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抑郁症被纳入体检,还需防止被污名化

2020-09-17 10:0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将抑郁症纳入全体青少年体检筛选指标,是推动抑郁症防治的关键一步,但还确保测查量表的信度与效度更加卓越

9项目患者抑郁

问卷(PHQ-9


周莉 吕秋燃

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加强防治知识宣教、开展筛查评估、提高早期诊断和规范治疗能力、加大重点人群干预力度、强化心理热线服务、及时开展心理干预六大重点任务。

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健康的定义,不仅是指没有疾病,还要有完好的心理状态和社会适应能力。而早在2007年,在中国,抑郁症患者就已达到3000万人。随着社会压力的不断增加,中国的抑郁症患者数量也在不断地增长,目前已经达到9000万之多,每年大约有100万人因为抑郁症自杀,抑郁症已经成为仅次于癌症的第二大人类杀手。

《方案》表明,国家已经开始重视抑郁症,并且正在从预防、治疗、干预方面着手,希望唤醒国民对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驱散抑郁症在国民心理健康上笼罩的阴霾。

量表填写主观性强,可能造成误判

《方案》的发布,表明抑郁症的防治终于逐步开展,对心理健康工作者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肯定;对国民来说,也是强有力的强心剂。

但是,必须看到,目前的操作仍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首先是量表填写主观性强。抑郁症的筛查无法像癌症一样通过客观指标,例如,癌胚抗原、甲胎蛋白来衡量。其主要通过PHQ-9量表来测量,即让填写者根据最近一个月的状态,完成9道主观选择题,得到一个抑郁筛查的分数。这种筛查方式很简洁,同时也容易因为个人对题目的理解偏差,而造成结果的不准确。

首先,很多人习惯于以最近几天的状态来判断,如果此时正处于心情不好,填写的最终结果就有可能是中度甚至重度抑郁。

其次,PHQ-9量表的描述较为主观,难以量化,填写人很难判断究竟选哪个更合适,这就导致分数结果的不准确,或者说容易造成误判。

再次,精神科医生的诊断并不是依赖量表,例如,北京安定医院、北医六院、回龙观医院等专科医院,有经验的临床医生,往往通过面对面问诊的方式,来判断患者是否患有抑郁症,而量表的测查结果只是作为参考。

民众难以区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的差异

笔者曾接触过一个案例,北京某中学生因为考试受挫受到打击,心情沮丧,其母亲根据同事的建议,在网上完成了抑郁自评量表,显示是轻度抑郁。该生母亲知道结果后十分崩溃,对她来说,“抑郁”两个字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优秀的孩子会这么轻易地患上了抑郁症,竟因为没考好就抑郁了?

事实上,PHQ-9的测试结果分为轻度抑郁、中度抑郁和重度抑郁,普通民众无法区分这三者的区别,看到“轻度抑郁”,就可能认为自己得了“抑郁症”,惶恐不安。其实,这个“轻度抑郁”就是根据9个题目得出来的,随着个人状态的变化,不仅情绪可以改变,测试结果也随之改变。

青少年的情绪具有爆发性、冲动性、不稳定性和两极性的特点,生活中一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情绪波动,如果这时候接受测查,就可能出现分数偏高,出现轻度抑郁,或者中度抑郁。但实际上,多数青少年能够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爱以及自我调节,重新恢复活泼乐观的状态。

缺少科学素养的青少年及其家长,看到测试结果就可能认定孩子患上了抑郁症,无可救药,整个家庭因此可能背负极大的心理负担。这些灾难化的思维特点,让抑郁症的防治工作更加阻力重重。

抑郁症患者社会歧视难消除

“挺丢人的,孩子该怎么办啊。”

“虽然老师同学都更加关心我,可他们的眼光变了。”

小星是一名初中生,测试结果也是轻度抑郁。妈妈告诉了小星的班主任,“孩子抑郁了”,希望班主任多关心小星。

无论对于班主任,还是对于同学们,抑郁症都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在知晓这位同学得了“抑郁症”,老师与同学对待小星的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大家都很关心和谦让小星,每天都有人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这种过分的关心,对于小星而言,却是一种强烈的疏离感和被排斥感。她不仅没有得到老师和同学的理解,反而增添了莫名的氛围。无论是亲近的朋友、信任的老师,小星觉得好像一切与往常一样,可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虽然中学的心理健康教育被广泛重视,但抑郁症污名化的问题,在今天的中国还是难以避免。

污名化可以被划分为两个类型:来自外界的社会污名,以及被本人感知到并内化了的病耻感。这种社会污名和病耻感,会使得青少年学生讳疾忌医,不愿意找专业人士帮助,反而拖延了时间,可能导致情绪长期无法舒缓。

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是个人发展的基础,也是家庭的希望、祖国的未来,所以,我们要尽力采取一些办法,防患于未然。

首先,促进公众能够区分抑郁症、抑郁状态、抑郁情绪。抑郁症防治的首要任务,其实是让学校和家庭理解抑郁症是什么,以及如何区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的区别。

事实上,抑郁症不仅仅局限于青少年、孕妇或者老年人,其实会涉及全社会的不同群体,需要卫健委、教育部、民政部和媒体持续开展大量的工作,扭转民众对抑郁这个名词的灾难化、污名化的刻板印象。

其次,确保筛查工具的科学性,确保对测查结果理解正确并严格保密。将抑郁症纳入全体青少年体检筛选指标,是推动抑郁症防治的关键一步,但我们需要确保测查量表的信度与效度更加卓越,并且对于测查结果,必须由专业人士进行解释和进一步的评估,确保对结果的理解正确。

无论青少年身边的人,比如,家长、老师多么希望提供帮助,心理测查都是一项涉及专业伦理的事情,所以,必须制定一些筛查规则,确保结果的保密范围,避免给青少年带来社交排斥与过度灾难化的不良体验。

最后,在自我调整、心理咨询和药物治疗中找到最适合的方法。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应该给予不同的干预手段,对于抑郁症的干预也是如此。一般来说,对于轻度抑郁的青少年可以教给一些科学的方法,让他们进行积极的自我调整,对于中度抑郁的学生可以采取专业的心理疏导,重度抑郁的患者则需要药物治疗。

就此来看,在正式实施之前,先有一两年的“心理健康年”作为过渡期,让民众深入了解和认知,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文中小星为化名)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