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尴尬又难治,让安倍辞职两次的病到底有多凶猛

2020-09-03 09:3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8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出席记者会。 新华社

 

徐子铭

8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式宣布因病辞职。

安倍晋三曾经两度出任日本首相,2006年第一次当选首相,一年以后因病辞职;2012年,安倍第二次当选首相,并连任至今。

在日本这个首相换得比走马灯还快的国家,824日,安倍打破了自己的外叔公佐藤荣作的记录,以2799天的时长成为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叱咤风云的日本首相,竟在几十年间,一直在对抗一种难捱的慢性疾病。

让安倍辞职的病名叫“溃疡性结肠炎”。

溃疡性结肠炎有一个奇怪的特色,就是越发达的社会,发病率越高,为什么会这样还不知道(可能是由于社会越发达,诊断越完全)。

不过,欧美的发病率的确显著高于我国,而随着社会发展,我国的发病率也持续攀升,溃疡性结肠炎不再罕见,在临床上变得越来越常见。

这个慢性隐疾已经折磨了安倍40多年,伴随他整个政治生涯。

溃疡性结肠炎,很难诊断

像许多发现后就很严重的疾病一样,溃疡性结肠炎患者首先面临着“诊断难”。溃疡性结肠炎的典型症状——粘液脓血便——很容易与其他肠道疾病混淆,患者往往要拖很久才能获得正确的诊断。

在青少年时期,安倍晋三本人为了诊断这个病,波折了大概十年时间。2012年,他在《胃肠病广场》杂志接受主治医师日比纪文的访谈时,透露了这段经历:“起初,我都不知道这个疾病的名字。初中三年级时,我在腹痛之后出现了腹泻和血便,马桶都被染成红色,我感到很惊讶。”

“即使到了高中,我每年也会发生相同的症状,但是一周左右血便就好了。所以我从附近的诊所拿了治腹泻的药。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些期末考试前的紧张岁月,我认为这种病已经开始发展了。”

“加入神户制钢后,我的症状恶化,在公司的医院检查,才发现自己得了溃疡性结肠炎。我在初次发病约10年后,才得到正确的诊断。”

溃疡性结肠炎的起病多在青少年时期,原因不明,可能与遗传、与精神压力、与肠道菌群都有关系。它也没有很好的诊断手段,需要综合多种方法、排除其他各种类型的肠炎之后,才能确定。

所以,不推荐普通人去筛查溃疡性结肠炎。

一方面,它的发病率低,个人得它的概率不高;另一方面,目前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针对性筛查手段。

溃疡性结肠炎,尴尬又难治

溃疡性结肠炎是个有些尴尬的疾病。

它的典型表现叫做“里急后重”,会让人不停地想上厕所,又无法通畅地排便,上完之后也不会像一般人那样觉得“舒服了”。

可想而知,这样的生活该有多难。

在《胃肠病广场》的访谈中,安倍说:“最大的危机是1998年,我担任自民党国会对策副委员长。那个时候,一边挂滴流维持生命,一边生活,体重从65公斤减少到53公斤……我的妻子昭惠哭着说:‘别当政治家了’,周围的人也建议我宣布患病,并从政界退休。”

安倍的第一次辞职也是因为这个疾病。在一次海外访问中,他患上急性胃肠炎,让这个旧病复发,因而辞去了首相的工作。

目前,溃疡性结肠炎没办法彻底治愈,只能用不断升级的药物控制症状,或者接受手术。

在安倍刚确诊的上世纪,日本本土的确诊患者不超过1000人,还没有什么好疗法。到2012年,日本已经有超过13万患者,治疗的选择也越来越多,虽然仍不能根治,但不断出现的新药已经可以将这种疾病长期维持在缓解状态,维持患者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老病友”安倍见证了这个疾病的治疗方法一路发展过来的历史:

据说,安倍还接受过“粪菌移植”治疗,也就是通过将他人的粪便摄入进自己体内,改变自己的肠道菌群,来改善症状。这个新疗法是溃疡性结肠炎的希望之一。

在第二次当选首相之后,安倍使用了新药美沙拉嗪缓释剂,将自己的病状完全控制住,并一直掌握首相大权,直到最近几个月。

再发作与怎么办

日本杂志《Flash8月初报道,安倍76日在首相官邸的办公室吐血。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随后在记者会上回应称,安倍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

随后的一个月内,安倍几乎没有出现在公众活动中,不时有他前往医院体检的新闻爆出,但都被辟谣。

坊间一度传闻,安倍的溃疡性结肠炎发生了癌变,他因为得了癌症才辞职。在新闻发布会上,安倍没有回应这一点,只是说自己旧病复发,需要接受治疗。

溃疡性结肠炎确实可能带来高于常人的癌变率,不过,这方面研究还不太充分。全结肠炎患者的结肠肿瘤发病风险是一般人群的515倍,而左半结肠结肠炎患者的风险是一般人群的3倍。

安倍究竟是否患肠癌,目前还没有实锤,只有坊间通过某些线索来猜测,比如,2014年,安倍的医生忽然从溃疡性大肠炎专家日比纪文,换成了癌症专家高石官均。

卸任首相之后,安倍的功过任人评说,但他数十年对抗疾病的经历为我们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

在安倍患上溃疡性结肠炎的时候,这个疾病在日本还相当罕见。虽然如今它已经越来越常见,不算“罕见病”,但这段独特的经历仍然推动了安倍鼓励“孤儿药”的开发、加速进口药物的审批速度、改进医保制度。

不管是贵为首相,还是普通百姓,人人都可能患上某种慢性病。安倍之所以能在患病的同时维持住政治生命,靠的是不断推陈出新的药物、优质的慢病管理服务,以及完善的社会保障。

但愿有一天,人人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医疗条件。

(转载自丁香医生)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