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易中天:写一个演砸了的戏
2017-09-12 22:0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70912220607.png
易中天。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十年前,易中天在获得“新浪-奥康2006网络盛典”年度文化人物时,获奖感言是一句非常简单的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不断变新浪”。

“不断变成新浪”,也是易中天这些年来的真实写照。

易中天退休前曾是厦门大学中文系的教授,2005年通过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让更多人知道了他。从学生到农民,再到大学教授、电视红人,易中天调侃自己是“流寇或者说是流窜犯”。

如今,整整70岁的易中天再次成为沙滩上的“新浪”,他写了一部名为《模范监狱》的话剧。近日,该剧正在北京市海淀剧场上演,易中天说:“我现在是中国话剧史上年龄最大的新人。”

如此一来,多栖发展的易中天又多了编剧这样一个身份。

 

一则新闻引发的创作冲动

 

易中天介绍,《模范监狱》这部戏的灵感来自一条新闻,“我是从火车上的广播里听到了一条虚假慈善捐款的新闻,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就写了这部戏”。

《模范监狱》的故事发生在民国二十五年(1936)秋,国民党当局大力提倡传统儒教文化之“礼义廉耻”的所谓“新生活运动”,已经推行了两年半。为了展示运动成果,国民政府决定评选模范监狱以供友邦记者团考察,并派出特派员前往指导工作。监狱负责人闻讯,紧急组织犯人强化训练,争取获评模范监狱,以谋封赏。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在电视节目《春妮的周末时光》中,主持人春妮问易中天为什么不将故事放入自己擅长的三国两晋南北朝的历史背景中,而是选择了民国,易中天回答说,“这个话剧主要讲的还是人性的善恶两面”。

“新生活运动”是指1934年至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推出的国民教育运动,虽然借用了这个历史背景,但是这个故事却是易中天虚构的,当时根本没有评选模范监狱一说。

《模范监狱》的出品人吕冰说,《模范监狱》的写成是偶然的,但是把易先生的作品改编成舞台作品,却准备了很久。

吕冰表示,此前,他在易中天的作品里找到《文火慢熬》《高高的树上》两部中篇小说,认为易先生能够在十几年前就写出这样的作品,“非常的了不起,有担当”。

《文火慢熬》讲的是大学教师评职称的事,一位青年教师因为各种荒诞的原因,学术水平虽高,但就是评不上职称。身边有许多大学教师朋友的吕冰也是感同身受;而《高高的树上》则是以小说的形式将“学术泡沫”和官场腐败结合在一起进行了批判。

吕冰相信,这两个题材应该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于是,他专门找了非常好的编剧将两部小说改编成了话剧和音乐剧,然而让人失望和遗憾的是,剧本好是好,却没有了易式风格的魂和神。

于是这件事也就暂时搁置了,但是有话剧梦的易中天却将此事记在了心上。直到易中天在火车上看到了“陈光标演砸了”的新闻,就冒出个一个念头,写一个戏——演砸了的戏。

这部戏构思了半年,但是最后的成稿却只用了十天。易中天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提到:我居住的江南某镇,到了冬天还是冷。再加上要过年,就搬到了女儿家。这下子《中华史》是写不成了——不可能随身携带那么多图书。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写部戏吧!休假十天,写出来了。

当大家都以为易中天在写《中华史》的时候,他却带着《模范监狱》出现了。易中天不改一贯的幽默,形容自己的跨界,“没有固定的作案工具,没有固定的作案场所,所以进了模范监狱”。

“我写话剧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为好玩儿。我不靠这个赚钱,所以如果这个东西不好玩儿,那犯不着。”自称“为了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市场”的易中天一再强调,虽然没有想过会写戏,“但是写了就得有戏,有戏才有意思,有意思比有意义更重要,只要诸位觉得《模范监狱》真有戏,我就心满意足了。”

虽说是玩票,但是当《模范监狱》的导演、演员杨佳音看到剧本的时候,还是一再感叹,“这是易老师的第一个剧本,但是没有经验也可能成为优势,因为没有套路其实就是最好的套路”。杨佳音回忆说,他看完剧本的时候是非常兴奋的,所以才接了这部戏。作为人艺的话剧演员,他们对自身的表演要求甚高,对剧本也是如此,“易先生的文学造诣,文字功底是很深厚的,剧本的表现形式也是非常高级的,剧本是严格的按照“三一律”创作的”。

