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一土学校”的个性化教育实验
2017-09-12 21:2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一土学校开学典礼上的学生与家长。   资料图


在名校林立的北京城里,这个“借宿”在北京第八十中学枣营校区一楼的“一土学校”,一心想通过创新模式让孩子们不再一味地接受“填鸭式”教育,而是在学习中找回自己的个性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又到了每天观察、记录植物生长的时间,佑佑(化名)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蹲在种植箱前兴致勃勃地比量了起来。

箱子里的花苗已经破土,孩子极是兴奋,一笔一划地在表格上记录着:“有一片叶子好像发黄了,我很担心。但老师告诉我,‘它是把营养都给了刚长的小苗。’我又开心了起来。”

一土学校(以下简称“一土”)的种植“课堂”,就这样热闹了起来。

这所“暗藏”在北京市朝阳区八十中学枣营校区一楼的微型小学,于20168月正式成立、招生。

仅仅120平方米的空间里,二十几位老师带着100多名学生,正探索着中国理想的个性化教育道路。

“‘一土’顾名思义,就是‘一所很土的学校’。”学校创办人李一诺调侃道,“‘土’这个字,听起来比较接地气儿。”

“我们希望培养的是一些内心充盈的孩子,打破成功就是上名校、挣大钱的论调。”在李一诺看来,教育真正的目的是引导孩子认知自我、认识世界。“最好的教育,是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她创办“一土”,并不是在寻找叛逆于“公办学校”“国际学校”之外的第三条路线,而是立志于探索一条综合“公办学校”“国际学校”优点,真正适合中国孩子成长的路。

 

这一年最大的收获:

孩子抗挫能力更强了

 

在人口超过2000万、名校林立的北京,“一土”显得有些狭小、拥挤。

40平方米的教室只塞下了4张白色多边形方桌,墙壁被花花绿绿的纸张铺得满满当当,里面有孩子的画作、手工制品,也有记录孩子每日心情的纸板和老师五花八门的教具。

佑佑坐在座位上有些心不在焉。她的数学老师林楚(化名)原本兴致勃勃地给孩子们设计了一个有关杂货铺的项目,试图让孩子理解数字和图形关系。

这是“一土”的特色。

“一土”的课程表上,除去“正常”的语文、数学、英语课外,每天还会安排一段固定时间,由老师们带领学生做项目:包括食品研究所,汉字王国(甲骨文学习),未来学院(编程)以及音乐之声……

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自由选择他们感兴趣的项目课,并在学期末做展示。

而其他课程,诸如戏曲、戏剧、手工和绘画也是与项目制相结合授课。

“这里面涵盖了很多跨学科的知识与能力。”林楚解释道,“每个环节都蕴藏着大量的教育机会。”

但她没想到的是,年仅七八岁的孩子似乎对她的杂货铺并不“感冒”。

“总不能硬着头皮讲下去,又成了填鸭。”于是,这个20多岁的老师决定,观察和等待。

很快,机会来了。

林楚发现,在甲骨文学习的项目里,孩子们的纸总是用得飞快,教室纸张开始供不应求。

几个老师围在一起,讨论后决定以此建立新项目——要求孩子收集家中可以写字的废弃纸张,每收集10克废纸,孩子便可以换取1枚“一土币”。

“一土币”是教室唯一的流通货币。

每当孩子凑够一定数量的“一土币”,就可以买豆子请老师打成豆浆。

此后,林楚把秤砣带进了教室,开始教孩子们认识重量单位与称重方法,然后由孩子自主管理废纸换“一土币”的制度,循环往复。

就这样,一个有趣的小市场诞生了。

“我们为什么要认识数字、图形、重量?是因为这些东西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林楚解释道,数学真正能吸引人之处,不是求得计算结果,而是真正利用数学来处理生活中的问题。“过于追求结果,会忽略掉孩子的成长过程。”

今年6月,在“一土”学期末的嘉年华活动上,不同项目课的孩子们被分成三个大组,利用项目课上学到的知识,成功自主设计和运营了“蜻蜓市场”,作为项目制学习其中的一项成果展示。

