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时政 >
贾跃亭浮沉启示录
2018-01-09 22:3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2010年8月,乐视网正式在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的网络视频公司,创始人贾跃亭也被坊间誉为中国的“贾布斯”。短短几年间,贾布斯缘何与老赖画上了等号?这其中既有外部大环境的因素,也有企业内部发展的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2017年到2018年,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依然深陷舆论漩涡之中。

2017年12月25日晚间,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发布了一条和他的美国FF(Faraday Future)团队欢度圣诞的微博不久后,北京市证监局发布了《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

通告称,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要求贾跃亭2017年12月31日前务必回国。

1月2日,2018年的第一个工作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和个人微博上发布了回应函,称他已委托妻子甘薇、哥哥贾跃民代其处置资产还债。

1月7日下午,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发微博表示“乐视系”债务小组已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解决部分债务,包括将乐视商城核心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网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上市公司部分债务;出售酷派股份交易获8.07亿港元偿还给招商银行,偿债比例近60%。

但这些“还债”消息并不能让投资方和持续关注贾跃亭事件的围观群众信服,因为自从2017年7月4日贾跃亭飞抵旧金山国际机场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国内露过面。“下周回国”也成为了人们对他无奈的调侃,不少人更是直接给他打上了“骗子”的标签。

“成则征服海洋,败则被巨浪卷走。”贾跃亭曾经如此激励公司员工。

如今暂且不论贾跃亭的成与败,至少纵观乐视发展的浮与沉,值得企业思考的有很多。

 

证监局发函不具人身强制性

 

事实上,北京市证监局2017年12月25日对贾跃亭发出的回国通告,已经是3个月以来的第三次。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北京市证监局此前已于2017年9月13日、12月7日两次向贾跃亭下发了监管关注函,要求他见文后立即回国处置公司的各种风险。

北京市安博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守亮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北京市证监局作为监督管理证券期货市场的专门机构,针对贾跃亭发布多次通告是监管者在权限内积极作为的一种表现,表达了对投资者危机事件的关切。

不过,针对民众关心的贾跃亭拒不回国的问题,从法律效力来看,北京市证监局发函是不具有人身强制性的,如果贾跃亭仅涉及民事纠纷或行政处罚是无法强制其回国的。如果涉嫌刑事犯罪,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一般情况下需要引渡回国。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尽管北京市证监会已经3次发函,但证券监管机构却并未真正对贾跃亭和乐视网立案调查。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产经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推测,这可能是因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履行或违反自愿作出承诺的这种行为应如何处罚,还存在较大争议。

赵占领所指的是北京市证监局函中“贾跃亭作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及前任董事长,在公司急需资金时未履行对上市公司提供无息借款的承诺”的表述。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017年12月29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对贾跃亭、贾跃芳给予公开谴责处分。深交所指出,经查明贾跃亭、贾跃芳违反了自2014年12月6日开始作出的借款承诺,对上述违规行为给予处分。

 

贾氏姐弟的减持套现之路

 

不论是北京市证监局的发函还是深交所的公告,矛头都指向贾跃亭和其姐姐贾跃芳在乐视股票中的“减持套现”。

2014年上半年,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就完成了首次减持,通过减持1100万股,套现金额近6亿元。

同年12月,贾跃芳二度减持1200万股,涉及金额4亿元;时隔两个月后的2015年年初,贾跃芳再卖2400万股,套现将近12亿元。

三度减持之后,贾跃芳累计套现22亿元。

镜头转至贾跃亭,彼时的贾跃亭直接或间接持有乐视系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股份共计8.3亿股,占全部股本的44.85%。

2015年5月,乐视网一则“贾跃亭计划半年内减持不超过乐视网总股本8%的股份”的公告,拉开了贾跃亭减持的序幕。

同年6月1日至3日,贾跃亭完成了首批减持,减持后持股比例降至42.3%,减持金额25亿元左右。

10月30日,贾跃亭开始了二次减持,涉及1亿股,受让方为鑫根基金,减持金额32亿元,其持股比例降至36.79%。

贾跃亭的第三次套现发生在2017年1月16日,即与融创中国方面的股权交易,涉及1.7亿股,金额达60.41亿元,受让方为融创中国控股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至此,在8个月内,贾跃亭分3次从上市公司累计套现共计117亿余元。