“三一律”是指时间一律、地点一律和情节一律,要求一出戏所叙述的故事发生在一天(一昼夜)之内,地点在一个场景,情节服从于一个主题,并要求故事从开头直到末尾维持着舞台充实。杨佳音说,这样的戏现在已经非常少了。

不论是跨界还是玩票,易中天从来没有懈怠过。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易中天一边写一边演,他得确保自己的本子演员能演得出来。虽然费心费力,但是他表示不会把这部话剧改编成电影了,“不改,改不了,只能做话剧。设定的就是两个小时,所有的故事一环扣一环,没有中场休息,一气呵成”。

 

写个大戏,这个火种算是埋下了

 

98日,《模范监狱》在海淀剧场首演,由韩清、杨佳音联合执导,杨佳音、张瀚生、何靖、罗熙、李峥等话剧演员出演,本剧的主创和主演全部来自北京人艺。

为这一天,易中天说他已经等了60年。为此易中天提前一天在公众号上做起了广告,回溯他和话剧的渊源。他与话剧的故事,得回到1957年,那年易中天十岁。

易中天记得那年因为苏联发射了人类第一枚人造卫星,学校组织同学们上街宣传庆祝,为此易中天写了一个活报剧,由他和一位同学演出。同学的头上戴顶高帽子,上面画着米字旗,演英国人;易中天头上的高帽子画星条旗,演美国人。

易中天现在还能记起当时的场景,“台词非常简单,就三句。第一句是英国人报告消息:‘大事不好,苏联发射人造卫星了!’美国人听到后,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也能发射。’英国人就问:‘你的人造卫星在哪儿呢?’好了,三句够了,没有台词了。”易中天一句一句地数着说,“这时候美国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乒乓球,往天上一扔,因为乒乓球很像人造卫星嘛。大家看过哈哈一笑,这戏就演完了。”

小时候易中天家住在武汉市武昌区大东门,离位于阅马场的湖北剧场很近。他的许多周末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也因此看过许多的演出、话剧,既有世界名著改编的,也有原创演出的。

同一年,十岁的易中天看了梅兰芳老先生的《贵妃醉酒》,就是在湖北剧场。他专门将这次看戏写下来,称之为“可以得瑟的一件事”。

1964年,又有一件大事发生了,我国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于是经常看戏、早就技痒的易中天写了一部独幕剧,大意是白宫听到这个消息很紧张。易中天演国务卿腊斯克,他的同学王新华演美国总统约翰逊。演出之后,学校还给他颁了个奖。

待到上世纪60年代后,易中天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宣传队里担任编剧。虽然没写过什么大戏,但常常写些对口词、三句半、山东快书、天津快板这样的小东西。

休探亲假时,易中天路过西安,依旧是逮住机会就看戏。姨夫刘冠鸿先生是西安话剧院的演员,易中天看过他老人家演的贺龙。那时的易中天就想,什么时候能写部戏,让这样的专业剧团来演就好了。

写个大戏,这个火种算是埋下了。与话剧有过多次亲密接触的易中天,虽说把《模范监狱》当成是玩票,但是工作起来却格外认真。剧本完成后,他还亲自找了精通法学和民国史的两位专家做顾问,负责“挑错”。易中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专门提出的“戡乱”一词,“我之前在一句台词里写了国民政府要‘戡乱’,但他们提醒我,1936年还没有‘戡乱’这个词。总之,能不错的地方我们就一定不要错”。

在主创和演员们二次创作和表演的时候,易中天并没有给予太多的限制,也表示剧本写完,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但是为了尽善尽美,他也曾专门带着顾问到排练现场给大家说历史、讲人物。这几个月,主创人员的手机里、微信里最常联系的人便是易中天,一天几次联系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需要开会讨论,即使排练到很晚,易中天也会通过电话与大家一同交流。

在排练初期,易中天曾经上演了一出独角戏,一个人挑起所有的角色。一场戏下来,“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角色所需要的上海、河南、东北等多地的方言、俚语,易中天都信手拈来。易中天说,方言是这部戏最大的笑点,要说方言就要说地道的,要不就别说,说那种夹生、半吊子的很难受。

