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2020年,属于他们的战“疫”日记

2020-08-06 08: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编者按

201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这个冬天显得异常漫长。病魔肆虐华夏,处于疫情中的武汉忍痛按下暂停键。4万多名医护人员从全国各地汇聚到武汉和湖北,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救人。

他们不畏生死,迎难而上,有的甚至写下了遗书;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有的抛下了怀孕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他们与武汉的战友同舟共济、肝胆相照,建立了革命般的友谊;他们还体验到了和谐的医患关系。

在这座英雄之城里上演的点点滴滴,都被他们用手中的笔和手机记录了下来。每一个字、每一帧画面,都是这座城市战“疫”的独家记忆。

病魔被打跑了,他们各自回到家乡,但那座城、那些人、那些属于他们的感动,将成为每一个人永生难忘的回忆。

本报摘录了4名医护人员的日记,以飨读者,并以此为本版面刊载的“一线医护战疫录”系列报道画上句号。

 

病房里耄耋老人的最美爱情

 

■ 刘卓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医生,雷神山医院A13病区援鄂医生

写于3月16日

 

27床的奶奶今年86岁了,有多种基础疾病,已经在雷神山住院33天了,进过ICU,抢救无数次。今天,她终于可以坐起来吃饭了,奶奶说,谢谢你们没放弃。

212日,A13病区接诊首日,奶奶和87岁的老伴一起从隔离点转入雷神山。张倩护士长贴心安排老两口住在同一个房间。

爷爷身体硬朗,经过治疗很快好转,可是奶奶肺部感染很重,合并冠心病、高血压,放过支架的心脏射血分数只有27%,相继出现呼吸衰竭、心衰,一度昏迷。病区接诊初期,治疗手段有限,万般无奈之下把奶奶转入了ICU。奶奶转走后,爷爷魂不守舍,每天站在外通道走廊眺望。他说,他老伴儿从这走的,就一定得从这个方向回来,他得守在这儿,老伴儿胆小。

在院长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的条件越来越好,药品、设备逐步完善,我们有了床旁超声,有了白蛋白,有了托伐普坦……有了接回奶奶的条件了!

李艳霞主任亲自把奶奶从ICU接了回来,虽然她没力气说太多话,周身浮肿得像萝卜,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之前护理她的刘波护士,她说,自己回家了。

在我们的精心护理和治疗下,奶奶逐渐恢复了曾经的模样,每天和老伴儿视频,从只能点头到训斥他。爷爷说,老伴儿好了。

奶奶不能自理,护士们每天给她喂饭、洗脚,奶奶不喜欢吃米饭,护士们单独给奶奶做面条和粥,还把自己的蛋白粉送给她补充营养。

奶奶的儿子说,他一度以为自己没有妈妈了,今天在视频里看到她可以自己坐着吃饭很开心,想通过捐款表达感谢。

李主任婉拒了,她说:“我们做的是医生和护士的本职工作,每一个人都会为了生的希望而全力以赴,谢谢你们信任我们,如果可以,请记住我们是辽宁队。疫情无情人有情,爱让我们在一起。”

 

“疫”满月记

 

■ 管珊珊

浙江省平阳县中医院ICU护士,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援鄂护士

写于2月26日

 

今天是二月初四(226日),距离我从家出发已经一个月了。从来时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身心疲惫,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一个月,常常天还没亮,我们一行5个人就已经走在上班的路上,8点钟上班,6点就得起床,有些人甚至5点多就起来准备了。

7点,我们从酒店门口集合出门,路上大约要20分钟的时间。到达医院后,我们立刻开始洗手穿防护服,戴上层层的手套和口罩,一种窒息感扑面而来。

我安慰自己我很好,一切都是我的心理作用,窒息的感觉好像有所减轻。在进病房前,感控老师会严格把关,看我们是否穿戴完毕,经过这关的审核,才能进入病房。

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病情千变万化,昨天还笑嘻嘻和你聊天的病人,今天可能已经插上了呼吸机,让人不得不感慨生命的脆弱。

在工作中,让我感觉比较吃力的,就是穿着防护服给病人做俯卧位通气了。我的病人中,有一位200斤的昏迷患者,给他做俯卧位通气可是一项大工程,我们出动了8位医务人员,合力协作终于把他翻过来了。但这不意味着工作的完成,我们要时刻关注患者的呼吸情况,给患者做被动活动预防压力性损伤。

这一个月中,让我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我护理的一位患者顺利出院。看着他慢慢好转,我切身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骄傲。

每天下班后,脱下防护服,摘下口罩,尽情呼吸着空气,庆幸自己终于熬过来了。在镜子面前,看到自己的脸被口罩压出了痕迹,冒出了好几颗痘痘。大家开玩笑地说,这是英雄的标志。

