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每天按“剧本”更新“剧情”
2017-09-05 23:3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王春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8月24日晚,4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我国公安机关从马来西亚押解回温州龙湾机场。 温州市公安局供图

 

原题:每天按“剧本”更新“剧情”

——跨境电信诈骗团伙大起底

 

每天住高档小区,却吃着榨菜和辣椒度日;每天做“公检法”体面的工作,却是围挤一窝、大门不出;每天按“剧本”不断更新剧情,却是为了骗人转账……这是跨境电信诈骗团伙在窝点里工作的真实写照

 

法治周末记者 王春

随着44名电信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从马来西亚包机押解回国,浙江温州市公安局反诈“女掌舵”柯海鸥的最新感悟正如刚杀青的大型反电诈电视剧《天下无诈》所宣扬的那样:“诈我百姓者,虽远必诛。”

柯海鸥,女,温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市反诈中心副主任。女民警向来稀少,刑侦队伍里更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从警18年,她专门跟“看不见”的骗子在战斗。

跨境电信诈骗案件就是当前高发的犯罪类型,冒充公检法机关向内地群众拨打电话,疯狂实施诈骗。

 

诈我百姓者,虽远必诛

 

温州公安经深入分析研判,发现电信诈骗类案件大部分系台湾籍对象作案,诈骗窝点分布在全球多个国家,属于跨境诈骗团伙。

来自公安部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公安部先后赴20余个国家开展执法合作,捣毁窝点70余个,抓获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1600余人,前后从肯尼亚、马来西亚、柬埔寨、亚美尼亚、越南、印尼押回200余名台湾籍犯罪嫌疑人。

境内设立一线话务窝点,境外设立二三线话务窝点,租用网络IP线路、境内招募施骗人员、在台湾专业转账洗钱是台湾式电信诈骗团伙的作案特点。

2016年6月24日,在公安部和省厅的统一部署下,温州市公安局组织百余名警力包机前往柬埔寨,将39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温州。

这是温州市公安局史上首次从境外押解台湾籍诈骗团伙回温侦办。

今年3月13日,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温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联合5个区县市300多名警力,在全国18个省56个城市开展统一抓捕行动,48小时内陆续抓获102名犯罪嫌疑人。

这次案件的来源,就是市反诈中心通过线索发现4个以台湾人为主的在内地进行招募的电信诈骗窝点。

8月24日,4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我国公安机关从马来西亚“打包”押解至温州,44名电信诈骗嫌疑人均为中国籍,涉及国内多个省份的70余起特大冒充公检法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000余万元。

这一次,经侦查发现,作案窝点位于马来西亚境内,公安部刑侦局立即将有关案件线索通报马警方。

5月,马警方根据我方提供线索,在马六甲州抓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21名。

6月6日,公安部刑侦局派员率浙江省公安机关组成工作组赴马来西亚,与马警方联手追查犯罪窝点,查找犯罪嫌疑人。

7月13日,中、马警方在柔佛、雪兰莪州开展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捣毁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窝点两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缴获涉案银行卡、电脑等一大批作案工具。

温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罗杰介绍说,近两年来,温州公安从电信诈骗的作案环节入手,依托温州市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和市反诈骗中心,强化“打规模、打环节、聚焦点”思路,深化全环节合成打击,全力提升新型犯罪打击成效,破获部督专案和抓获归案百人以上团伙4个,破获案件1000余起,涉案金额上亿元。

8月24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小坤为温州警方颁发“公安部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研判中心”铭牌,温州市反诈中心主任、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金斌华接收牌匾。

研判中心的成立,为全国侦办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提供技术支撑,同时承担境内外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研判、侦查和取证工作,有助于提升浙江省以及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活动的整体能力和水平。

《天下无诈》正是以温州的跨国电信诈骗案为现场真实取景拍摄,该剧涵盖超过48种主要电诈类型,真实还原了当下刑警与诈骗集团激烈斗争的场面,是最全“防范电诈”手册。

 

层层设局 一人被骗665万

 

