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税延养老险 如何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尴尬

2020-06-18 09:3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在我国试点已经两年的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以下简称税延养老险),从诞生以来,就面临着遇冷的尴尬。

近日,银保监会披露了相关数据:截至20204月底,共有23家保险公司参与试点,其中有19家公司出单,累计实现保费收入3亿元,参保人数4.76万人。与全国庞大的养老保险市场相比,这一规模可“忽略不计”。

有鉴于此,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周延礼、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委员孙洁在联名提案中表示,税延养老险试点政策部分条款与新个税法存在不相符的情况,建议在所得类型、税率、试点政策适用对象、凭证扣除四方面进行修改。

业内不少专家也呼吁,进一步完善税延养老险政策,提升商业养老保险服务的民生效能。

税延养老险不适用于所有人

税延养老险不同于社保中强制购买的养老保险,它是一种个人自主缴费的商业保险。其通过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购买这种商业养老保险的支出,可以在一定标准内进行税前扣除;计入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的投资收益,暂不征收个人所得税;等到将来个人领取商业养老金时再征收个人所得税。

简单来说,就是国家给予了购买税延养老险的公众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在现阶段可以减轻税负;在购买的过程中,可以加速养老金的增值;领取时,可以减免税负。

20184月,财政部、税务总局等五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自5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开展个人税延养老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那么,税延养老险究竟实惠在哪里?买了相关产品后到退休时能领多少养老保险金?

根据《通知》,保费扣除限额按照当月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收入的6%和1000元孰低确定;账户资金收益暂不征税;领取商业养老金时,25%部分予以免税,其余75%部分按照10%的比例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曾算了一笔账,假设一位参保人从30岁开始购买税延养老险,每月拿出1000元投保,产品保证收益率是复利3.5%,等60岁退休时,总共缴纳保费36万元,但账户价值变成了61.8万元。通过精算,一个月可以领到2746元。

那么,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买税延养老险?

“税延养老险采取的模式是交费时税前扣除,领取时扣税的模式。税收优惠和工资收入是挂钩的,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参与。”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以试点城市上海为例,上海的“五险一金”缴费比例为19%,按照老税法个税免征额是3500元,因此,工资比例低于4320元的人群并不适合买这个产品,而养老保险恰恰是比较困难的低收入人群所需要的。

对于高收入群体,比如,如果税前工资是15000元,每个月可以少纳税180元,月薪2万元的话,可以少纳税250元,收入越高的人享受的优惠就越多。

税延养老险推出之后,效果如何?

据统计,截至4月底,共有23家保险公司参与个税递延养老保险试点,包括中国人寿、太平人寿、泰康人寿、阳光人寿等。其中有19家公司出单,累计实现保费收入3亿元,参保人数4.76万人。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网友。一些较年轻的网友表示,自己不会购买,即便是税前扣除也额外交了一笔保险费,更看重的是眼前到手的钱,未来的各种变化都是不确定的;有的则表示,为了以后的养老做投资可以考虑。

“税延养老险试点一年多来,落实效果并不好。一方面,这个类型的保险并没有佣金,保险公司推广不积极;另一方面,年轻人对养老保险购买的积极性不高。”太平人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税延养老险发展亟待破除制度短板

税延养老险为何遭冷遇?在专家看来,制度设计存在短板是主要原因。

施正文表示,税延养老险没有考虑到民众购买养老保险产品的需求和购买能力的差异,对于购买能力不足的低收入人群来说,意义不大;而对于高收入人群来说,抵扣限额低,难以带来直接激励,因而导致政策效果并不好。

一方面,投保时税延额度低,激励效果严重不足。根据试点规定,税延养老保险保费优惠限额按当月收入的6%1000元孰低确定。较低的抵扣标准可撬动的保费规模非常有限,无法真正满足公众养老储备的缺口需求。

另一方面,领取期税率较高,降低了投保人预期。现行政策规定,个人未来领取税延养老险金时,25%部分予以免税,75%部分按照10%税率缴纳个税,相当于领取时,实际缴纳税率为7.5%。据测算,这一领取期税率对当期个人所得税适用税率20%及以上人群,才有一定的吸引力,对当期个人所得税税率10%及以下的人群“意义不大”。

另外,试点政策的适用对象为取得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以及取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的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而将稿酬所得以及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排除在外,限制了这部分人群的购买。

“特别是近两年,我国继上调个税起征点,又推出了子女教育、老人赡养等专项抵扣政策,这使得税延政策覆盖人群进一步减少。”施正文说。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大部分工薪阶层而言,目前税延养老险产品优惠获得感较低。另外,税延养老险政策试点仅在上海、福建(含厦门)、苏州工业园区实施,试点期为一年。试点区域窄、时间短,这也是导致政策效果并未能完全呈现的原因。

如何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尴尬

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国家的养老压力越来越大。如何弥补养老金缺口,用什么方式、路径解决养老金不足的问题,关乎社会保障的质效。

“中国面对老龄化的压力和民众对‘未富先老’的担忧,催生了‘为养老而投资’的旺盛需求。有别于基本养老金制度和企业补充养老制度,税延养老政策是针对个人商业养老金,是养老保障的‘第三支柱’。”王绪瑾说。

据统计,自2018年全国首张税延养老险保单在上海签发后,截至20204月末,上海市共有3.06万投保人,缴纳保费2.42亿元,试点取得初步成效。

“从前期的市场反馈看,参与各方对税延养老险的前景看好。但由于政策试点时间较短,试点面窄、操作不便捷等原因,税延养老险受惠人群较少,政策效应未完全显现。”全国政协委员、上海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韩沂建议,应尽快出台新的税延养老险政策或延长试点期限,稳步推进试点扩面扩容,确保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

在新个税法实施背景下,税延养老保险如何走出尴尬?

周延礼、孙洁从所得类型、税率、试点政策适用对象、凭证扣除四个方面给出了建议。

比如,在税率问题上建议,试点政策规定,个人领取环节的7.5%税率是按老税法的3500/月的起征点、适用税率和申报方式测算出的结果。而2018101日,起征点提高到5000/月,扩大了税率级距,同时引入了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等6项专项附加扣除。在新的政策环境下,如继续沿用7.5%税率,将出现税负偏高的情况,不利于吸引投保人购买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延缓养老保障“第三支柱”发展,因此,其建议重新测算领取环节的税率,适当降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领取时的适用税率。

在试点政策适用对象问题上,根据新个税法归并所得类型的规定,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政策效应,支持“第三支柱”发展,建议将试点政策适用对象扩大到所有取得个人所得税应税所得的居民纳税人。

“未来养老需要商业养老来补充,而现在的年轻人普遍没有养老意识。”施正文认为,一方面需要打造丰富多样的养老金产品体系,满足不同人群多样化的投资需求,另一方面也需要培养年轻一代的养老意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