在《春妮的周末时光》中,易中天现场表演了特派员一角,眉宇间的表情,台词的处理,甚至喝水的节奏,水杯的拿起、放下都将特派员的派头表现的活灵活现。在媒体见面会上,他表演的典狱长,双手交叉,腰背稍弯,又将一个在长官面前畏畏缩缩的典狱长刻画得淋漓尽致。

在这样的编剧面前,演员们自然也不敢懈怠。杨佳音介绍说,演民国背景的戏就得有那时候的质感,演员们为了有最好的舞台表现,查资料,了解“新生活运动”的始末,查看当时监狱的风貌、犯人的照片,当时的状态等,功课做足,再将这些感受带入到实际的创作当中去。对于这些努力,杨佳音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

“每次谢幕都得半个小时,这是一般话剧很难达到的。”观众们的掌声不断,笑声不停,都让吕冰十分感谢。从编剧到演员,都让出品人吕冰相当满意,“太精彩了,绝对是捡到宝了。”

 

悬念丛生的监狱戏

 

易中天曾说过,有3个领域特别不能腐败——医疗、教育、司法。医疗腐败,公民的生命有危险;教育腐败,民族前途有危险;司法腐败,执政党的地位有危险。《模范监狱》写的便是民国时期的司法腐败。

易中天希望观众看着有意思,用方言、台词体现他一贯的幽默,同时也保持了他直言快语的犀利。易中天说:“典狱长有句台词:‘司法不公,党国民政失去民心。’那个看守长说:‘党国失去民心关我什么事儿。’我就管我这点事儿,我说了算,必须按我们前清留下的规矩办。言外之意,司法腐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至少从清代是这样。”

典狱长是法政学堂的毕业生,看守长则是从爷爷那辈就在监狱里当差的老人儿,但是典狱长自知“学校里学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所以还得依靠看守长他们”。

海淀剧场的灯光亮起,一张桌子,两堵带着铁门的高墙组成了舞台的全部,“礼义廉”三个字高挂在墙上,挂“耻”字的位置上却空了下来,犯人们解释说:“打扫卫生时候掉下来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张耀杰在评论《模范监狱》的时候提到,易中天写作这部话剧的主要意图,就是揭露民国时期的所谓“模范监狱”的厚黑无耻。

既是“无耻”,当演出结束,“耻”字咣当一声再次掉落也是寓意十足。

为了迎接特派员的考察,监狱开始了对犯人们的紧急强化训练,于是监狱内关押着的抢劫犯、杀人犯、诈骗犯、小偷、妓女开始粉墨登场,监狱里贪赃枉法的腐败现象一一暴露出来。

令人没想到的是先后出现了甲、乙、丙三位特派员,其中有人身份暧昧,来路不明,形迹可疑。孰真孰假,便是易中天设置的悬念:“一真二假?一假二真?三个都是假的?三个都是真的?”

杨佳音说这便是易中天先生剧本的精彩之处,里面有许多的创作和想象空间。“比如,里面的女学生,富商出钱贿赂监狱是为了纳妾?还是因为她是一个进步学生,富商也是进步人士,为了营救她呢?再比如,最后出现的特派员丙和他的助手,其实是特派员甲、乙的演员扮演的,这又是因为什么?当然不是因为我们演员不够。”杨佳音卖了个关子,“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特派员甲、乙最后都没有走出监狱,一个被看守长作为共产党员枪毙了,另一个则是看守长逼典狱长开的枪,特派员与一个有毒瘾的犯人掉包了。“典狱长是党国的面子、看守长是党国的骨子、特派员甲是党国的影子、特派员乙是党国的镜子、”易中天说这四个人的对手戏是一桌麻将,心思各异,充满张力。

当枪声响起,接受“新生活运动”培训的犯人们立刻重新安排了自己的身份,有人发现了特派员“共党”的身份,有人负责打探消息,有人举报给看守长,总之人人有功。

典狱长蹲在舞台的前方,在一阵惊雷中感叹:“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该没的会没,该留的会留。但是天地良心不会没有,也不能没有。咱们做事,别太过分。人在做,天在看哪。”

因为不愿做妾而装疯的女学生,前一秒还被特派员乙开导倾诉自己,后一秒因为特派员乙的死,又“疯了”。只有她唱着《松花江上》凄凄切切的歌声还回荡在舞台上。

“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人性。”易中天讲了两个小时的故事,最后强调,“其实,这是一个关于人性善恶和天良的故事。”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