在套现之时,贾跃芳和贾跃亭都作出承诺,为了缓解公司资金压力,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且免收利息。

2015年6月和11月,乐视网和贾跃亭签署了两份借款合同,承诺无息借款金额分别为不少于25亿元、不少于32亿元,有效期至少60个月;贾跃芳则是在2014年12月、2015年2月和乐视网签署了借款合同,分别承诺无息借款不低于1.78亿元、不少于15亿元。

然而,根据2017年9月19日乐视网发布的《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半年度跟踪报告》显示,2015年至今,贾跃亭姐弟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47亿元。

此外,在乐视网面临资金危机的情况下,贾跃亭姐弟还提前收回了对乐视网的借款。

据乐视网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分别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两人对乐视网的借款余额仅剩4.36亿元。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还清了剩下的借款。

2017年9月和10月,乐视网董事会两次发函提醒并要求贾跃亭、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据发函内容显示,截至2017年10月26日,贾跃亭对乐视网实际借款余额为0元,贾跃芳对公司实际借款余额为11.0095万元。

贾跃亭姐弟在2017年11月9日向乐视网回函称,公司出现资金危机,贾跃亭本人出现资金危机,贾跃芳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乐视公司业务发展及公司所涉及的债务偿付等,两人都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与上市公司的承诺。

借款一事暂时落空。

 

大股东违反承诺该如何追责

 

“在证券市场中,大股东承诺对公司加大资金投入,对公司和股东来说是一种能推动股价上涨的利好消息。”王守亮指出,贾跃亭姐弟套现时正值股价震荡前不久,贾跃亭作为控股股东在高位减持时作出此承诺,不但起到安定市场和股东的作用,也造成了资本继续追捧的局面。

如果贾跃亭姐弟不履行此前的借款承诺,将受到何种处罚?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证监会此前似乎并未就此类行为作出过相关处罚。

不过,赵占领指出,证监会2014年发布的《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里对于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履行承诺有规定,北京市证监局责令其改正的行政监管函就是相关部门出手的信号。

“但除了责令改正、纳入失信名单等手段外,会否因未兑现出借承诺而要求其承担行政责任尚不好说。”赵占领表示。

在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看来,贾跃亭姐弟承诺未兑现如果涉及到虚假陈述,甚至有可能面临刑事犯罪的风险。

赵占领则认为,如果贾跃亭姐弟在减持过程中不存在内幕交易等违规行为,不会涉及刑事责任。不兑现承诺行为主要落在民事责任上,贾跃亭首次减持乐视网股票时,股价在70元左右,而截至2017年4月乐视网停牌,股价已跌至15元,很多投资者当时买乐视网的股票就是因为贾跃亭的承诺,所以如果有股民以此提出违约责任等请求,贾跃亭有可能担责。

除了兑现承诺外,在贾跃亭姐弟套现中,另一大疑问就是姐弟俩如此大额的套现是否符合规定。

对此,赵占领坦言,此前我国公司法、证券法等法规对公司股东减持比例规定得较为宽松,贾跃亭套现时也曾引起关注,但并不违反当时的规定。

不过,为了降低大股东高减持股份对市场的非理性冲击,2016年,证监会出台了《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对此类行为进行限制。

根据2017年5月27日最新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在3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

作为乐视网控股股东,贾跃亭将其股权做了30多次质押融资,质押率超过90%也一直备受争议。

赵占领指出,企业大股东股票质押是行使财产性权利,质押本身并不违规,但过高比例质押可能引发的信用风险等确实值得关注。

上述新规中要求无论质押是否达到5%,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权只要被质押,就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两日内通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新规意图限制一些投机、非理性的质押行为。

 

“贾布斯”到“老赖”

 

