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罗豪才的学者底色
2018-03-14 13:4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来源:法治周末

3.png
罗豪才
(右五)作为评审老师参加论文答辩会。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距离2018年农历新年还有3天的时候,84岁高龄的罗豪才逝去了,他虽曾位至全国政协副主席,但人们仍更愿意尊其为师者怀念他。

310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中心举办了“罗豪才教授公法学思想学术研讨会”,李步云等数十位知名法学学者出席,对其开创的公法平衡理论和公共治理学说、软法理论和协商民主学说进行了研讨,同时追思了罗豪才的学术人生。

 

“我是一个教员”

 

虽然后来官居高位,但罗豪才一生从未脱离过教师岗位,年近八十高龄依然坚持给学生授课,颇令一众学生感慨。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说,罗老师一生从未离开过北大,一直都是法学院和政府管理学院的教授,即使是在当最高法院副院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时候,他也按时回校给研究生上课,很少缺课。

中央政法委宣教室主任查庆九记得,他读博士时,已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罗豪才政务活动十分繁忙,但每个周末给博士生上课的半天时间却是雷打不动,即使偶尔被公务耽搁,他也会找时间补回来。

罗豪才原来的秘书周强记得,罗豪才常讲的一句话是:“我是一个教员。”

“他看到学校会有止不住的亲近,看到学生会有抑制不住的喜爱。每次出访、外出调研,他都会要求安排去学校座谈走访。他始终念兹在兹难以忘怀的都是学生和做学问。因此,他身上有一股由内而外的书卷气,很多人都说,他不像领导,不像是个大官,我想,他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话,他真正把教员这个职业变成了一种身份、变成了一种气质。”周强在纪念老领导的文章里,专门提到了他对于学问,对于教学,对于学生的热爱。

因此,北京大学讲席教授、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俞可平认为,在所有角色中,罗豪才最本质的角色是一名学者、一名教师,他的最大贡献,是他的学术思想和观点。

 

“不要怕批评”

 

罗豪才是行政法学界的泰斗级人物,开创了行政法的平衡理论和倡导推动了软法理论,但是在学术上,他从来都是虚怀若谷。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说,恩师罗豪才总是鼓励学生提出不同意见,甚至可以对恩师的各种观点进行诘问和质疑,罗豪才对他们说:“不要怕批评、争论,有批评争论才能推动理论的发展。”

不少行政法学者都看过罗豪才主编的《现代行政法的平衡理论》,其中不仅收录了其他论说,也收录了批评平衡论的文章。

罗豪才对平衡论的执著人所周知,但他在各种场合,都笑容满面地听取各种意见,包括挑战性意见。年轻学者在公开的学术会议上质疑平衡论,他也十分谦虚地表示愿意解答质疑并赞许年轻人的勇气。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回忆,谈起理论上的竞争者,罗老师会说这个人学问不错,有想法。

“这位老兄对平衡论有些误解”,这是学生所听到他最不认同的说法了。

听说行政法学者杨海坤准备在软法问题上提出商榷性意见时,罗豪才特地打电话给他征求不同看法,并向他表达早日看到这篇文章的期待。

 

“你们谁带烟了?给我一根”

 

俞可平记得,罗豪才有一次托他找到中央编译局的一位年轻人帮他将一篇文章翻译成俄文,完成后执意要请这个年轻人吃饭以示感谢,这位年轻译者感到惊讶,怎么也没想到一名副国级领导人会为了这点小事请他吃饭。俞可平后来常常讲起这个例子,说一个具有深刻学术平等精神的学者,即使社会地位很高,也同样会平等对待每一个人。

第一期高级行政法班的学生孙凤鸣回忆起罗豪才老师的时候说,罗豪才虽是北大教授、博导、副校长,却没有一点架子。罗豪才很少到机关食堂就餐,下课了就跟学生们一样,进大食堂排队买饭,有时碰上一个人给同宿舍的带七八份饭,也是静静地站在后面等着,好饭菜若是没了,就买俩馒头,挤到学生桌子就吃,这给孙凤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甘超英至今还记得,罗老师戒烟之前,烟瘾很大。每次教学楼的课间铃声一响,他说声“休息”,右手便自然地一拍中山装下边的口袋,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左手横在胸前,右手夹烟支在左臂上,靠着窗户,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回答学生们的提问。有时,一拍口袋,没带烟,就态度和蔼又急切地问同学:“你们谁带烟了?给我一根。”所有同学看到这一幕,都会笑起来,罗老师脸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眨着眼睛踱回窗前。“一下子拉近了同学与老师的距离,我们感觉到的就是亲切。”甘超英说。

在罗豪才的眼中没有高低贵贱,他尊重每个学生的思考和见解,尊重每个工作人员的职业。外出走访,告别时的最后一餐,他一定会向宾馆厨师和服务人员敬一杯酒。老秘书周强对此感触颇深,“他从来不发号施令,总是在跟人商量。那种诚恳和周到,现在这个社会越来越稀少了”。

 

最可靠的支持者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毕业谈工作分配时,拒绝学校的安排,向时任北大法律系副主任罗豪才提出了在法律系开设教学计划中根本没有的行政法课程的想法,“这个要求当时是很过分的,我估计他很难满足我,那时的我还只是个刚本科毕业的助教”。姜明安自己心里其实并没有把握,但是没想到,罗豪才却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正是这种对学问的坚持,对后辈的支持,为人的亲切宽容,让学生们在犹豫、困难之时,总是想起罗豪才。

何海波在北大读博士时,想代理刘燕文诉北京大学不授予其博士学位的案子,但作为在校生心里有所顾虑,就给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的罗豪才打电话征求意见,罗豪才说:“法院怎么判,我不好说话,但这起案子有意思,你去吧。”谈起何海波的担心,他表示学校方面应该不会有问题,“如果有,我会说的”,这免去了何海波的后顾之忧。

很多学生也很怀念罗豪才请他们吃饭的时光,课后他经常会跟学生们一起吃饭,有时候在食堂,有时候在校外的饭馆,将课堂上的讨论延续到饭桌,当然,也有无关学术的海阔天空,“饭局”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允许学生买单,由他自掏腰包。很多学生受此影响,当了老师后也形成了请学生吃饭、不许学生买单的习惯。

了解罗豪才的人都知道,他一生中除了学术,并无其他兴趣,美食可能算是一个小小的例外。

责任编辑:马蓉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