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网络互助之路如何平稳落地

2020-09-10 08:5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网络互助作为一种介乎慈善和保险之间的中间业态,还需要培育出更成熟平稳的模式,在不带来新的社会问题的同时,更大力度助力解决国内因病返贫等社会问题


姚遥

2014年,第一家网络互助平台——e互助开始落地运营开始,到2016年以前,全国的网络互助平台不到10家。而到了2018年年底,互联网巨头开始入局后,网络互助迎来高光时期,平台数量激增,最多时候超过百家。

网络互助快速发展的背后,也是野蛮生长后所必然面临的调整期。最近,网络互助平台开始出现变数,数量急剧减少。这其中,百度“灯火互助”退出,更是引发广泛关注。因为成员数不足50万,运营不满一年后,“灯火互助”宣布于99日下线。

目前,尽管具体退出方案还未出台,但百度退出大病网络互助已成定局。

互联网巨头退出之时,已经进入用户预存的资金不算高,但也不是个小数字。百度退出机制的模糊,也预示着这一模式背后潜在的金融风险还缺乏制度性安排。

网络互助模式有待培育

由互联网巨头发起的网络互助平台,基于母公司财力的保障,一般不会让人联想到类似P2P平台爆雷而出现大规模本金兑付风险的情景。

但兑付风险的排除,并非制度性保障。对于网络互助行业而言,百度尚且会出现退出困境,其余未能形成足够规模的平台同样存在退出风险。

而能否平稳退出,多多少少存在一定问号。这个状况,对于还在成长期的网络互助模式而言,也埋下了“割韭菜”的阴影。

另一方面,上半年,给付型平台的相互宝和e互助的人均获助金为16万元和22.3万元,而报销型平台的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的人均获助金为8.7万元和5.8万元。

在大平台之外,运营模式、规模和管理能力决定了保障金额的能力。如果保障金额过低,并不能起到有效分摊风险的功能,这同样会为网络互助的未来发展,带来不确定性。

给付型平台最终的救助结果看起来更美好,站在获得保障对象角度而言,可以更安心地享有更多保障。但这也对平台运营和参与者带来压力,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

作为一款互助型产品,从社会整体利益上来看,能达到维护社会稳定的效应;但对于参与者而言,获益者更大的保障,意味着其他参与者更大的负担。

网络互助作为一种介乎慈善和保险之间的中间业态,还需要培育出更成熟平稳的模式,在不带来新的社会问题的同时,更大力度助力解决国内因病返贫等社会问题。

网络互助应避免重蹈P2P覆辙

网络互助是基于中国特殊国情和监管环境的一个阶段性产物。

网络互助的原型是已经有400多年历史的互助保险。互助保险以低门槛和普惠性的特点,有力地补充了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之外的空白地带,占有全球27%的市场份额。互助保险在发达国家普遍更为流行,法国、德国占比最高,接近50%,全球总覆盖将近10亿用户。

但在进入中国以后,自2015年保监会发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至今,互助保险的牌照批准有限,发展也还处于摸索之中。

在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对我国保障制度体系建设的最新描述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

从这可以看出,在解决中国医疗费用问题的框架下,医疗互助已被正式列入医疗保障制度体系的一部分。

从中央文件的排序和措辞表达来看,医疗互助的排序介乎于慈善捐赠和医疗救助之间,这决定了对医疗互助的定位。

医疗救助和慈善捐赠分别承担了缺乏经济能力群体的普惠性救助和一般性群体面临的突发大额救助,对于有一定经济能力但又可能面临因病返贫群体的中小额度救助,交由医疗互助模式解决。

从这一定位出发,网络互助可承担的社会责任,应严格与商业保险、慈善捐赠和医疗救助区分开,重点抑制特定群体出现因病返贫的状况。

另一方面,从社会稳定的角度出发,网络互助的发展应当竭力避免重蹈P2P网贷的覆辙。

最后,网络互助在现阶段还负有健康保障教育的作用,为商业健康险增加潜在保民。

在这种情况下,网络互助作为新型的健康风险分散机制和新的数字金融创新方式,监管上也需同步作出创新,更进一步明确网络互助的社会定位,以适应网络互助的灵活发展,进一步服务并完善医疗保障制度。

网络互助需要有效监管

2019年,中国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为1902元,增长率为12.9%。这一增长率低于往年,但仍远超GDP以及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率。而居民一旦罹患重疾,扣除大病保险报销,个人自负部分加上康复费用依旧高昂,保障不足现象,让因病返贫的问题难以根除。

根据蚂蚁集团研究院《2020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的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约为1.5亿。这种快速发展的新兴事物,在一定程度上,补充完善了现有的医疗保障体系。而在未来,这一模式如能覆盖到更广泛的人群,也能进一步成为医疗保障制度的有效补充。

但机会同样蕴藏着风险。倘若网络互助的发展偏离了应有的轨道,在网络互助覆盖到更多人群的同时,也意味着可能带来更多的风险。

在下沉市场更为广阔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对下沉市场的渗透力,还是不如一些投机的机构。下沉市场的用户群体,抗风险能力原本就更低,如果网络互助模式未能得到有效监管,建立成熟稳健的市场机制,就有可能使得奔着追求医疗保障而去的用户,最终变成金融产品爆雷的受害者。

在网络互助快速发展和目前互联网巨头有序退出之际,应尽快建立起良好的监管机制,从而让网络互助真正担负起医疗保障制度补充的作用,为普通居民的安居乐业提供保障。

(作者系公益人士)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