除了证监会外,近段时间法院对贾跃亭也可谓“紧追不舍”。

2017年12月11日,贾跃亭因拖欠平安证券4.79亿元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2月14日,贾跃亭又因拖欠华福证券3.3亿元再次被北京市三中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这意味着,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一旦回国,其高消费将被限制,比如乘坐飞机,这也是很多业内人士推测贾跃亭不会回国的重要原因。

2017年11月接受腾讯新闻《棱镜》采访时贾跃亭也直言,“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垮了”。

2004年创立的乐视网最初以无线视频流媒体业务起家,2010年8月,乐视网正式在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的网络视频公司,创始人贾跃亭也被坊间誉为中国的“贾布斯”。

短短几年间,贾布斯缘何与老赖画上了等号?这其中既有外部大环境的因素,也有企业内部发展的问题。

2010年创业板上市时,乐视网方面表示从2004年成立以来,已经有4万集电视剧、近3000部电影以及2009年60%的热门电影网络播映权。除此之外,乐视网是“全国第一家获得手机内容牌照的民营企业”,2005年就与新浪、腾讯等少数几家企业一起拿到了由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第一批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当时新浪与腾讯已经是较为成熟的门户网站,而乐视网却刚刚成立不到一年。

除了拥有牌照之外,乐视网在2006年就与央视国际签署了手机电视合作协议,为央视打造唯一的手机电视技术平台,成为央视最重要的手机电视合作伙伴。

2008年,乐视获得第一笔融资时,有投资方就直言投资乐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看重了乐视所获得的政策和官方资源支持。

然而,乐视第一次危机同样源于国家政策管控的加码。

2014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连发禁令,不断规范互联网电视行业行为,乐视盒子因此停售。这也使得曾经的创业板第一股乐视网股价大跌,在当年7月16日和7月17日两天累计跌幅20%。

不过,当时以考察海外市场为由“出走”的贾跃亭仅在半年后就重新归位,重新燃起市场信心,这次危机反而让乐视“因祸得福”,乐视网在2015年曾一度逼近1600亿元市值。

也正是这次“出走”,贾跃亭开始萌生了日后备受争议的“造车梦”。从2015年开始,贾跃亭更是加速了自己的扩张之路,不但提出“共生、共赢、共享”的乐视“生态化反”体系,还要构筑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七大子生态。

扩张过快,被很多人认为,是导致乐视最终一步步走进深渊的根源。

曾与贾跃亭有过数次深谈的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就曾直言,乐视的困境是战略失误造成的,乐视不应布局众多非核心业务体系。

 

乐视关联交易众多引发风险

 

扩张需要有极强的自我造血功能,但纵观乐视的七大业务板块,却鲜有能为乐视挣钱的。

以开展较早的手机为例。乐视提出的将内容和硬件捆绑出售的方式不但使硬件销售极其廉价,在当前中国互联网内容大多免费之时,消费者对乐视付费内容的接受度也与预期相距甚远。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曾透露,乐视手机卖一台甚至还要亏200元。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贾跃亭提出的“生态化反”这种不追求单一业务线盈利,而是通过会员体系联动各业务板块产生协同效应并获得收入的模式也会令关联交易越来越多,存在风险。

当前乐视网的七大生态下,关联企业多达上百家。据媒体报道,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统计数据也显示,乐视网在2016年上半年营收的100.63亿元,关联销售金额占据了44.61%。比如,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一家关联方,仅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就向其销售了32.78亿元商品。在乐视网的2016审计报告中,会计师事务所也以强调事项段的方式提醒投资者关联交易的问题。

2017年5月,深交所也对乐视网2016年年报发出问询函,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等16项问题作出详细披露。

对此,贾跃亭曾回应称,乐视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业务需要,并不是关联交易。

赵占领指出,关联交易其实是一种合法合理的存在,但因为利益关联方的敏感,关联交易也一直是一个高风险的地带。

比如,货品从一个上市公司A,流转到另一个子公司B,这时虽然按照市场价值记录了这次交易,但实际上A、B公司的母公司只是相当于左手倒右手,并未产生实际收益。

相关审计人员也向媒体表示,关联交易占营业收入比例超过五成算是交易量比较大的,这是否涉及将上市公司的亏损转移到子公司,需要看上市公司卖给关联方的价格是否远远高于第三方,若是,则存在上市公司借子公司套利的嫌疑。

