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ICO闯入监管空白地带
2017-08-22 22:2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来源:法治周末

 383.png

 

 

资料图

 

业内人士认为,ICO本身是中立的,借助区块链这一先进的技术,可以快速、无国界地募集资金,解决区块链初创企业的资金需求,但在参与无门槛、发行无审核、亦无监管部门的现状下,ICO领域也乱象丛生,暗藏风险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20天时间内,财富最多可以增值多少倍?在当下火热的ICO市场,这个答案可能是4倍,甚至更多。

7月下旬,为了深入研究ICO,一位研究互金问题的法学教授给学生转账2000元,让其分别以0.19元、0.31元买入两种ICO代币,20天后,两种代币分别涨至0.96元、1.11元,涨幅均近400%

“简直比经营DrugSex产业还来钱快!难怪众人皆疯狂!”该教授感慨道。

对很多投资者而言,尽管区块链、ICO这些佶屈聱牙的词汇依然模糊抽象,但并不妨碍他们对财富梦想的追逐,现实中,数倍、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创富神话,以及项目方描绘出的光明前景,就足以点燃他们的参与热情。

业内人士认为,ICO本身是中立的,借助区块链这一先进的技术,可以快速、无国界地募集资金,解决区块链初创企业的资金需求,但在参与无门槛、发行无审核、亦无监管部门的现状下,ICO领域也乱象丛生,一些传销分子甚至将其包装成拉人头的新型道具。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对辖区内疑似虚假宣传的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进行突击检查,该峰会主办方参考比特币技术自行研发了一款数字加密货币ETP(熵),并在该公司平台上进行交易。目前,该公司相关涉嫌违法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对于市场暴露出的各种乱象,学界和业界逐渐达成的共识是:在监管没有落地前,ICO各参与主体还是要加强自律,一旦任由其乱象恣意发展,酿成重大风险事件,就可能迎来政府部门严厉的监管,届时ICO的正向作用恐将难有用武之地。

 

融资利器与暴富梦想

 

所谓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初始数字货币发行),通常指区块链创业公司,不以公司股票或债券为融资工具,而是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发行代币,向投资人募集虚拟货币(一般为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虚拟货币)的融资活动。

ICO时,发行人不需要任何监管机构审批,只要向公众发布一个白皮书,阐述其商业模式、技术原理、代币功能和投资者权益即可融资。

对于代币持有者即投资者而言,如果所投项目受市场认可,继而使用者就会增多,对代币与日俱增的需求就会推升代币的价格上涨,投资者会因此获利。

ICO的出现,也让一些在资本寒冬里难以获得风投的区块链项目找到了融资的路径,从而得以存活。

四川投资者戴毅告诉记者,他投资了近80万元参与的一个名为公信宝(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ICO项目,就是借助ICO融来的2000余个比特币(当时以比特币的价格为8500元至8900元,共计1700万元至2000万元人民币),抗过了资本寒冬。

当然,在这波ICO火热行情下,公信宝的价格也由最初的几毛钱上涨了30多倍,戴毅投资账户里的财富数字也迅速膨胀。戴毅告诉记者,此次参与也加强了他对区块链在解决信任等方面的价值。目前他还不想变现退出,而且他还成了公信宝的社区负责人。

1983年出生的丁浩是一位比特币资深玩家,曾从事网络游戏行业,是国内较早一批比特币挖矿者。从2013年起,丁浩就开始关注和参与ICO投资,“只不过当时还不叫ICO”。

彼时,丁浩投的基本上都是国内知名交易所可以流通的币,而今年以来各种代币的ICO项目数不胜数,他表示都有点“看不过来,投不动了”。

这几年间,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是2014年以太坊的ICO。当时,年仅19岁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来到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元宝网的中本聪广场进行路演,当时他提出的愿景是“基于区块链的图灵完备的虚拟机和对智能合约的全面支持”。

“觉得他年龄太小,描绘的前景又太宏大,我自己也看得不是很懂。”基于这些考虑,当时丁浩并没有出手投资。这次犹豫,也让丁浩错失了早期投资以太坊的良机。公开资料显示,以太坊发行的以太币在短短两三年之内给早期投资者带来数千倍的收益。

在投资参与其他ICO项目的过程中,丁浩组建的团队也在推进自己的ICO项目——CoinFuns(币趣)。他告诉记者,CoinFuns致力于打造区块链游戏孵化器+游戏产品代币交易平台。目前该项目已经获得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投资,并在三家ICO平台开放认购。截至记者发稿,该项目ICO三天内基本完成了2000个比特币的募集。

 

存在多重法律风险

 

尽管借助现有的区块链技术,ICO具有向高效快速、向全球范围融资的优势,但由于其远超出了向家人、朋友等特定人群募集的范畴,使得这种融资方式也面临着不小的法律风险。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介绍,ICO这种新型融资模式在当前没有任何相关法律规定,亦无明确对应的监管机构,还处于监管空白地带。在这种情况下,ICO项目发起人未经有关机构批准,即面向公众募集比特币或以太币,此种行为的首要风险是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尽管ICO募集的对象不直接涉及法定货币,但在邓建鹏看来,在相关司法解释中,非法集资行为中的“资金”,既包括金钱,也包括其他财物。

“比特币等主流数字资产可以在海内外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自由买卖,具有明确的市场价格,可以给持有人带来真实的物质利益,故而其可以纳入刑法第九十二条第四款‘依法归个人所有的股份、股票、债券和其他财产’中的‘其他财产’。”邓建鹏如是分析。

邓建鹏介绍,依据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对“非法集资”的解释,非法集资只要同时具备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社会性就有可能被判入刑。因此,他建议,发起人应事先主动向潜在投资者声明,ICO项目不承诺任何利润、以任何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这些数字代币仅对应产品未来的使用权。

