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在武汉重症病房,他收到一张“强制休息令”

2020-06-11 08:4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人物名片

周炜栋,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中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务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128日,他随浙江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驰援武汉,支援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后担任隔离一病区业务主任。工作期间表现突出,入选20203月“温州好人榜”。

 

周炜栋在隔离病房前。

 

医患本就是一家,是这场旷世难见的疫情让我们走在了一起,见证了人和人之间的真情

 

周炜栋为患者分发中药。

 

法治周末记者 林楠特 戴蕾蕾

“周主任,您这个情况必须要休息!”

“医院要求您于221日至23日停止工作……请立即遵照执行!”

220日,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同济天佑医院)的隔离一病区内,刚查完房的浙江医疗队队员周炜栋收到了一则特别的通知——“强制休息令”。

几天前,周炜栋因为工作需要接管一个新病区,任命为业务主任,协助天佑本院医生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弥补该团队呼吸科医生的缺口。然而,工作期间,他因久站导致左脚疼痛,但依然坚守岗位,从脚背痛演变成膝盖痛,左脚没办法落地,走路变成了一瘸一拐。

当同病区的主任医师罗利琼发现拄着棍子、走路异样的周炜栋,询问得知真实情况后,便立即联系了本院骨科医生进行诊断,其诊断结果为左膝外侧副韧带劳损疼痛。同时,骨科医生提出了“休息3天至5天”的建议。周炜栋却俏皮地说:“轻伤不下火线。”

面对多次劝说仍不肯休息的周炜栋,罗利琼只得请院长出马,开出了一张“强制休息令”。

“那可能是整个病区唯一一张‘强制休息令’了。”提及当初收到的这则强制休息通知,周炜栋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周炜栋是浙江省平阳县中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务科副主任。今年128日,作为第二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他带着当初在医学院许下的誓言奔赴武汉。作为隔离一病区唯一的中医,他每天工作约十小时,累计为病人开出了700余张中药药方。

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反复消毒导致的过敏、每天高强度的工作,悬挂党旗的方舱医院、相互打气的医护人员、乐观坚强的新冠肺炎患者……这些细节都印刻在周炜栋的脑海里。

128日出征到319日凯旋,回想在武汉前线支援的52天,“这是我做的最对的一次选择,也是我人生中一段特别的经历,更是我生命中宝贵的财富”。周炜栋近日对法治周末记者如是说,并讲述了这段难忘的经历。

至暗时刻是

没能拯救病人

法治周末:出征去武汉是何种心情?到了武汉之后,有哪些感受?

周炜栋:我是大年初三(127日)下午3点左右,接到了院长的电话,说现在需要一名呼吸科医生支援武汉。当时我没多想,感觉自己专业对口,相对临床经验也丰富一些,想起在学医时立下的誓言,这就是我践行誓言的时候。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在说服了爱人之后,初四早上7点准时出发跟队友汇合。在去武汉的途中,我感觉自己像战士一样兴奋。因为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去抗灾救险,而这次是亲自上阵,心情还是很激动的。

然而,到了武汉之后,感觉就完全变了,机场冷冷清清的,毫无人气。坐在大巴车上看街景,商店都关着门。远处的建筑上,有霓虹灯打出的“武汉加油”“武汉必胜”几个字特别醒目。从机场到酒店,除了几个对接人员外,没有看到其他人。

一座昔日繁华之城变成了空城,顿时感到一阵压力迎面袭来,心里不免有些沉重。

 

法治周末:请详细介绍下你接管的医院工作情况,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周炜栋:到武汉之后,我们先经过了5天的院感及自我防护的培训。22日,我们医疗队正式接管了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一个隔离病房,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

215日,因为工作需要,我被单独抽调到了另一个隔离病区,在一病区担任业务主任,主要负责查房工作和诊疗方案的制定工作。因为病区没有中医师,而我正好是来自中医院的,所以,一个病区的中药就都由我来负责。

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是生理上的,尽管我一直在呼吸科工作,但也没穿过这么厚重的防护服。物资有限,为了把每一套防护装备用到“极致”,我们进入隔离病房内一般都要工作6小时至8小时,为了节省防护物资,其间不能上卫生间、不能进食,不然就要换衣服、再消毒。

有时候,我们医护之间会开玩笑地说“小时候家里买不起的尿不湿,现在体验了”。

不过,最大的困难还是心理上的。刚去武汉的时候,病人特别多、病情也特别重,有时候就是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也不能把他们挽救过来,这也是作为医生的至暗时刻。

最感动的是

“善意谎言”成真

法治周末:请讲述下第一天上班的情景,你是何种感受?