目前针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的调查仍在继续。

 

贾跃亭自愿承担全部债务

 

2017年12月26日,北京市三中院就飞毛腿(福建)电子有限公司与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裁定,乐视又被冻结了1.6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裁定书披露的情况看,乐视移动智能拖欠飞毛腿电子货款始于2016年11月10日。也正是在这个月,贾跃亭首次对外公开承认乐视存在资金紧张的问题。

危机首先爆发在手机领域,就在贾跃亭自曝资金链紧张后,乐视移动供应商开始了第一波讨债高峰。2016年12月,贾跃亭拉来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救场。2017年1月,孙宏斌为乐视注入150亿元“止血”。不过,孙宏斌在投资乐视后,也明确要求乐视生态中的七大业务板块必须调整结构,果断取舍。

诱导乐视新一轮资金危机爆发、最终“逼走”贾跃亭的导火索,是来自金融机构的追债。

2017年6月26日,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因2015年7月招行向乐视投放的一笔总额为27.4亿港元的信贷资金多次催收无果,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资产保全申请。法院对此裁定为冻结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贾跃亭及其妻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次日,上海市高院又冻结了乐视控股在大圣科技的股权及红利。

在最近一次的回函中,贾跃亭也认为,正是此次事件开始引发诸多金融机构集中挤兑停止授信并提前追收贷款的连锁效应。

供应商、银行、证券公司……近半年来,关于乐视网欠债的消息不胜枚举。

对此,已于2017年7月5日宣布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全面退出乐视网董事会、担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的贾跃亭在回函中直言,“非上市公司的股东承担有限责任,非上市公司所欠上市公司的债务从法体上讲不应由我个人承担”。虽然他表示自己“出于对上市公司的情感和责任,自愿全部承担来解决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但这样的表述仍令很多债权人忧心不已。

“贾跃亭的话从法理上讲确实没有问题。”王守亮指出,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所以一般情况下,对于公司的债务,股东仅以其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

但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因此,在涉及乐视网的众多债务中,贾跃亭究竟应承担多少责任,王守亮认为还是应视实际案例而定,不可一概而论。

 

如涉嫌IPO造假 乐视恐面临退市

 

在乐视事件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投资中私募基金占比较大。

梳理2016年以来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可见,投资方向明确写有乐视系列公司的私募基金产品共有50只,主要是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在赵占领看来,私募基金较多与2015年股灾后资本市场预冷的大环境有关。但私募基金占比过多,也使得乐视一旦“崩盘”,将导致众多私募企业和个人利益受损。

近期关于乐视网恐涉嫌IPO(首次公开募股)造假的言论就令很多投资人忧心不已。

2017年10月30日,多家媒体曝出数名前证监会发审委委员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其中被带走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谢忠平和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都是2010年曾参与乐视网IPO过会的7位发审委委员之一。

2010年6月10日,乐视网IPO在第33次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上获得通过。

2017年11月3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也针对此事表态,对于媒体报道的多位涉及乐视IPO发审委委员被查的报道,已经转给相关部门作进一步了解核实。

不过,同年11月7日,贾跃亭在美国通过腾讯新闻《棱镜》回应乐视网IPO造假传闻时强调,乐视网上市百分之百没有造假,“如果真有问题,2014年就该出事”。

贾跃亭所指的是2014年时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李量接受调查一事。2016年11月10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李量受贿一案。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先后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

赵占领分析指出,如果经调查,乐视确实存在IPO造假,恐怕最高将面临股票退市的严重后果,如果事件对社会造成影响极大,还可能面临欺诈罪等刑事处罚。

证券维权律师许峰也表示,如果上市公司的IPO造假被监管机构查实,那么在造假被查实前买入股票,在查实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投资者,只要在此过程中造成损失,都可以向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提出赔偿。

不过,对于乐视网IPO是否存在造假问题,官方至今仍未确认。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