胡某就是温州破获的特大跨境诈骗案中的一名典型受害者,被骗665万元,被骗起止时间竟长达一个月。通过她的受骗全过程,就可以管窥跨境电信诈骗层层设局行骗的手法。

这起案件通过两个月的专案攻坚,成功抓获嫌疑对象29名,其中内地一线、二线话务员共计26人,贩卡商2人,另有1名窝点组织者“小林哥”将线索移交至台湾警方,成功抓捕;话务窝点设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你好!你是……我是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分局刑侦大队的李伟警官。”这是胡某第一次接到一个显示为“0577-89980000”来电时的骗子台词。

胡某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家庭地址等信息,全部都对!尽管如此,胡某仍然将信将疑。

此时,这个“李伟警官”早做好准备,让她拨打114进行查询确认,一查,果然是市公安局总机号码。

得知胡某查询完毕,骗子的正式表演开始了!

骗子说,“上海嘉定公安局在侦办一个国际洗黑钱的专案,资金两个多亿,涉及到几百张的银行卡,其中有一张银行卡就在你名下,我是受委托对该事件进行核实。”

“我不知道这个案件,也不知道银行卡何时被用于洗钱……”胡某开始紧张地回忆。

“你再好好想想。”骗子又发起进攻,“既然你没有参与违法犯罪活动,那我就帮你把电话转接到上海嘉定公安局,澄清自己清白的事实。”

胡某当然同意,“二线”接通后,一个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局经侦队”的男子,装模作样问完情况后,突然语态陡转严厉:“你的事情很严重,个人名下有十几张卡用于国际贩毒并洗黑钱活动,我们要马上派人来抓你。”

“我是被冤枉的!”胡某立刻情绪激动。

“不管是不是被冤枉的,你马上到上海公安局嘉定分局经侦队来做一份笔录,等案件告破了以后再做定夺。”骗子反而不急不慢。

胡某焦急地说:“我人在温州,一时半会过不去。”

骗子立马贴心地说,那可以通过电话录音先临时做一份“电话笔录”。

于是,胡某就这样落入骗局把“家底”交了。

“我们马上把这份电话笔录递交到检察官那里,这个案件已由检察院介入调查了。”

胡某的电话转接到检察官,“三线”接通后,“高峰检察官”上线了。

这位检察官言辞凿凿:“我们收到了由公安方面传来的笔录,检察院已对你发了全国通缉令,要拘捕你!”

同时,骗子还一本正经地叮嘱胡某,当前办理的案件是国家涉密,任何人不能告诉,要求她去找一个宾馆开个带电脑的房间。

胡某开好房间后,“检察官”就报了一个假网址,要求胡某打开所谓的“最高检网站”,一张含有自己照片、姓名、身份证、罪名的“通缉令”赫然眼前。

此刻,胡某对于自己涉罪已深信不疑。

胡某就一步步按照这个“检察官”的指示动作,点击页面上的“公正查询”链接,下载安装了一个teamviewer远程控制软件,打开网页中的“资金清查”链接,又填写了名下所有银行卡号及密码。

这些动作完成后,“检察官”即与台湾水房联系,待台湾水房远程控制了胡某的电脑后,叫胡某先将银行网银key宝、手机屏幕等所有有显示频的设备用黑胶带纸贴起来,再把网银key宝插到电脑里,连续在设备上按十次“确定”。

这时候,水房轻松地将胡某的钱转走了。

转账完毕后,这个扮演检察官的“三线”告诉胡某第一笔钱会优先安排清查,让她再去筹钱等待新一轮的核查,同时要求其每天晚8点汇报工作情况。一旦胡某筹集到钱以后,又如法炮制。

为了安抚胡某,诈骗窝点还专门安排原来的“二线”人员扮演好人角色,不定期给胡某拨打电话,表示“关心”。

至此,一直持续了一个月,胡某将自己的所有存款、股票基金、家产变卖等,共计665万元转到了嫌疑人的账户上。

 

“分团伙”专业化合作

 

