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网络时代,原创精神不堪一击
2017-11-14 21:5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近日,天津市作家协会主办的“首届燧石文学奖”在北京举办了颁奖仪式,特别的是,“燧石文学奖”为了打击抄袭、洗稿(指对他人的原创内容进行拼凑、修改,通过转换字词、使用修辞等方式形成新文章)等行为,专门为年度抄袭作品设立了“白莲花奖”,该奖项获奖作品通过广大读者的推选产生。此事再次让作品抄袭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近几年,著作权侵权案件屡屡发生,各种形式的侵权行为更是层出不穷。多位专家认为,在技术不断进步的当下,中国的著作权法存在滞后的情况,不仅如此,在司法之外,相关行政部门、行业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琼瑶诉于正案只是一场苍白的胜利

 

今年入围“白莲花奖”的都是因涉嫌抄袭、洗稿而在网络上陷入舆论争议的作品,入围作品有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秦简的《锦绣未央》和知白守黑的《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最后经过网友的投票,涉嫌抄袭了200多本小说而被多位作家联名起诉的秦简的《锦绣未央》获得了“白莲花奖”。

最终,因为获奖者没有前来领奖,此奖项的奖金9999元现场捐献给“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所创办的公益项目“童行书院”,通过这种方式对公益事业进行支持。

天津市作家协会副书记李彬表示,“白莲花奖”这个奖项最初想叫“金鼻涕奖”,后来觉得名称不雅,才改为“白莲花奖”。“在文学上,白莲花本是用来形容那些善良、纯洁、没有心机的人,但现在这个词用在抄袭作品的作家身上,颇具讽刺意味。”李彬说。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近年抄袭规模的不断扩大:去年年底的热播剧《锦绣未央》涉嫌抄袭200多本小说;今年年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后,原著小说被指抄袭《桃花债》;湖南卫视的热播剧《楚乔传》也被指抄袭《九州缥缈录》和《斛珠夫人》;今年8月,网络作家匪我思存指责流潋紫的网络小说《甄嬛传》和《如懿传》均涉嫌抄袭自己的作品……

而在此之前,2014年琼瑶诉于正的《宫锁连城》侵犯其《梅花烙》的改编权和摄制权,成为著作权侵权案件里程碑式的胜利。

琼瑶在胜诉后当时就公开表示,“正义胜利了”。琼瑶的代理律师王军也表示这是知识产权的胜利,原创精神的胜利,“我认为短期内会导致行业内此类案件的激增,但是长期来看,会下降。因为判决所产生的示范效应和警示作用,足以让行业抄袭者重新考量自己的侵权成本与侵权风险”。

但是,这场胜利并没有如预期一样,让抄袭者有任何收敛,侵权事件还是不断发生。琼瑶也曾感叹:“虽然赢了,却耗去了两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侵权者的抄袭作品不仅播映完毕,网络版和海外版都已纷纷播出,侵权者赚得盆满钵满。

“于正至今没有道歉。一些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依旧追捧于正,他的作品还被某些播出平台签了长约。这会给社会形成一种印象,只要能够赚钱,不论名声和职业道德如何,他的粉丝就会认为他只是输了官司,年轻的编剧就会学他。”编剧汪海林直言不讳地说。

 

立法滞后,需建立版权系统信用体系

 

在“琼瑶诉于正案”的案件审理期间,上百名编剧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支持琼瑶依法维权的主张。这不仅是对琼瑶的支持,也是为自己发声。汪海林多次表示,编剧维权难,维权成本太高,侵权成本太低的问题一直存在,直到现在,影视行业对于编剧的重视程度还是远远不够。

汪海林表示,除了严守法律底线,在行业层面应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加强对成员的管理甚至作出处罚。“比如,多次被投诉者就应在行业内进行限制、惩罚;比如,认定是抄袭就应停播、强制公开道歉等。建立逐出机制,让违规的从业者没有立足之地等。”汪海林说。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在提及琼瑶诉于正以及早年庄羽诉郭敬明《花落知多少》抄袭案时也表示,虽然法院判决公开赔礼道歉,但是也都没有执行,“在经济利益之下,这些是很苍白无力的”。

在两位行业人士看来,尽管法院,尤其是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做得越来越好,但是越来越多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已经使得法院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民间的鉴定机构、调解机构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张洪波干事介绍说,国家版权局近几年通过与公安部、工信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等单位合作,开展针对侵犯著作权同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一些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剑网活动”,每年都会查处一些典型案例。

但是张洪波认为,技术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立法进程,“对于一些新发现的网络版权保护问题,我们的知识产权法没有及时地调整,法律的滞后导致一些新型网络版权案件,很难从法律层面得到有效遏制”。

去年8月,国家版权局就将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专项整治行动“剑网2016”列为重点任务。1114日,国家版权局又专门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提出要建立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监管黑白名单制度。

然而汪海林却发现,其实大部分影视公司对“抄袭”毫不在意,甚至在购买时对“抄袭”是知情的,在买家眼中,“热度”是第一位。所以这样的影视公司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或者说是利益链条的共谋者。影视行业对于网络文学抄袭乱象也应负一定的责任。

张洪波建议,需要进行知识产权、版权系统的信用体系建设,一家企业多次成为侵权被告,或者版权行政管理机关和文化市场执法部门查出企业的多次违法违规行为,就可以考虑列入不诚信企业,就像被列入法院的黑名单一样。

今年春季,在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上,由14位法学专家和编剧刘和平、导演郑晓龙、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等12位文学艺术界专家组成的北京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宣告成立。经过该委员会专家鉴定比对后的材料将会提交法院,作为法院法官审判的重要依据。

而在法院立案的著作权案,并非都要开庭审理,张洪波发现,其中七八成的案件都是通过调解完成的,他希望国家可以通过出台政策、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具有专业背景的机构能够参与到版权纠纷的调解中来。

无论是通过法律规定还是行业自律,专家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写作者、相关的平台、企业在追求文学艺术创作的时候,能够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维护法律的尊严。


责任编辑:姜冰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