“有自编、自导、自演小鸡种土豆,把项目课所学知识串联起来拍成视频的视频组,有孩子们学习制作沙拉、汉堡、布朗尼蛋糕、豆浆,并穿着自己设计的制服为参加期末展示的家长提供午餐服务的食品组,还有负责到超市、菜市场询价、购物,为食品组提供食材的市场组。”林楚回忆道。

而经过一学期的学习,项目组的孩子们已经分别提升了不同的知识和技能。

“视频组的孩子学习了拼音、英文,还认识了不少汉字,也训练了表达和表演。食品组的孩子们学习了餐桌礼仪、英文、汉字以及如何礼貌周到地为别人服务。”林楚解释道,“市场组的孩子们通过穿梭于不同超市、菜市场,计算、归纳和总结的能力得到提升。”

“在一土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了。”佑佑的母亲李莉(化名)表示,在孩子学习了项目课后,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还自己制订了暑假任务,学习乘法。”

更让她欣喜的是,原本敏感、害羞、慢热的女儿,变得越来越敢于尝试,“越来越有韧性,抗挫能力更强了。”作为母亲,李莉觉得,“这比孩子这个学期真正学到了多少知识更重要。”

 

注重孩子个性教育:

“骨骼”+“肌肉”+“灵魂”

 

这场大胆的实验,在2016年年初,还只是李一诺的念想。

38岁的李一诺是这所学校的共同创始人。她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盖茨基金会中国负责人、曾经的麦肯锡合伙人。

2015年年底,决定回国工作的李一诺开始为6岁的儿子寻找学校,却始终未找到一所合适的。

这一经历,使她完全退回到一个母亲的角色,开始反思教育。

在中国家长圈子里混久了,“你能感到一种无处不在的焦虑。”李一诺说,北京的家长圈里名校情结弥漫,“一路热衷名牌小学、中学直至名牌大学,都觉得名校是一种保险,远远偏离了教育的本质”。

李一诺正是在这样一片压抑的氛围中探身而出。

去年41日,李一诺把自己对教育的思考、创校的想法写进一篇文章,题为“你也为孩子上学发愁吗”?

她在文中提出,当代社会,家长普遍预期未来社会竞争激烈且残酷,希望在那样的社会里自己的孩子可以出人头地。于是,成功标准就是上名校、成绩好、艺术体育样样出色等,导致现在很多学校对教育的定位都比较短视。

而她,决定创办一所培养孩子个性的创新小学。

文章出炉不久,便在朋友圈中被疯狂转发。

十几天里,文章收到400多条评论,李一诺的邮箱收到近800封相关邮件,很多家长表达了对孩子教育的焦虑。

一位家长在邮件中写到:“我的目标,就是希望我的孩子身心健康,这个目标简单吗?好像挺简单的,这个目标难吗?真的挺难的。”

先于校舍、老师和课程,“一土”有了家长和孩子的支持。

李一诺对此表示,“一土”选择孩子的标准,就是家长深度认可学校的理念,不焦虑、不矫情,愿意共同创造未来,同时注重自我学习和成长。

经过170天的筹备,201691日,一土学校在故宫举行了开学典礼。

李一诺花大力气请来香港的编剧、中央戏曲学院的教授和清华大学的长江学者,为孩子设计各类选修课和学习项目。

她试图打破实用主义教育的笼罩,给“一土”的孩子自己找寻答案的机会。“不想让孩子一把年纪了才去思考我是谁、我能干什么这些基础问题。”

“一土学校的课程教学体系称不上对传统教育的反叛,它并不是要与传统的教育理念决裂,而是改良。”李一诺将学校的课程体系概括为“骨骼(国家教学大纲)、肌肉(特色教学方法)、灵魂(个性化培养、内驱力激发)。”

“教育部的教学大纲有一定的合理性,但问题在于如何实现这些教育目标。认识汉字既可以让孩子一个字抄写20遍记住,也可以用学习画甲骨文的方式让孩子感受到汉字的美,这更符合这个年龄阶段孩子的学习特点。”李一诺表示。

学校课程体系的“肌肉”,即特色教学方法,则是通过晨会总结、项目制学习、导师制、个性化评估等这些方式来实现。

为了激发孩子的内驱力,“一土”的每日晨会上会有两个精心设计的环节:鼓励孩子用颜色认知和表达自己的情绪和设立每日目标。

“一土”的教室里,配置了红黄蓝绿四种颜色,分别代表四类情绪,针对不同的情绪状态,老师会引导孩子根据自己的情绪来行动,譬如在难过(蓝色)的时候休息一下,兴奋(黄色)的时候慢下来。