一直听说武汉的樱花非常漂亮,但我们来这儿的一个月却无缘去看一看。希望疫情过后,我们能摘下口罩来尽情欣赏武汉美丽的樱花。

 

武汉之行,让我对这个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

 

■ 宋秋辰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士

写于2月13日

 

27日,凌晨5点,告别年迈的爷爷,看了看床榻上躺着的病母,吻了吻幼小女儿的额头,离开我温馨的家。

老公驱车送我去单位。在车里,昔日阳光、爱笑的大男孩儿,沉默了。我不敢直视他,我怕我会哭。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但也必须离开。因为我是一名党员,科里的骨干,是有着10年呼吸和危重症医学护理经验的护士,驰援武汉,我责无旁贷。

医院为我们装备了充足的物资,举行了欢送会,预祝我们早日凯旋。一路上,“武汉必胜、中国必胜”的誓言一直萦绕在耳旁,“迎难而上、消灭疫情”的信念一直萦绕在心间。

马上要登上前往机场的大巴了,老公抱紧我,哭泣着对我说:“一定平安回来,一定平安回来!”

到武汉的第一天下午,我们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动员加培训。听说我们医院要接管一间病房后,我很是兴奋和期待。此时,想起了北医校训:“除人类之疾痛,筑健康之完美。”

此前,对此只是懵懵懂懂。走上工作岗位以后,才逐渐体会到了医务工作者的伟大与责任。这次到了武汉,感受更深了。

213日是正月十五,一个中国人团圆的日子。身在异乡的我们,头一次尝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滋味。含泪吃完酒店给准备的汤圆,整理完衣装,我们迅即奔赴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第一次进入病区,既激动又紧张。医院领导和同事细心为我“全副武装”,我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几个小时下来,憋气、闷热、护目镜雾气蒙蒙……各种不适应接踵而来,但丝毫没有撼动我们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斗争的决心。

工作之余,医院领导为我们购买各种生活用品,对我们的一日三餐也是煞费苦心。正是有了这种坚强的后盾,我们才有了更充沛的体力和更顽强的斗志。上上下下拧成一股绳,化作一种无敌的力量,才铸就了我们新北医人的形象。

我现在最期待的,是尽快战胜疫情,让患者高高兴兴把家还。待到那一天,我将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跨越长江,登上黄鹤楼,看樱花灿烂,看红日当空。为了这一天尽早到来,我们仍将团结一心,迎难而上。

 

凡人英雄“卢先生们”

 

■ 高燕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专家组成员、感染科主任、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主任

写于4月8日

 

距离46日下午国家援鄂医疗队乘坐国航专机从武汉回到北京,已有一段时间了,在延庆隔离的夜晚,在一个个梦中,我又回到了那个被按下暂停键的武汉……

我梦见,早晨,卢先生在人民医院医疗队的驻地——万枫酒店楼下等着送我们去同济医院上班。40多岁的卢先生是一个典型的武汉男人,不魁梧,但却细心。

第一次乘坐卢先生的车时,我好奇地问他:“开的是出租车吗?”他说自己是志愿者,车也是他的私家车,他经营了一家效益不错的环保用品公司。之前他已经把老婆和孩子送去了外地躲疫情,本来准备等到他把公司的事处理完也去外地,怎奈去机场的时候,发现武汉已经开始封路封城,他被迫困在了家里。

苦闷了几天之后,他与几位朋友商量,决定做志愿者,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那时,武汉因封路,所有公共交通都已经停摆了。他们这一干就是两个多月,毫无报酬,连汽油费都要自己支付。

听到这里,我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卢先生,谢谢您,谢谢武汉的志愿者们!你们才是武汉这座英雄城市的温暖底色,是武汉的希望!”

这次疫情,国家和社会给予了我们援鄂医护工作者“逆行英雄”“抗疫战士”等荣誉称号,但我们不过是在履行医者的职责。

相比之下,武汉成千上万个平凡又善良的“卢先生们”,他们聚成一道光,照亮了这座英雄的城市。他们顶着巨大的感染风险,尽自己的所能,为这座城市传递着正能量,无私地奉献着光和热,他们的精神也温暖并激励着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

下车时,应卢先生的邀请,我在他的防护服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说要留作纪念并以此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学会爱与奉献。最近,我特别爱听《只要平凡》这首歌,“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那些我们不以为意的平凡事情,原来如此珍贵。

每天在空无一车的高架上行驶,沿途灯光璀璨,“武汉加油”的标语此起彼伏,900万人禁足在这座“空城”,虚幻但又真实。疫情之下,这座城市涌动着顽强和希望。

回北京前,我们最后一次乘坐卢先生的车。下车时我们真诚地感谢了他两个月来的无私帮助,也籍此向武汉成千上万的志愿者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祝愿好人“卢先生们”一生平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