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缓慢前行的长期护理保险

2020-12-10 08:2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失能老人4000万,49个护理险试点城市

 缓慢前行的长期护理保险

当前,伴随着少子化、空巢化,家庭照护功能逐步弱化,以社会保险的方式筹集资金,建立互助共济、责任共担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成为解决我国老年人长期护理问题的重要选择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近年来,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因年老、疾病或伤残而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数量不断增加,老年人长期照护需求急剧攀升。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54亿。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患者超过了1.8亿人,失能老人超过4000万,预计到2050年,失能老人的数量可能会上升到9750万人。

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失能和部分失能人员的养护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重点问题。而被称为“社保第六险”的长期护理保险被寄予厚望。

长期护理保险离我们又近了

“你好,我就是娄某某的家属,我去银行查账户了,长期护理保险费用到账了,太感谢你们了,还想着给我们打个电话回访慰问下,服务真贴心,真好!”

923日,山东平邑县医保局对8月份享受职工长期护理保险的失能人员的照护费用进行了发放,并于次日进行了电话回访,此批次共为37名失能人员发放13000余元,有效减轻了失能家庭的经济压力,标志着平邑县职工长期护理保险取得阶段性成果。

长期护理保险主要是指由于年老疾病或者伤残而造成的被保险人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为其提供的长期护理服务,或是对被保险人进行经济补偿的保险,是一款为解决老年人专业护理、家庭护理等其他相关费用支出的新型保险产品。大体分为由政府主导的社会型长期护理保险和以市场主导的商业型长期护理保险。

当前,伴随着少子化、空巢化,家庭照护功能逐步弱化,迫切需要社会化的长期护理服务。在这样的背景下,以社会保险的方式筹集资金,建立互助共济、责任共担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成为解决我国老年人长期护理问题的重要选择。

事实上,早在2012年起,我国已经在青岛、东营、潍坊、聊城、济南、南通、日照、长春8地,相继开展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探索。

20166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工作的原则性要求,明确河北省承德市、吉林省长春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等15个城市作为试点城市,标志着国家层面推进全民护理保险制度建设与发展的启动。

《指导意见》指出,试点阶段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原则上,主要覆盖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群。而在实施过程中,各地在《指导意见》的基础上也稍有差异。例如,东营、潍坊、聊城、日照、济南的参保对象是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而长春和青岛的参保对象是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南通(市区)则是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

截至20196月底,青岛等15个首批试点城市和吉林、山东两个重点联系省的参保人数达8854万人,42.6万人享受该保险待遇。

9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印发《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工作目标,要求探索建立以互助共济方式筹集资金、为长期失能人员的基本生活照料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医疗护理提供服务或资金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新增了北京市石景山区、天津市、山西晋城市等14个市(区)试点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以北京市石景山为例,《北京市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扩大试点方案》明确在该区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该区参加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的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纳入参保范围(不含学生、儿童),为重度失能人员提供护理服务。

至此,我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市(区)已扩至49个,长期护理保险离我们又近了一步。

农村是长护险发展短板

我国各地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实践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其中也存在不少问题,阻碍了制度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比如,各试点城市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参保人群覆盖面偏窄、过度依赖医保基金、筹资水平地区差异大、财务可持续性差、护理人才和产品的短缺等问题。

“探索构建长期护理保险从长远来看,需要有一定的资金来源渠道,以确保该制度的长期运行。”黎明保险经纪北京分公司总经理齐光鸿表示,目前,长期护理保险的基金大都与医疗保险基金有关联,甚至大多数基金来源于医保基金,这就对基本医保形成很大的依赖。由于长期护理保险属于长期的支付制度,如果过于依赖医保基金,势必会对医保的运行产生负面的影响。而且,我国有的地区基本医保基金本身的压力就很大,过于依赖医保基金的做法不具有可复制性。

“当前,我国护理人才和护理产品也处于短缺的状态。”齐光鸿认为,我现有的护理人员只是局限于医院的护士或者护工,但是,他们提供的只是医疗方面的服务,拥有的也是医疗相关的技能,缺乏生活照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护理产品在我国整体上呈现短缺的局面,而且其成本也是相当高的,对家庭的收人水平也很高。

“相对城市而言,农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医疗保障水平、受教育水平低,传统家庭照护方式难以满足失能老人长期照护需求等因素,农村地区的长期护理保险发展缓慢。”合肥工业大学副教授周乾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当前,我国试点城市长期护理保险的资金筹集主要来自于政府、企业、个人及医保账户划转。以上海为例,其筹资模式按人群分两类:第一类人员为城镇职工,其基金来自于企业和个人;第二类人员为城乡居民,其基金来自于政府补助和个人,政府补助占主体。

以上海市长期护理保险收费标准为例,社区居家中最低标准个人每年需要缴纳保险费用为576元,最高为2688元;养老机构中最低标准为每人每年1080元,最高为1620元。上海市长期护理保险中个人缴费比例已经较低,但即使以此为标准,对于农村居民来说,支持其购买长期护理保险的压力依然较大。加之农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落后,财政压力较之城市更大,筹资渠道也较窄,当前农村地区居民购买长期护理保险的能力较弱。

此外,农村养老方面的配套设施与养老机构的建设及护理人员的数量不能满足现阶段需求;农村地区受教育水平落后,对于保险的短视行为严重,不能正确地评估自身照护需求,对保险的认识存在误区;传统非正式照料模式和养儿防老观念根深蒂固等,都阻碍着农村地区长期护理保险的发展。

商业长护险在曲折中发展

“当前,政府在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既有机遇也有挑战,所以需要采取可行的措施在利用机遇的同时克服挑战。”周乾表示,应及时地出台长期护理保险相关法律法规,缩小各地实践的差异;多渠道筹集长期护理保险的基金,保障制度本身的独立性;合理划定护理保险的保障范围,实现制度的合理定位;大力培养相关的护理人才,加强与学校的合作,并直接与相关的护理机构或者社区对接,实现人才的全程培养。另外,鼓励市场力量的参与,积极地引导相关的护理产品的创新和研发;加大农村地区养老机构、护理机构及护理人员的投入,满足当前农村地区建立长期护理保险的条件。

“我国的社会保险体系正面临很大的支付压力,这给商业长期护理保险的发展和研究留足了空间。”明亚保险经纪资深合伙人王清晗认为,当前,部分家庭拥有可观的经济收入,这部分群体拥有支付能力,也存在现实需求,成为未来商业性长期护理保险的潜在购买人群。

据了解,就商业保险而言,我国一些保险公司也推行过护理形式的保险,如“康宁长期护理健康保险”“全无忧长期护理个人健康保险”“至康长期护理健康保险”“太平盛世附加老年护理保险”等产品。但都未取得较好的成效,也一直没有成为护理保险的主流。

究其原因,王清晗表示,主要在于经验数据不足。从产品设计角度来说,缺乏相关老龄化风险评估、护理服务等数据,保险公司很难进行产品的准确定价;另一方面,配套设施落后,国内缺乏完善的护理服务体系,政策法规有待完善,不利于保险公司开发长期护理保险。在长期护理保险领域,商业保险还在进一步探索中。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国人整体保障意识还比较薄弱,这需要通过加大宣传力度,来逐步提高人们对长期护理保险的认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