邓建鹏表示,在融资完成后,如果项目发起人在使用募集的数字资产时不规范,这很可能涉嫌集资诈骗罪。

邓建鹏还指出,如果ICO以股权作为标的,一旦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后股东累计超过200人的,则属于非法发行股票,涉嫌违反我国证券法、刑法等法律法规。

 

可能的“沙盒监管”

 

ICO观察家肖磊看来,目前ICO市场的“大爷大妈们”缺乏区块链、ICO的风险认知,市场容易出现恶意集资诈骗的风险;ICO项目本身风险巨大,很多ICO项目还停留在PPT阶段,失败概率远大于成功概率,这就导致很多ICO成为一种接力游戏;ICO没有任何权威第三方介入、信息不对称,也容易出现风险隐患。

鉴于此,肖磊认为,应尽快对ICO实施监管,否则可能很快出现捐款跑路、投资者聚众维权的情况。至于监管方法,肖磊建议,可对适度提高投资门槛(至少50万元)、限制单个ICO的投资人数、加大平台责任等。

ICO引发的问题,也已经引起了多国监管机构的关注。今年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将最大众筹项目The DAO”发行的ICO代币定义为“证券”,认为其应该受到证券交易法案的规制。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美国SEC并未将所有ICO纳入监管,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监管态度体现的是一种从严约束的姿态。

在国内,尽管政府部门尚未就ICO是否属于证券发行进行定性,但是已给予了密切关注。在近日召开的一个有关区块链的恳谈会上,北京市金融局局长霍学文就指出,如果说传统金融风险是1.0,互联网金融风险是2.0,那么现在的区块链和ICO风险就是3.0

霍学文表示,ICO要有几个基本原则,技术创新、本质还原、交易合规、益于社会;在ICO的监管上要特别关注几点:产品登记、信息披露、资产托管、项目真实、合格投资。

对于ICO的监管,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曾撰文指出,基于区块链技术和行业的发展特性,简单套用现行的IPO、股权众筹监管框架对ICO进行监管并不一定适宜,可以借鉴英国、新加坡等国的经验,实施“沙盒监管”,具体可以从选择监管沙盒使用者、授权与白名单管理、投资者保护、监督管理四方面着手开展。

不过,OKCoin币行CEO徐明星则认为,要对ICO进行监管,也会存在很多难点:ICO募集的多是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虚拟货币的流转没有国界限制,不必像传统融资方式,需要通过商业银行开设账户才可进行,这就使得一旦国内监管政策趋严,一些ICO项目的团队就有可能出境,通过在境外向国内投资者发币,这就给传统的监管方式带来非常大的挑战。

 

行业已启动自律

 

在监管风暴来临之前,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行业已启动自我自律机制,来净化和矫正几近失控的ICO

记者了解到,725日,在贵阳召开的区块链ICO行业生态体系建设研讨会上,贵阳区块链创新研究院、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等单位共同发布了《区块链ICO贵阳共识》,内容包括对发行人施予持续、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强调反欺诈和其他责任条款、强化中介平台的作用等。

一些ICO平台也加强了对项目的审核。国内区块链社区门户网站——巴比特合伙人兼执行总裁段新星告诉记者,一些相对谨慎的平台,例如,巴比特旗下的币众筹平台对ICO项目的审核是非常严格的,并尽量降低和提示各种风险。

段新星介绍,首先,考虑到境外的ICO项目尽职调查难度较高,担心一旦出现跑路,投资者的维权难度将大幅攀升,再加上考虑到国际洗钱、非法转移资产,恐怖融资的风险,目前平台审核的项目主要集中在国内团队发起的项目,并严守AML(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KYC(用户尽调)底线。

“反观一些圈钱项目,为了争取投资者的信任和支持,不负责任地就未来的收益进行承诺,或者提出给予相应的股权、所有权回报,在监管不明的情况下,这样的承诺存在很大的法律风险,而且此类项目也有较大的诈骗欺诈风险,应当尽量避而远之。”段新星说

对于国内正常申报的ICO项目,段新星表示,平台也会进行多维度评估,如团队技术能力、成员的稳定程度、该区块链项目的未来发展预期、落地应用场景等;项目上线后,平台也要会要求项目发起人在白皮书中充分披露信息,包括募集资金的用途、项目开发计划及进展,并充分向投资者披露风险。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为了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一些ICO平台也创新性地采取一些举措,如ico365平台推出了7天无理由退币服务,即在ICO项目结束之后7天内,用户可以提出退币,无需任何理由。

邓建鹏认为,ico365的尝试值得提倡,现在ICO的投资主体散户化特征非常明显,很多散户被财富效应所吸引,将自己的“救命钱”“棺材本”都拿出来投资,而大部分ICO项目属于天使投资阶段,风险极高,一旦出现风险事件,也容易出现上访等群体性事件,给投资者一个适当的冷静期,有助于他们认知风险。

而一些ICO项目发起人,基于降低公众投资者风险的考虑,也对普通投资者的投资额度进行了限制。如前述币趣ICO项目,丁浩告诉记者,他们此次募资时,要求普通投资者每人只能投0.5个比特币,或者8个以太币,合计人民币约15000元。

 

■资料链接

“沙盒监管”是指为那些很难在当前法律法规限制下快速实现金融创新的企业提供一个放松监管约束的测试环境,在这个限定了时间、空间以及消费者范围的测试“沙盒”中,创新者可以节省为获得监管授权而遵守复杂程序所带来的高昂成本,并且压缩创意走向市场的时间,同时将可能对消费者造成的风险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激发了市场创新活力的同时,也通过建立监管者与创新者的良好沟通机制,为监管法规的适应性创新做好准备。

 


责任编辑:姜冰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