而设定目标,则需要孩子们根据自己的情况去“量身定制”。

“这些目标不一定是背单词、看书,也可能是希望一天喝五杯水、或今天和某个原来没有太多接触的同学玩玩。”林楚解释道,“在这个年龄,目标是什么并不重要,核心目的是引导孩子向内寻找目标的过程。”

 

老师也在“成长”:

卸下伪装爱己及人

 

事实上,短短170天“一土”就建校成功,李一诺觉得,除了家长的支持外,“学校老师的努力最不可少”。

在遇到“一土”以前,佑佑的语文老师赵雯(化名)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在课堂上和孩子一起查阅甲骨文字典,并坦诚地说出,“老师也不知道,所以我们要不断学习,一起解决问题,共同成长”。

“‘一土’主张老师应该卸下伪装,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重新做回一个人,爱己及人。”赵雯说,她好像又重新找回了自己最开心的状态,没有40分钟的课时限制,不需要走形式,“我能尝试让孩子真正通过文字去理解中国文化。”

李一诺曾为所有的“一土”老师请来了麦肯锡的专家来做培训课程。但教授的内容并不是前沿的理论知识,而是看似最“简单”的常识: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面对矛盾、家长指责,老师应怎么处理?

“教师是一个复杂的职业,培养对象是人,但我们对教师行业的职业支持是远远不够的。”李一诺介绍,在“一土”,除了研究教学法,老师还需要理解家长和孩子的真实需求,从而帮助他们达成最后的目标。

同时,参考麦肯锡打造职业经理人的思路,“一土”还专门成立了一土教育研究院,设计出一套教师支持体系,为每位老师规划了职业发展路径,密密麻麻写满了每个人各个阶段的目标和规划。

而赵雯曾经认为的,“公立学校老师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职业成长空间和合理的报酬——这两点一土也都做到了”。

 

尊重孩子成长规律:

“午饭校长”出炉

 

“一土”筹建之初,还创立了一个拥有40名开发人员的IT团队,通过“一土时空”App为教师成长和学校运营提供支持。

“一土时空”是老师记录日常教学实践和实现跨学科沟通的系统平台。

老师们会以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等形式记录孩子的成长轨迹,在课后帮助老师进行教学反思的同时,也成为家长和学校沟通的桥梁,帮助家长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成长。

与此同时,老师们还会在“一土时空”分享课程设计、教学日报、听课记录、阅读笔记、案例分析等,其中不乏跨学科的交流与碰撞,从而更好地实现学科融合。

截至今年6月底,“一土时空”已经积累了4400多条教学记录,超过4000条学生行为记录,近1.3万张图片,400多条视频、每个孩子平均记录超过350条。

其中,不同的行为记录会对应到孩子背后的能力模块,比如团队协作能力、创造力、沟通能力及批判性思维能力等,这些行为记录将会为学生个人成长体系的形成提供重要的数据支撑。

据赵雯介绍,在一土学校,有一个温暖的故事:一个6岁的小男孩问校长郭小月,我可以做校长吗?

而郭小月在和孩子的语文老师交流后发现,这个小男孩其实不爱写字,但是说到吃饭就非常积极。

“爱吃饭就当午饭校长吧!”就这样,在郭小月的鼓励下,“一土”又多出了一位“午饭校长”。

也正是从那天起,小男孩开始愿意主动了解校长的职责并记录下来,并慢慢不再厌倦写字。

“这才是生成教育,随时能够把握孩子成长的那个点,这种成长就来源于孩子的内驱力。”李一诺说,“我们的个性化教育不是放任自由的教育,而是尊重每一个孩子自然的成长规律,顺应他们的兴趣,激发孩子内心的驱动力,让孩子自我选择。”

刚刚过去的91日,一土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来到故宫,举行了第二届开学典礼。

这一次有100个孩子和20多位老师,相比去年的31个孩子和7位老师,一位家长说,如今的一土,“土更厚了,苗更壮了”。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