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一位“准爸爸”医生的援鄂之旅

2020-06-25 08:4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它的恐惧,只要每个人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再大的困难都能过去

 

进入病房前胡月鹏向队员们加油鼓劲。

 

胡月鹏和他送出病房的最后一位病人。

 

法治周末记者 林楠特 戴蕾蕾

“随州大雪,随州不怕,江西人民为你扛起风雪。”215日,支援湖北随州市广水人民医院的医生胡月鹏在日记中这样写到。这一天,是他所在医疗队正式接管当地医院隔离病房的第一天。

胡月鹏是江西省于都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210日上午,江西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集结号再次吹响。接到通知时,他正在医院值班,随后便立即回家,向正怀有身孕的妻子道别,并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准备医用物资。

211日上午950分,胡月鹏与另外两位队友一起,乘坐高铁前往南昌,与其他援鄂医疗队员集合后再奔赴湖北前线。

413日,结束援鄂任务的胡月鹏回到家乡于都。面对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子,他歉疚地说:“宝宝,让你和妈妈久等了。现在爸爸回来了,爸爸会和妈妈一起迎接你的到来,看岁月静好,看春暖花开。”

56日,他的妻子顺利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

从春寒料峭的二月到春和景明的四月,回顾援鄂的42天,胡月鹏坦言,这段经历很艰难,也很特殊。“我为能在这场战斗中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感到自豪。”

这段经历到底是怎样艰难又特殊?近日,法治周末记者对胡月鹏进行了专访。

远离5个月身孕妻子赴鄂

4份保险给家里留下保障

法治周末:在报名支援湖北这件事上,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听说你爱人当时有孕在身,家人持何种态度?出征前做了哪些准备?

胡月鹏:我当时的想法主要是,首先我是一名ICU的医师,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湖北那边应该更需要我;其次是我有汶川救援的经历,对重大医疗救援任务有一定经验;第三,我是一名党员。所以,我主动报名去援鄂。

我和我爱人都是医师,是大学同学,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汶川地震。报名援鄂时,她很支持,还叫我别有包袱。

当时,我的爱人已有5个月双胞胎身孕,而且是属于双胞胎中较危险的单绒毛膜单羊膜类,还有一个近2岁女儿需要照顾。考虑到我家里的特殊情况,医院认为我不适合远离妻女到武汉一线。但在我反复申请下,医院最终决定派我作为医院第二批援鄂医务人员奔赴湖北。当我接到通知时,内心非常激动。

我是医生,更是一个普通人,对于新冠病毒,肯定也是有一些恐惧的。我怕万一被感染了,或者回不来了,会很对不起家人。

为了让自己更勇敢、能无顾忌地去前线,在出发前,我特意买了4份保险,万一发生了不测,还能给家里留下一份保障。

 

法治周末:请详细介绍下你每天的工作情况。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胡月鹏:我支援的是湖北省随州市广水第一人民医院,该院收治确诊患者300余人。当时,院内的医务人员已经连续一个月轮转,身体严重透支,其中有两名医务人员,因为劳累,已经病倒在岗位上。

我所在的江西医疗队于215日整建制接管这家医院隔离病房。

我们工作的内容和我在原单位差不多。因为是隔离病房,所有人都必须穿着隔离衣、防护服、带上橡胶手套、防护眼镜和帽子,在病区连续工作46个小时,每次从隔离病房出来,都是汗流浃背。为了减少防护物资不必要的浪费,我上班前尽量减少喝水吃东西。不过,这种体力上的困难是能坚持和克服的,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心理压力。

病毒是我们肉眼看不见,摸不着的,上班劳累身体难免有些不适,这时候就会不由自主怀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尤其是刚去的时候,病人特别多,还有陆续不断的新病人进来,很多疑似病人在外面等,我们不知道要在这个地方呆多久。

10次检测呈阳性患者出院

我的援鄂经历也随之圆满了

法治周末:请讲述在援鄂期间最难忘的一件事或一个人。

胡月鹏:最难忘的是一位女患者。她是我援鄂期间接手的第一批11个病人中的一位,也是年龄最小病情最轻的一个,还是和我们相处时间最长,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患者。