周炜栋:我第一个班是后夜班(2400800),一开始我就穿好防护服先进入了隔离病房,裹得严严实实的防护用具,让人透不过气,眼罩一层雾气,再加上我本身近视,架着眼镜更是视野模糊不清。一开始就收了4个重症患者,等处理完毕时,耳朵、鼻子都勒得发疼,累了就在椅子上打一会儿盹。

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凌晨四点半左右,电脑屏幕上又提示有新病人,患者是一个中年男子,呼吸急促,氧饱和度低,属于重症患者,在他吸氧处理的过程中,他一直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说“救救我老婆”“救救我老婆……”我起初真的没听懂。

等安顿好他,我打开病人通道的木门后看到一女子,她见我开门,就马上跪在水泥地上,双手合十,不停地向我跪拜,嘴里喃喃地念着“医生救救我,里面是我老公,我也得了肺炎,我不要床铺,只要跟他在一起治病就行,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恐。

我当时是一阵心酸,立马有开住院单的冲动,但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权利,但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就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你想住院,第一,就要先站起来好好听我说;第二,你老公目前病情相对稳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放心;第三,你目前情况很稳定,不要害怕。”

听了我的话之后,她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我告诉她,该怎样才能尽可能地住进来。

她回去了之后,我就在想,也许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听说当时外面有好多人在排队住院,而且目前床位十分有限,我为她能否顺利住院感到几分担忧。然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第二天查房时看到她了。她和她老公不停地向我道谢。

说实话,能够帮助患者就是我们医者之初心,我当时如释重负,感觉到有一股暖阳驱散着武汉的阴霾。

带伤上班

收到强制休息令

法治周末:你工作期间左脚受了伤,面对同事多次劝说仍不肯休息,最后被院长下达了“强制休息令”。能详细介绍下你当初受伤的情况吗?

周炜栋:215日,我刚去新病区那天,武汉下雨,非常冷,下班回来就感觉左膝关节不明原因的隐隐作痛,也没在意,后来逐步加重,甚至影响了正常走路。

我的队友兼同事管珊珊知道后就发信息到群里问队友们有没有止痛膏,我们领队知道了还专门来给看我,让我请假几天。因为刚去一个新病区,又是业务主任,对病区情况还未完全熟悉,交接事务很多,再说我一请假病区就没人开中药了,所以,我就想着忍忍算了,但没想到越来越重,走路都困难了。

记得那是一个清晨,我一瘸一瘸地从酒店出来去医院,刚好被我们院感的罗老师看到,他帮我找了一个拖把给我当拐杖,陪我一起到了病区,结果被同病区当地医院的罗利琼主任医师发现了,她就劝我休息,还给我叫了骨科医生,诊断结果是左膝外侧副韧带劳损疼痛。

不过,我说还是先把患者的中药开完再说。没想到,等我查房出来,就收到了一张“强制休息令”,要求我休息3天。我只好回到酒店,那天我们队长还亲自给我抽了关节积液,打了封闭,医院还为我送来了鸡汤。休息了3天之后,我就回去上班了。

 

法治周末:离开武汉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周炜栋:我们即将离开武汉的时候,路上的车辆行人开始多起来,医院也开始布置其他科室的复工工作,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是我们用努力换来的,所以非常开心。

不过真的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些不舍,因为我们和武汉已经产生了很浓厚的感情,与天佑医院的医护们不仅成了战友,也成为密友。我想,来年一定要带家人来看看武大的樱花,再品尝街头的热干面。

 

法治周末:如何看待这段特殊经历,它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

周炜栋:这是我一生宝贵的财富,不能磨灭的经历。那里有浙江二队的医护,也有武汉的同胞,大家团结互助,共同抗疫,结下了深厚战友之情。虽然带着厚厚的口罩,但是永远忘不了和我并肩作战的那些“战友”们的亮亮的透着光的眼睛。

回到浙江隔离的时候,我也在细细思考人生,灾难面前人类是那么的渺小,平平淡淡才是真,家人健康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以后我要更加地善待患者、关心患者,纵有万千理由,我必温柔以待。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