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立法抓住了“牛鼻子”
2017-09-12 23:30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来源:法治周末

 

■开栏语■

法者,治之端也。法律是治国之重器。执政兴国,离不开法治支撑;社会发展,离不开法治护航;百姓福祉,离不开法治保障。

党的十八大报告鲜明提出,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全面依法治国要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保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5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日臻完善,一部部维护人民利益的良法善法,构筑起全面依法治国的坚固基石。

5年来,法治政府建设换挡提速,行政权力的配置和运行不断规范,制度的笼子进一步扎紧,让权力在法治框架下运行已成为各级政府的自觉行动。

5年来,司法机关从人民群众不满意的问题改起,“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改革”,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

“可以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法治)是转折性、历史性的进步。”著名刑诉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评价说,“领导层的勇气、决心、改革的力度以及现在取得的成果,那都是没有想象到的。”

正如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袁曙宏所言,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这5年,是全面依法治国举措最有力最集中的5年,成就最丰硕最显著的5年,经验最丰富最系统的5年,开辟了全面依法治国的理论和实践新境界。

“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法治兴则国家兴,法治衰则国家乱”,以此为信条的治国理政观,中国法治的向荣之象自然可期。

按照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建议,党的十九大将于1018日在京召开,值此盛会召开之际,《法治周末》将从今天起,在3版开设“聚焦法治中国建设这五年”专栏,陆续报道法治中国建设取得的新成效、新经验。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法治建设和立法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强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必须抓住提高立法质量这个“牛鼻子”,从而为新时期加强和改进立法工作提供了重要指导。

截至今年6月底,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新制定法律20件,通过修改法律的决定39件、涉及修改法律100件,废止法律1件,作出法律解释9件,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34件。

 

划时代

 

在距离最近一次民法典编纂正式进入立法程序15年后,中国迎来了民法典编纂的实质性开篇——20173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民法总则。这标志着被誉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的民法典编纂迈出了关键一步,这对于法治中国建设、国家经济社会生活具有重大深远意义。

“民法总则的出台,真正完善了中国法律体系,是中国法律体系建成的重要标志。”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典专家起草小组领导成员陈小君教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评价说。

民法总则作为21世纪中国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已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它是新的历史时期新一届领导集体带领中国走市场经济之路的一个重要标识。

中国传统上公权力大于私权利、重刑轻民的思想延续了几千年,现在终于有了变化,它体现了我们这个民族对权利理性的追求。

民法总则同时彰显了很多微言大义的法治精神,例如,私权神圣、权利本位、契约自由、公序良俗、诚实信用等,均以国家民事立法形式确认,将会极大促进法治精神与法律意识在民间社会的成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法典编纂立法课题组首席研究员孙宪忠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整个民事立法而言,民法总则是纲领,它基本确定了民法典的体例。在民法总则的起草过程中,立法者也在考虑整个民法典的谋篇布局,整个编纂工作要完成两大使命,即弥补现行民事立法之间的漏洞和弥合各民事单行法之间的冲突。

自新中国建立初期第一次起草民法典,60多年来民法典历经4次起草,均以失败告终,这是民法典的第5次起草,终于取得实质突破,被视为中国法制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按照立法规划,民法典的各分编将于明年提请审议,争取在2020年形成统一的民法典。

“一立”之外,还有“一废”也具有划时代意义。

201312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法规的决定。实施了56年的劳教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历史时期出台的一项特殊行政处罚措施,劳教制度实施以来暴露出诸多弊病,社会各界对于改革、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已持续了多年。

著名刑诉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将此看作新领导层改革有力的例证之一。“劳教制度,过去把它想象得很复杂,现在还不是说废就废了,关键还是看清楚了,下定决心。”

“大家呼吁这么多年了,虽然都知道废除是早晚的事,但毕竟是这届领导实实在在地做到了。”劳教制度废除之时,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教授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法治改革举措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事件之一。

 

填空白

 

201631日正式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是首部全国性的反家暴法律。

“标志着我国的反家暴工作迈向了法治化、专业化的新高度。”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反家暴法对家庭暴力的范畴、预防、处置、人身安全保护令和法律责任的细致规定,编织了一张家暴受害者的“保护网”,也为中国的反家暴工作提供了法律支持。