24日,她确诊新冠肺炎入院,属于普通型,症状较轻,而且经过了前期治疗,病情好转很多。

我在215日接管病房的那天见到她时,发现她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整个人很沮丧、悲观,因为她还有其他亲人也确诊了。得知我是江西来的医生后,她还问了几个很古怪的问题。

经过半个多月的药物治疗,临床症状以及CT都显示她恢复良好,在我充分评估她的病情后,认为她应该可以第一批出院。

但是,218日,她的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却是阳性,这让我很意外。当她得知结果后,强忍着眼泪和我说没关系,还谢谢我。

为了便于沟通病情,我主动加了她的微信,此后每次的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我都会第一时间发微信告诉她,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情绪。同时,我也把自己的营养品送给她,还为她带去我们医疗队发的各种饼干和水果,希望她能早点养好身体出院。

遗憾的是,在连续做了8次核酸检测后,她的检测结果仍不是双阴。即便其他各项指标已完全正常,但她依然不能出院。

看着几批入院的患者陆陆续续出院,我很担心她会崩溃。于是找了心理医生为她疏导情绪。

她的第10次核酸检测弱阳的结果,还是给了我们当头一棒。在我还没想好怎么宽慰她的时候,她却反过来安慰我。她笑着对我说:“不要紧,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失望,我已经不再纠结核酸检测的结果,只要知道自己康复了就好,以后的每一天,我会好好享受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

接下来,我发现她真的变了,变得爱说话、爱笑,在群里的互动也多了。

到了315日,病房只有4个患者没有出院,为了节约医疗资源,我们要清空病房,把这4个病人转到随州市中心医院集中治疗,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时,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强忍着眼泪说:“我舍不得你们医疗队的医生护士,也害怕去了一个新环境会不适应。”

我不断地鼓励她不用担心,我们医疗队会一直陪着她,也会等她回来。

转院那天下午,我号召我们医患群的所有医护和病友为她加油,群里面出现了一条又一条为她加油鼓励的消息。后来,她告诉我,看到群里一条条消息,她真的感觉我们都在她身边,也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在随州住多久,不管什么时候出院,她都会微笑面对。

幸运的是,她去随州第3天核酸检测结果就双阴了。当她把出院的消息告诉我时,我高兴地跳了起来。

我告诉她:“你是我援鄂的第一批病人,也是我最后一个病人,你没能治愈出院,我的支援任务就没有完成。你就是我们心头的一个梗,现在你出院了,我的援鄂经历总算圆满了。”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次疫情中,她家里有5个人不幸被感染,其中一个是脑瘫的哥哥。在住院期间,她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帮忙照顾住在另一个病区的哥哥。

当家里所有人都出院了,但她还没出院。从最初的慌乱到最后的坦然面对,这是需要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承受住这样的压力。

在我们医疗队撤离湖北进行隔离时,她给我们医院发来了一封感谢信和一个视频,在视频中,她感谢我们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其实,我更想感谢她,是她这样的患者,让我对新冠病毒治疗有了新的体会,也让我更深切地认识到,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它的恐惧,只要每个人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再大的困难都能过去。

再美的风景

都不及回家的路

法治周末:离开武汉的时候,你是怎样的心情?

胡月鹏:即将离开湖北的时候,心情是很高兴的,因为这代表我们的战疫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医疗队全体队员零感染,大家平安回家。我觉得,再美的风景都不及回家的路。

 

法治周末:你怎样看待这段特殊经历,对你未来的人生有哪些影响吗?

胡月鹏:在湖北一个多月时间里,我深刻体会到我们制度的优越,我们拥有这个世界上执行力最强、最具奉献精神的医疗队伍,我们有战胜任何艰险的勇气和决心,我为能在这场战斗中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感到自豪。

大家都说我们一线的医务人员是英雄,给予了我们最高的礼遇,可是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平凡人。在这次疫情中还有很多默默付出的人,比如,不畏严寒坚守岗位的人民警察,不辞辛苦的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无数个逆行支援湖北的人……他们才是英雄。

对我来说,没有到疫情最中心区域的武汉,有些遗憾。如果再发生类似人民健康危机,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人物名片

胡月鹏,江西省于都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曾在ICU任主治医师,长期从事临床一线工作。2020211日,他随江西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奔赴湖北随州,215日,他和队友们接管了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两个隔离病区以及一个ICU危重病房。323日,按照中央指导组统一部署,离鄂返赣。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