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我国认知障碍人群超700万 社会照护体系构建刻不容缓

2020-08-13 08:4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李冰冰

近日,关注认知障碍的公益节目《忘不了餐厅2》热播,再次引发了公众对老年认知障碍的关注。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外许多耳熟能详的影视作品,比如《铁娘子》《我脑海中的橡皮擦》等,都体现并折射出了一些认知障碍的现实问题,尤其是家庭困扰。

86日晚,老龄社会30人论坛暨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与北京协力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所联合举办“认知障碍照护与社会支持”研讨会,关注老年人的认知障碍预防与照护问题。与会专家一致认为,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认知障碍越来越成为一个摆在公众面前的显性难题。如何对其进行干预,如何为认知障碍患者提供支持,不仅是一个医学难题,更是一个社会难题。

2050年我国认知障碍人群将达3000万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孙永安从早期筛查诊断与干预的角度对认知障碍进行了普及。

他指出,认知障碍具体是一个症状,但事实上是一个综合征,包括很多疾病,最常见是阿尔茨海默病(简称AD),还包括其他的疾病,比如,血管性痴呆、路易体痴呆、额内叶痴呆等。这些不同的痴呆类型都有不同的表现,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认知障碍。

以阿尔茨海默病为代表的痴呆来讲,这是一个与年龄最为密切相关的疾病,65岁发病率是3.21%,每隔5年数据翻倍,到85岁,基本上1/3的老人都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目前,保守统计,全国大概有700万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预计到2050年,这个数字会上升至2000万,甚至3000万,将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巨大的挑战。

孙永安把阿尔茨海默病的临床症状归纳为ABCA是痴呆的患者发展到一定阶段会出现一个日常生活能力下降,B是精神行为异常(BPSD),主要表现包括妄想、幻觉、做一些过激行为等。BPSD是对患者和病人家属影响最大的,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更大的症状。C才是我们所熟知的认知功能障碍,早期表现为近记忆力丧失,远期表现为远近记忆力受损。

阿尔兹海默病的病情发展是非常缓慢的,对其需要全面管理。而这种全面管理首先从早期症状,即ABC症候群里进行识别。对阿尔兹海默病的全面管理应包括4个原则,即全面治疗、早期干预、规范治疗以及药物与非药物治疗相结合。如果能够进行早期干预,可以延缓病情发展,极大改善病人生活质量。

世界层面的认知障碍照护

认知症作为一个全球共同面临的重大公共卫生议题,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已制定了相应的体系建设与行动计划,以整合国家和社会资源,满足失智照护需求。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在认知症全球计划里,把5个议题扩展到7个议题。包括纳入公共卫生优先议题、提高认识,友好化建设、采取相关措施降低风险、诊断治疗照护、为失智症照料者提供支持、信息系统以及科研投入。

以日本为例,日本步入老龄化社会的时间比我们早,老龄化问题照护应对等方面也走在中国前面。

早在1986年开始,日本就开始在认知障碍议题上有所关注,并设置了老年痴呆病患中心,2004年,把老年痴呆改名为认知症。

日本设置了一个高规格的、以内阁长官牵头的“推进认知症施策相关阁僚会议”,次年发布了《认知症施策推进大纲》,成为日本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日本政府在认知障碍方面先后于2012年、2015年和2019年推出了3个“橙色计划”。在2019年的大纲里,提到了共生和预防这两个核心的概念。共生是指社会对于这些阿尔茨海默病和认知障碍症老人和家庭是一种包容共生,要接纳他们。预防不是说这个病症的结局,而是更多采取措施延缓发病及进程。

而在中国,认知障碍也早早进入中央政策议程之中。2016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把“加强老年痴呆症有效干预”作为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指标提出来。20197月,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要求到2022年和2030年,65岁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痴呆患病率增速下降,65岁至74岁老年人失能发生率要有所下降。

这意味着,中央层面对认知障碍照护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认知障碍社会照护的北京经验

诚和敬乐智坊负责人罗珍妮认为,认知障碍当然是一个医疗问题,更是一个社会议题。

2019年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家庭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患者家庭面临许多挑战,比如,照护困难、经济压力等。因此,政府的投入、临床医疗的诊断,以及社区支持等,对于患者而言,不可或缺。

研究表明,强有力的社会支持和干预,有助于预防减轻或者是推迟认知障碍症的发生。

上海剪爱公益发展中心创始人、主任汤彬多年来从社区层面探索为认知障碍患者提供支持。在这几年的实践中,汤彬及团队梳理出一个认知症解决的方向,即认知症分级预防体系。

其中,一级预防针对主观认知障碍和亚健康人群的教育和筛查以及社区友好化的建设,提高公众对认知症的认识;第二块是针对轻度认知症人群早期的干预以及在社区的解决方案;第三是针对已经患病人群的解决方案,包括家庭支持、机构支持,或者是社区照护的支持。

在我国,北京、上海、青岛、广州等试点城市正在逐步推进失智照护体系的构建。其中,北京和上海在这方面的探索走在了国内前列。

北京协力人口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贾云竹着重介绍了北京经验。从时间上来看,早在1999年,北京就开展了55岁城乡居民认知能力筛查;2000年,北京第六人民医院设立了AD家属联谊会;2011年,第六人民医院设立了记忆中心,这也是我国最早的记忆门诊,即进行阿尔茨海默病或者是认知障碍筛查、确诊一个专科门诊。

除了医疗层面,在社会层面,一些相关组织、社区、养老机构等也纷纷开展和推动认知障碍的支持行动。比如,2016年成立的乐知学院,专注推动认知障碍家庭支持家庭照顾。

目前,北京建立了“三边四级”的养老服务体系,市民政局和各个社区探索建立失智照护专区、认知障碍友好社区。

20205月,在北京市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里,更是明确将失智老人作为北京市基本养老服务保障的对象,提出制定失智、无子女老年人照护支持政策。

总之,社会是由家庭组成的,人人都会老,家家都有老人,老年健康事关千家万户的幸福生活,加深对老年认知障碍症候全面深入研究认识,及时干预,弱化它的影响,事关全社会每个家庭的福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