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低俗内容充斥快手:管不了还是不愿管
2018-03-14 17:2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11111.png
快手平台上一画面截图。
资料图


虽然不同的人群对“低俗”的定义不同,但当用户将小视频上传到用户数庞大的短视频平台上时,就必须遵守统一的规则,除了遵守法律法规,还要考虑到社会公共利益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一夫二妻”“学员勾引教练”“没有开过房的男人进来”……几日前,王嘉(化名)闲来无事点开了快手App,但呈现在眼前的热门短视频却让他目瞪口呆:“这都是什么啊?!”打开看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些视频里并没有淫秽色情的内容,只不过是一些夹杂着脏话或黄笑话的低俗段子。

王嘉所从事的工作与互联网密切相关,通过自己的观察以及相关的新闻报道,他清楚地知道,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上一直都有一些打色情擦边球的内容和低俗恶搞的内容等。但他没想到,在如今监管政策愈发严厉的情况下,这些内容仍会如此大面积地存在并活跃在短视频平台上。

此时,距春节期间网络主播天佑被全网封杀不过1个月的时间,监管利剑仍高悬在短视频平台头上。但低俗内容仍在泛滥,平台到底是管不了?还是不愿管?

 

震惊:低俗内容泛滥

 

“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在平台上刻意寻找,打开App直接就看到了,它们就在首页最明显的位置,也就是说上了热门,这就意味着有大量用户观看并点击评论了它,然后因为热度太高被官方推荐到了首页。”王嘉一边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一边向记者展示了快手上那些热门视频的截图,“这些视频的播放量至少几万次,有的几十万次,还有少部分是上百万次的。你可以想象有多少用户在看这些视频,这些内容又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

从王嘉展示给记者的截图上可以看到,一个视频封面为一身穿比基尼的金发女士坐在一个男士腿上的视频已经有28989次的点赞量,标题为“学员勾引教练”“一夫二妻”的视频点赞量也分别达12000多次、11000多次。

“我点进去看了好几个视频,严格来说,这些内容算不上涉黄或者暴力,但它无论从封面还是到内容,都具有强烈的性暗示,让人非常不适。”王嘉说。

除了这类打色情擦边球的视频,王嘉还在快手上看到大批男扮女装、自称人妖变性人、化丑妆扮丑相的视频;并且不仅仅是快手,火山小视频也有同样的问题存在。

王嘉对此有些无语:“能明显感觉到他们不是为了展示才艺,只是想用恶俗的画面和文字来吸引人们观看,最终目的是为了上热门。”

法治周末记者长期观察快手、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发现,王嘉所看到的情况并非偶然。目前,这些短视频平台虽然很少看到淫秽、色情、暴力等性质的内容,但这种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的视频却非常泛滥。

如大部分男扮女装的视频,展示的并不是演技或才艺,而是夸张的妆容、奇怪的服饰、别扭的肢体语言和夹杂着黄段子的笑话;大打“人妖”牌的视频并非要讲述他们特别的人生经历,而是用这两个字满足用户的猎奇心理;一些视频里奇丑无比的人并不是真的丑,她们不过是化了丑妆,然后再配上惊悚的文字,以此来引起用户的好奇……

对此,才注册快手和火山小视频没几天的卫东(化名)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在两个平台上总共才发了二十多个视频,他却已经摸出了其中的门道:“你的视频要是没一点特别之处,根本不会有人看,也绝不可能上热门,不上热门就意味着没有粉丝,那你怎么获得收益和打赏呢?”

