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延迟退休,延迟的可不只是退休

2020-11-19 09:2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李佳

近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发布。《建议》第十二条中明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退休是永恒话题

退休,作为事关每一个人的重要社会保障制度,自然受到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那么,退休制度是从何而来的呢?

在农耕社会,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退休的。大家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直到干不动为止。能够退休的,只有为皇帝打工的官员而已。

据古籍记载,周代就已经开始有官员退休的制度了,并且还有专门的词,如“致仕”“致事”“致政”等,意思将自己管的事情交还给君王。并且和现在一样,古代官员想退休,也是有年龄要求的。这个年龄要求还挺高——70岁。

为什么是70岁呢?东汉《白虎通义》在“致仕”一节中专门阐释说,人到70岁时,眼睛耳朵都不好用,腿脚也不利索了,因此就得退休。

到了工业社会,退休的不仅是官员了。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工厂越来越多,工人也越来越多。与农民种地为生不同,工人离开工厂就没有了收入。为了解决由此产生的失业和养老问题,开始出现了新的退休制度。

迈入信息社会,退休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为了说明这些变化,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农耕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这三种社会形态下退休有哪些不同?

一是退休的对象不同。农耕社会时退休的只是官员,人数少、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小。工业社会下退休的不仅是官员了,还有工人,数量明显增多,占的比例也越来越大。信息社会下,退休基本已经覆盖了各行各业。

二是退出的工作岗位不同。农耕社会退休的是官员。这些人做的是管理者,干的大多是脑力劳动。工业社会退休的更多是工人,是具体干活的人,干的大多是体力劳动。信息社会退休的岗位,既有脑力劳动也有体力劳动,并且脑力劳动的岗位越来越多。

三是退休时的状态不同。农耕社会,大部分人退出工作岗位时,是工作能力和生活能力同步失去的。这一点在农民身上尤其明显。即使是官员,因为退休时往往年龄比较大,生活能力基本也很差了。很多人都是致仕后不久就去世了。著名的心学创始人王阳明,更是死在了退休回家乡的路上。工业社会下,工人退休时一般失去了大部分的工作能力,但生活能力上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信息社会下,人退休时只是部分工作能力缺失,生活能力基本上是完全没有变化。

延迟退休大势所趋

正是在人退休时还留有余力的前提下,“延迟退休”开始被提出。

所谓延迟退休,从字面上理解很简单,就是延迟退休年龄。总体来看,延迟退休有三个好处:

第一,有利于现行社保制度的延续。长寿与少子共同推动的老龄化,一个突出特征就是老的越来越多、小的越来越少。对于现行的社保制度,这就意味着领钱的越来越多、交钱的越来越少。长此以往,除非经济持续保持大幅增长,否则现行社保制度必然难以为继。通过延迟退休,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要求,让领钱的时间晚一点、短一点;交钱的时间多一点、长一点,从而缓解现行社保制度在相当一段时期内的收支压力。

第二,有利于社会避免劳动力短缺和积极利用老年人人力资源。少子化趋势下,劳动力数量肯定出现减少。延迟退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劳动力的继续供给。并且,老龄群体的丰富经验也是社会的重要财富。充分发挥他们的这一优势,不仅是一种对人力资源的节约和保护,更可以是推动基于传承的创新。

第三,有利于个人身心健康与财富积累。长寿时代,更健康的身体状态让个人有了延长社会参与时间的可能性。通过延长社会参与,个人既可以保持原有的身心状态,还可以保持原有的收入水平。

正是在这样的思路下,世界许多老龄化国家都在推动延迟退休。美国、德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5岁延迟到67岁,新加坡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2岁延迟到65岁,韩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0岁延迟到65岁,俄罗斯提出将退休年龄从男60岁、女55岁延迟到男65岁、女60岁,英国提出将退休年龄从男65岁、女60岁统一延迟到68岁。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日本,提出将退休年龄从65岁延迟到70岁。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更是提出打造“永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

从实施情况来看,延迟退休可以归结为三种做法:一是男女并轨,将原本不同的男女退休年龄一致起来;二是越退越晚,从60岁开始不断向后延迟;三是弹性退休,将退休金与退休时间挂钩,早退少拿、晚退多拿,个人根据自身情况自行选择。

实际上,延迟退休对个人来说,不仅意味着工作时间的延长,更意味着社会参与时间的延长。科学研究发现,更多的社会参与,确实有益于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好处是有前提的,即不对身体和心理有损害。我们常说把兴趣与工作相统一,但事实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们应该把延迟退休作为一个新的起点,从过去“为了工作而工作”转向“为了更好地生活而工作”,早日作出根本性的改变,为自己找到想做、爱做的事。

同时,延迟退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我们需要努力保持不断学习的能力。回顾过去的20年,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的创新与应用,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等高新科技的快速发展,我们的生活还将发生更大的变化。

今天,很多人虽然还没有步入老龄,但已经无法适应电子支付、手机打车等新生活方式,止步于新的数字鸿沟面前,享受不到新科技带来的便利。2019年年底,我国居民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7.3岁。

必须要看到,随着寿命的提升,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全新的“第三人生”——一个长达20年以上的老龄期。只有不断学习,与时代同步,才能迎来我们五颜六色的七彩华龄。

(作者系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