,该代投人卖给底层投资人的价格是一个以太坊换11500个英雄链代币。也就是说,代投人以半价收币,再以高出一倍的价格卖币,稳赚不赔。

“什么时候抛售这些代投人心里都是有数的,他们利用的是信息严重不对称赚钱。”上述群主指出,包括刘姓同学、“JX学者”等英雄链的代投人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项目的真实情况,“他们是项目方的傀儡”。

 

币圈水太深

 

就在英雄链宣布不接受退币的同时,为了安抚投资人,英雄链官方提出向英雄链投资者按11赠送英雄链糖果(免费代币)的方案。

而面对英雄链项目方的“救援行动”,维权投资人并不买账。他们指摘项目方不但没有出一分钱,反而通过“发糖果”、大量收币等方式进一步“圈钱”。

不出意料,官方补偿的“糖果”发放后,币价再次下滑,投资者与官方的矛盾进一步恶化。

“英雄链暴跌的原因还和一家名为泛娱链的公司有关。”张楠透露,早在201813日,泛娱链官方就宣布,可以用泛娱链的代币兑换英雄链的代币,比例为11.8,核算后约为0.26元人民币的币价远低于英雄链0.6元左右的发行价。

张楠称,英雄链的分配方案中显示,50%的英雄链代币(25亿枚),面向公众发售。但据其了解,实际上真正的散户投资人只拿到了5%,而45%是被一家名为泛娱链的公司掌握的。而且根据币的流向,可以预测英雄链与泛娱链有扯不开的关系。此外,众多英雄链“站台人”中唯一没有辟谣的是泛娱链创始人林灏。

张楠等人分析,如果英雄链的大部分代币都由某个团体掌握,很可能形成“庄家”操盘。

但英雄链投资人的猜测,目前已被泛娱链项目团队否认。

“泛娱链与英雄链是两个独立团队,股权没有任何交集。”311日,泛娱链团队发布声明称,“泛娱链作为英雄链早期合作伙伴之一,与其他的合作伙伴一样,英雄链项目在初期借助了泛娱链社群的推广。目前,我们早已停止了与英雄链的相关合作。”

混迹于“币圈”多年的李勇(化名),从行业角度看,英雄链代币价格暴跌与目前“币市”下行不无关系。

“比特币从13万元高点,跌到5万元了,可想而知,其他币的状况同样不会太好。”在李勇看来,英雄链上线Coinegg并不是导致币价下跌的原因,而且一个项目币并非只能在一个平台上线交易。

“一般来看,项目上线上火币网等一线平台,花费最多几千万。英雄链想要上线这些平台也不是‘难于上青天’。”李勇分析认为,“有可能英雄链项目方一开始确实要上火币网等平台,但由于政府监管更严格,或者是火币网审核更严格,而出现了问题。抑或真如维权人员所言,项目方或者代投人看到形势不好,还没等到项目上线平台,就提前减价抛售砸盘,导致行情大跌。但具体情况很难说清,主要因为币圈水太深。”

“无论怎样的猜测,目前的结果肯定是一路下跌。因为项目方不大可能想办法‘拉盘’,如果拉盘肯定众人抛售,没人接盘必定损失惨重。”李勇说。

近期,随着币市下行,“破发”的币种增多。也有人借助维权敛财,有网友甚至调侃道:“最新暴利项目建一个破发维权群,招聘四五个‘戏精’,倾情演出,报警,写文,发泄,赢得破发韭菜们的信任。最后要证据,截图,确认代投认输,承认可以退币。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把代币打过去,以太坊退回来。最后拿着代币跑路。”

“大家都在盯着币,投资人没有把重点放在项目涉及的区块链应用本身是否可行上,盲目投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尹振涛建议,每个维权者也需要自省,不要沉溺于“一夜暴富”幻想中。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