每天住高档小区,却吃着榨菜和辣椒度日;每天做“公检法”体面的工作,却是围挤一窝、大门不出;每天按“剧本”不断更新剧情,却是为了骗人转账……

这是跨境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在窝点里工作的真实写照。

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造介绍说,这些诈骗团伙的角色分工可以细分“金主”,话务窝点合伙人、施骗人员、技术人员、设备提供者、线路提供者、收贩银行卡团伙、专业洗钱转账公司。话务窝点的每个分工组处都构成一个“分团伙”。

境外类电信诈骗的首要分子,称之为“金主”,系整个电信诈骗犯罪话务窝点的实际出资人,通过近年来侦办的案件来看均为台湾人,这些金主不来内地、不到话务窝点,对整个诈骗过程遥控指挥,从“地下钱庄”直接获取诈骗所得。

话务窝点合伙人,每个话务窝点会有2-3名合伙人,受雇于“金主”,主要负责承租房屋、管理话务窝点日常事务、培训窝点内的施骗人员、联系“水房”“蛇头”、线路商等人员。

合伙人通常情况多为台湾籍人,依据所骗钱款数额获取提成,通常合伙人与其他话务窝点成员有联系,实现诈骗资料、信息共享。

话务窝点内的施骗人员一般由三个层级构成,简称其为“一线”“二线”“三线”。

一线冒充电信、移动客服,告知受害人身份信息被泄露,攻破受害人第一道信任防线;二线冒充民警,以涉嫌洗黑钱、包裹涉毒为由,加速受害人的恐慌;三线冒充检察官,利用假的逮捕令恐吓受害人,达到诈骗目的。

每个话务窝点有一名技术人员,也称“键盘手”不参与对外电话施骗,主要负责操作电脑等硬软件,根据受害者所处的行政区域,将拨出的电话改为当地的公安局或者检察院的总机号码。

同时,部分技术人员还负责制作虚假通缉令等工作,属于话务窝点中的技术支撑人员,报酬较高,系诈骗犯罪行为的重要环节。

话务窝点的设备提供者大多为一个地区的多个窝点服务,直接与“金主”或者合伙人联系,给窝点设备调试、使用、维护等环节提供技术支持。

在电信诈骗的实施过程中,所有通讯线路的提供者都是游离于三大运营商之外的分包商,利用通讯网络互联互通的特点,直接或经多层转包将线路接通境外并出租于话务窝点,实现境外与境内的通联。

话务窝点的人员招募者,也称之为“蛇头”,利用同乡、同学、同行等熟识关系,以“赴境外打工可以挣大钱”为诱饵招募人员。

境外类电信诈骗案件中涉及的专业洗钱转账公司均在台湾,自称为“车行”。

转账公司一般为多个话务窝点服务,同时其洗钱转账的类型也并非全部为电信诈骗的犯罪所得,并借助合法的注册公司外衣,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迷惑性。

“车行”是整个诈骗犯罪活动中直接接触被骗钱款的环节,对“金主”返还施骗所得,对贩卡人支付收卡钱款,对话务窝点提供诈骗所用的银行账户。

近年来,为了减少作案成本,“车行”还担负了给“蛇头”、境内施骗人员支付工资和提成、给涉案手机号码充值话费、制作通缉令等工作。

在诈骗的实施过程中,话务窝点“三线”人员会即时告知“车行”事主将要汇款的信息,“车行”会通过网上银行实时刷新,确保第一时间发现钱款流入,并以最快的速度经2-3次转账,将钱款分散到取现卡。并由转账公司的“车手”在台湾提现。

柯海鸥分析说,通过近年来对台湾式诈骗案件的侦办总结,当前境外电信诈骗犯罪窝点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聚人施骗”,而是由多个分工极为明确、责任相对专业的“分团伙”构成,各“分团伙”之间可能是隶属关系,也可能为互利互惠关系,还有可能是单项服务关系。

柯海鸥进一步介绍说,在整个施骗过程中,各个“分团伙”通过即时聊天工具、网络电话专用分机等互相沟通,呈现出专业化强、组织化高等特点,这也是直接导致被害人对诈骗者的话术深信不疑、钱款被快速多次转移提现、通联轨迹难以溯源认定等情况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