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抑郁症筛查范围扩大,隐私权如何保护

2020-09-17 10:0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911日,国家卫健委一则“抑郁症将纳入高校体检”的通知引起广泛关注。在微博上,该话题已经达到644.7万阅读量。

这源于当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的《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该《方案》要求各类体检中心在体检项目中纳入情绪状态评估,供体检人员选用。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

有观点认为,这标志着我国精神健康措施已经落实到操作层面。不过,尽管抑郁症已成为仅次于癌症的人类第二大杀手,但政策落地后,如何保护患者的隐私,成为了公众为此政策叫好之后的又一担忧。

“病耻感”待消除

《方案》发出后,微博上有人担心“自己得了抑郁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这并不是医疗信息泄露的问题,而是在很多地方,人们对心理疾病依然有深深的误解,导致了抑郁症患者本身的“病耻感”。

抑郁症患者陈琳(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初三那年的整个暑假,陈琳都待在床上,头疼,失眠,不想吃饭,那个暑假,她瘦了20斤。

“当时没太在意,上了高中之后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太正常,我妈说我想太多太悲观矫情,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陈琳回忆。

性子要强的陈琳从那以后就再没说过自己的事儿,等到大三的时候,考研的压力让她再次痛苦万分,“和初中时感觉一样,就好像掉进了一只大黑狗的怀里。”陈琳说。

当时,身边的人都在努力学习,只有她因为头疼没有办法复习,只要一用脑子,头就像要炸开一样。

最后,长时间的失眠和头痛,让她无法正常生活,终于走进医院,被确诊为抑郁症。

确诊之后,身边的人在知道她得了抑郁症之后,很少主动和她说话,陈琳觉得很痛苦,“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被排斥。”陈琳说。

在经历了对外沉默,强颜欢笑,再到住院、找咨询师、药物使用等历程后,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多年的沉默影响了自己的治疗和恢复,而在潜意识层面她甚至有自我歧视,在治愈后,她意识到了这种歧视。

陈琳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由自主地会去逃避这种疾病所带来的污名。”

看到卫健委的《方案》,陈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我感觉真正需要解决的是社会对抑郁症的看待与认知,而不是一味地筛查。如果这样普遍筛查而不改变认知的话,我们这些抑郁症患者只会把自己缩得更紧,面具戴得更结实,去躲避社会特殊的目光。”

陈琳提出了自己的畅想:“在那里,将不会有家长因为孩子有病而说她,将不会有老师因为学生有精神病而排斥他。在那里,不会有孩子再像我一样每天晚上撞墙,然后第二天装快乐。”

筛查范围扩大

《方案》要求2022年试点地区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0%,抑郁症就诊率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非精神专科医院医师对抑郁症识别率提升50%等。

该《方案》还扩大了抑郁症筛查的具体范围。

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同时将孕产期抑郁症筛查纳入常规孕检和产后访视流程中。

据丁香园统计,大约10个产妇里面就有一个会得产后抑郁症(10%15%),一半以上的人会出现产后抑郁的情绪(50%80%)。

抑郁症,正在成为仅次于癌症的人类第二大杀手,全球预计有3.5亿人患病。2019年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的文章数据“中国抑郁症的终身患病率为6.9%”,可估算目前中国有超过9500万的抑郁症患者。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王振赞成在重点人群中展开抑郁症筛查。“至少筛出来后,对于轻症的患者,周围人的帮助可以让他的症状缓解。”

他表示,筛查工作首先在抑郁症的早期识别上有重要意义。大部分的抑郁症患者在达到诊断标准后并未及时寻求帮助,也未获得规范治疗,而预防性的工作则能在初期起到阻断性的作用。

实际上,我国的精神卫生服务在地域发展上并不均衡。本次《方案》要求开展的抑郁症筛查工作,从个别发达区域到全国范围的一次推广,直接影响大众对抑郁症的知晓与理解程度。

王振表示,在这一过程中,随着误解的消除、认知的改变,抑郁症患者的“病耻感”会下降,对他们的支持与理解会促进就诊意愿的提升。

王振也坦言,筛查本身在技术上难度不大,如果可以提供线上工具,将更简便易行,但大规模的筛查是具有一定难度的,更大的困难可能来源于筛查对象。

保护信息隐私

“与其说这是医学问题,不如说是个社会问题,信息隐私的安全是公众主要疑虑之处。”王振说,确保信息安全是大规模筛查的必要的前提。

其次,筛查就诊产生的费用可能为部分家庭带来经济上的压力和困难,成为妨碍就诊的因素之一。

河北省一所重点高中的心理辅导老师赵青芒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很多同学都是在老师帮助之下走出了抑郁的困境。如果在医院里就给他界定成抑郁症了,他马上就有抵触心理,不愿意接受帮助了,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病人,这反而不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和心理成长。”

“这里面涉及的专业问题和伦理以及保密问题都很复杂,在落实层面一定要重视,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赵青芒说。

面对国家卫健委提出的50%就诊率目标,有网友表示,“一对一的心理咨询对话,一次都要七八百元,几次效果不明显,长期做又承担不起费用”。

“出口在哪里?这很重要。”王振认为,在开展重点人群抑郁症筛查的同时,各地提高诊疗服务能力至关重要。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