1995年“家庭暴力”的概念引入中国之后,反家暴立法已走过20年,“过程可谓漫长而艰难”。在全国几十个地方、全世界120多个国家针对反家暴立法之后,中国终于迎来了全国性的反家暴法。

在业界看来,中国的反家暴立法,本身就是一个亮点,也是地方立法推动国家立法的一个典型。

过去,中国并非完全缺乏对家庭暴力的法律规制,但相关规定散见于民法通则、婚姻法、妇女权益保护法等法条中。“且这些法条多为宣示性条款,这也造成了司法实践的可操作性和周延性不强。”

李明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应该反家暴这一点上早已形成了共识。不过,对于如何干预家庭暴力,在干预的途径、力度、方式和方法上,看法各不相同。这些立法上的争议是导致反家暴法推进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

曾经参与相关立法并长期为反家暴立法鼓与呼的法学教授巫昌祯,在各地调研时亲睹了家庭暴力对妇女造成的伤害,她直言很多个案自己不愿回忆,甚至说不出口。她在婚姻法起草小组组长任上,力主将“禁止家庭暴力”写入婚姻法总则。80多岁的她亲眼目睹了中国传统上“清官难断家务事”到“清官应管家务事”的观念转变,为反家暴法的出台连声叫好。

201531日,备受关注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开始实施,实现了不动产登记机构、登记簿册、登记依据和信息平台“四统一”。为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完善产权保护”“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打下了法制基础,作为不动产统一登记的核心法律依据,是我国物权制度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

不动产登记条例此前已酝酿多年,由于社会对其一直抱有“反腐利器”和“稳定房地产市场”的双重期待,制定过程受到广泛关注。国土资源部地籍管理司登记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不动产登记的主要目的是建立所有种类不动产的登记制度,客观出发点不是从反腐、抵制房价考虑,尽管客观上可能多少有点关联。

国土资源部地籍司司长(不动产登记局局长)王广华解读称,不动产登记条例对保护不动产权利人合法财产权,提高政府治理效率和水平,方便企业、群众,尤其是对进一步健全归属清晰、责权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夯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都具有重大意义。

 

大修补

 

201311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决定》,行政诉讼法在颁行23年后迎来了首次修改。

“针对行政管理领域亟需解决以及司法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这次修法作出了及时的回应,意在排除我国目前‘民告官’的种种法律障碍、保障官民争议解决的法律渠道顺畅以推进法治中国的建设。”法治周末特约评论员杨永康当时撰文评价。

外界认为,新行政诉讼法最大的亮点,是扩大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不仅增加列举了多个可诉种类,并且打破了过去仅“具体行政行为”可诉的限制,有助于立案难问题的解决。同时,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完善了案件管辖制度,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并且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等。

201511日,号称史上最严的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开始实施,该法历经少有的两次公开征求意见、四次审议,出台过程颇为不易。

环保法自1989年首修后一直未有变化,随着环境问题的严峻和频频曝光的污染事件,社会对修法的呼声日益高涨。终于25年磨一剑,在各方的艰难博弈中,环保法完成全面修改,明确规定了公益诉讼制度、加大了对违法排污的处罚力度、首次划定了生态保护红线等,被评价为一部“长着牙齿的环保法”。

随着新环保法的施行,一系列相关法律紧随其后进行了修订或制订:20158月,实施了28年后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完成了首次全面修订;今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水污染防治法的决定;同月,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公开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

同样受到关注的法律修订还有刑法修正案(),此次修订再减少了9个适用死刑罪名,新增9种常见行为“入罪”,回应社会热点,加大惩处腐败力度,嫖宿幼女罪名成为历史,对拐卖妇女儿童和收买行为一律作出犯罪评价。

“这些年刑法对社会动态的反应是非常迅速的,很与时俱进。”著名刑法学家高铭暄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

减少死刑是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均提到的“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中的内容。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理事王文华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死刑罪名的削减也是大势所趋。

从国际上看,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刑法典中保留四五十个死刑罪名的寥寥无几,实际执行的就更少。我们也不是大幅减少死刑,而是逐步减少死刑罪名的规定,同时也依靠司法中严格死刑的适用,来达到控制和减少死刑的目标。王文华说。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