 

业内:平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用户想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取收益,有两种途径,一是积累一定的粉丝量后接广告,二是有一定的粉丝基数后开直播,从粉丝的打赏中获益。但不管哪种方式,背后都需要关注度。”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正是基于这种机制和动力,平台上才会有各种博出位的低俗恶搞视频。

对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的“低俗”视频,记者注意到,网上的观点分化成了两派。有观点认为,这些视频并没有违反法律法规,严格来讲,也不涉及淫秽色情,不能仅仅因为部分用户认为“低俗”就遭到讨伐和治理;但也有观点认为,纵容这种“低俗”的视频会变相鼓励其他用户模仿,从而形成畸形生态。

朱巍则认为,虽然不同的人群对“低俗”的定义不同,但当用户将小视频上传到用户数庞大的短视频平台上时,就必须遵守统一的规则,除了遵守法律法规,还要考虑到社会公共利益。

“平台上有相当一部分未成年人,这些低俗的视频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平台对此是非常清楚的,但常常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朱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记者注意到,快手在其《社区规则》中明确规定,若用户“上传大量含有庸俗低级趣味、渲染淫秽色情及含有暴力情节的作品”,其账号将会被封禁处理;火山小视频也规定,“不可露沟、露肚脐、一字肩着装贴近锁骨,下装长度须超过大腿一半”等,若违反“将会从热门移除”。

而一位长期关注短视频平台的专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平台制定了很多规则,但对诸多打擦边球的用户来说并不管用,他本人曾经在快手平台上举报过一些用户,理由是认为对方发的视频中人物着装、语言等有性暗示意味,但平台并未有任何动作。

“平台不仅没有尽全力去治理这些内容,它还在迎合用户,将这些视频推荐给更多人。”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类视频非常容易获得点击量,也就很容易上热门,最后的结果就相当于平台把低俗的个体元素集中起来呈现给人们看。”

葛甲认为,这反过来又让其他用户受到错误的引导,认为这类内容才有市场,所以就跟风模仿,最后一片乌烟瘴气。

 

平台:审核有争议的内容难度很大

 

实际上,外界指责快手低俗不是第一次了,快手合伙人曾光明去年1225日在媒体沟通会上称,快手尽到了力所能及的管理责任:快手不会通过收入鼓励用户上传低俗内容,并已建立1000人以上审核团队,结合智能识别技术,能对所有新上传视频实现先审后发,并屏蔽所有肉眼可识别的违法违规内容;对于新形式、打擦边球的违规内容,平台将通过人工识别,并不断完善规则。

对于王嘉反映的情况,快手的公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已经请公司技术部门进行核实,弄清问题出在哪里后会告知媒体。

谈及平台目前仍然存在部分人认为不妥内容的情况,该负责人坦陈,凡涉及国家法律法规和主管部门指出的不合法内容,平台已有一套相当严格的审核处理规范,但由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每天仍然有层出不穷的新问题出现,公司的内容和技术团队也在不断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上述负责人表示:“这是一个不断加强的、长期动态的过程。虽然公司对内容的审核团队已经接近2000人,但在审核一些存在争议的内容时,确实也存在相当大的困难。”

“跟那些违反法律法规的视频不同,这些视频本身的内容并未触犯法律法规,但它的某些画面和文字合起来看,或许就有明显的性暗示或者故意制造噱头的感觉,在审美上和道德上或许会让一些人感觉不妥或不适。具体到审核工作中,机器很难从技术上将这些视频全都自动识别和筛选出来;即使我们技术上能做到,它到底属不属于低俗视频,也需要经过更严谨的界定。”上述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行业对于“低俗”视频的标准没有统一的界定,快手也在不断摸索当中,目前已经跟浙江大学新闻学院合作,专门针对一些案例进行探讨,“争取能结合实际在公秩良俗上确立一个相对明晰的标准”。

对于外界质疑快手为了留住用户而放任低俗内容在平台出现的情况,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经过7年多的发展,用户基数足够大,目前对用户体验的重视程度是排在第一位的,流量固然重要,但保持健康可持续的自生长更重要,并不会为了短期的利益而饮鸩止渴。

 

未来:监管利剑高悬

 

短视频平台因内容低俗被诟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经过这个春节后,很多人认为行业或许会慢慢起变化。

