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他们9岁就开始“游戏人生”
2017-09-05 23:0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广东省惠州市一家戒除网瘾机构正在培训。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离开学还剩不到一周的时间,11岁的汪翊(化名)终于被母亲李鑫(化名)找回了家。

一个多月前,放暑假的汪翊为了可以“安心”打几天网络游戏,从家里偷偷拿走了3000元钱,曾在网吧呆了整整18天。

“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后怕!”李鑫眉头紧锁,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我没办法想象,如果没有找到他,后果会是什么样。”

这不是汪翊第一次因为打游戏离家出走,但却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共同编写的《2016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去年我国网游用户数量达到5.66亿人,同比增长5.9%。

其中,青少年又是网络游戏的主要玩家。

而令人担忧的是,青少年首次接触网络游戏的年龄正呈日益低龄化的趋势。

汪翊正是其中之一。

 

暑假,他几乎把全部时间献给了网游

 

沉默,亢奋。

这两个矛盾的词汇同时叠加在汪翊的身上,显出几分诡异。

“前者是孩子在现实中,后者是在(网络)游戏里。”母亲李鑫解释道,“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11岁的汪翊已经算是网络游戏的“老玩家”。

2015年年底,随着一款网络游戏被推到手机Android、IOS平台上正式公测,刚满9岁的汪翊便开始了自己的“游戏”人生。

“那时候他才上三年级,没想过他玩游戏会上瘾。”李鑫回忆道,“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像原来一样,玩一般的小游戏来打发时间。”

然而,时间一长,李鑫觉出了孩子的变化。

“去年开始,我逐渐发现他作业不写了,饭也不好好吃,随时捧着个手机,要么就是对着电脑,天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玩游戏。”无奈中,李鑫没收了孩子的手机和电脑。

彼时,李鑫并未想到,内向的孩子会用“爆发式”的“反弹”——离家出走和她对抗。

那是汪翊第一次出走。

“和同学借了一百元钱,就跑到网吧躲着去了,躲了一晚上才被我们找到。”李鑫说。

自此,汪翊的“游戏”人生从公开转入地下。

“经常趁我们不注意偷着玩,去网吧、和同学借手机……”李鑫被儿子折磨得疲惫不堪。

而一次比一次严重的争吵、训斥也开始在这个家庭上演,却始终无济于事。

“现在他已经越来越有主意,每次骂他几句,他都能溜出家门,几天不回来。”李鑫说。“这个暑假,他几乎把全部时间都献给了网络游戏。”

“现在就是这样,孩子接触网络的年龄越来越小了,连两岁半的孩子,就有家长抱到我这来哭诉的……”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感慨。

去年,陶宏开曾在山东省济南市举办一场关于戒除网络游戏的讲座。席间,一对年轻父母吸引了他的目光。

“怀里抱着个孩子,我一问,才两岁半,就来向我咨询网瘾的问题。”陶宏开回忆道,让这对小父母头疼的孩子,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陆游戏,“不开就哭,怎么哄都停不下来。家长拗不过,只能随他。”

无独有偶,在陶宏开的印象里,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来向他求助的低龄孩子,“以前还有个4岁的孩子,爸妈领着来我家里,也来跟我咨询这个(戒除网游)”。

根据2016年8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中国青少年网民规模达2.87亿,占中国青少年人口总数的85.3%。

其中,6岁至11岁网民占比从2014年的7.5%提升至11.5%。仅一年时间,增加了4个百分点。

网络时代的孩子已开始经历“网络童年”。

“我国小网民的网瘾化偏高,比例远高于发达国家。”广州市白云心理研究所所长沈家宏对此表示,这一代孩子热衷的课余生活已不再是传统的跳房子、砸口袋,而演变成在网络上“打怪兽”,“网瘾低龄化正为我们敲响警钟。”

 

游戏才能让他们觉得并非一无是处

 

“刚开始玩的时候,没多想,就是觉得好玩。”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时,汪翊很是沉默,偶尔会无措地绞着手指。

回忆自己接触游戏的初衷,这个有着近3年“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