212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题为《重拳打击网络乱象》的节目,其中对网络主播天佑、游戏主播卢本伟进行点名。该节目还透露,国家网信办根据《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已对违规主播天佑、卢本伟实施跨平台封禁。

218日早晨,包括浙江、江苏、东方在内的多个卫视春晚的网络版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马赛克,其遮盖的正是冠名商火山小视频、抖音等短视频企业的标志。在业界看来,这是整个短视频行业监管升级的信号。

不仅如此,2月上旬,中宣部等5部门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将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色情暴力等违法行为,进一步开展集中整治行动。

即使监管如此严厉,但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13日,南都记者在快手App看到,多个视频标题仍涉嫌打擦边球,如“嫂子你想干吗”“偷看小姨子洗澡的下场”“你怎么调戏姐夫”“跟妹妹有一腿”“床上套路深”“要想火你得先睡我”等,其内容也出现爆粗口、打色情擦边球等。

对此,葛甲表示,低俗内容之所以仍然横行,一是因为地域监管非常难,二是平台作为最大受益方,并不会全心全意规范平台内容。

“北京地区的用户看到的内容跟四五线城市用户看到的内容肯定不一样,但各个地方的互联网监督条件又不一样,监管部门取证很难。”葛甲表示,“另外,低俗内容能吸引来更多用户,平台作为最大受益方,若出重拳治理,肯定会出现用户流失到其他平台的情况,因此,这种情况下平台是不会全心全意做监管,规范平台内容的。”

朱巍表示,短视频平台整顿低俗化内容其实很容易,只要从几个带头的网红大V入手,就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但平台担忧的是如果去低俗化,会不会影响它的生存?如果只有自己整顿,其他平台会不会趁机抢走其用户。我认为行业自律真的不是口头说说,应该所有的平台有统一的规范和行动,这样一来平台就没有后顾之忧,治理起来也会很快见到成效。”朱巍说。

 

反思:网红经济颠覆文化传统

 

“短视频平台上充斥着大量的低俗内容,平台肯定要负责。但如果深究起来,如今网民普遍的低俗趣味才是导致这一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平台不过是迎合了网民的低俗趣味,并将其放大而已。”朱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在是网红经济时代,成为网红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因此,只要是能吸引人眼球、博出位的方法,他们都愿意效仿并尝试,不管这种方法有多么低俗。

曾几何时,“网红”是一个饱含嘲讽和揶揄的词语,被贴上“网红标签”的芙蓉姐姐、凤姐都曾遭到无数人的嘲笑。但如今,“网红”却代表着数千万元的收入和光鲜亮丽的生活,引无数年轻人心向往之,如自称是“中国喊麦第一人”的天佑,封杀前从快手跳槽到火山小视频时,入驻报价达到了2000万元;曾经的陌陌一姐阿冷8个月收入3000万元,赶超国内一线女星……

朱巍指出,网红经济颠覆了文化传统,人们一开始可能反感某个网红的做事方式,比如说抽烟喝酒文身,但慢慢地就会接受他,最后会去效仿他、想成为他,“这会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我认为,各大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能对其放任不管,否则这种网红经济影响的将是整个年轻一代;那些具有社会动员能力的网红,绝对不能低俗化,应该起到好的引导作用。”朱巍说。

葛甲也表示,如今年轻人的精神文化状态整体发生了变化,想要成为网红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共同梦想,而平台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在网红经济时代,舆论环境、社会土壤、平台、推手、急切的个人和资本形成了牢固的共谋结构,而这形成了史无前例的泡沫,对社会危害极深。因为整个社会都有一种崇尚一夜暴富的氛围,平台利用了这种氛围和心态,提供了一个看上去容易成为网红、容易不劳而获的平台。但实际上靠低俗博出位的人有几个能红?”葛甲表示,要清除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上低俗的内容,除了要靠平台,还要靠对年轻人的教育和引导。

责任编辑:马蓉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