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从武汉到绥芬河:赵建平与新冠肺炎战斗的136天

2020-06-04 08:5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赵建平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守护神”,在他所负责的同济医院呼吸内科,无一例医务人员感染……

 

赵建平教授在分析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病情。

 

赵建平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病区里。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林楠特

515日上午11时,赵建平从哈尔滨返回武汉。

这一次返程,是在他完成与新冠肺炎第二次正面交锋并取得胜利之后。此前的512日,黑龙江绥芬河口岸境外输入病例清零。

赵建平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以下简称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他的另两个身份是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医疗专家组成员、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组组长。

至此,赵建平在抗疫一线已经连续战斗了超过136天。

回忆转战两地的经历,赵建平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中国的经验是最成功的经验,实践已经证实这个经验是最有效的。“我们在武汉积累的血泪经验,已经被证明能够有效应对新冠疫情的扩散。”他说。

接诊首例新冠肺炎患者

凌晨两三点下班是常态

“这两天收治的3位发热、肺部感染病人CT影像学特征非常特别,呈双肺弥漫性、浸润性病变,患者白细胞不高,淋巴细胞计数降低,还有夫妻两人先后发病的情况。”

这是201912月底,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接诊病人时的情况总结。

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和洞察力,赵建平当时就觉得这3位病人不同寻常。他第一时间在科室下达了工作指示:“上报硚口区疾控,科室各病区注意排查有无类似病人!”

紧接着,科室认真排查,共发现12例类似病人。

“情况紧急,必须将患者全部进行隔离,实行集中管理”,一声令下,科室立即行动:医院感染管理科现场指导设立隔离区域,护士长组织领取防护用品并进行防护措施的培训,严格按照要求启动标准二级防控,护理人员安排专班守护,清理家属,实行全无陪隔离管理……

1个小时内,病人集中管理落实到位,医护专班守护人员落实到位,病人及家属告知沟通落实到位。

随后,病区12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转至武汉市疾病救治中心继续治疗。病人全部转运后,赵建平所在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成立了专家小组,对不明原因发热的病人进行筛查,发现疑似病例,及时汇报,第一时间进行隔离救治。

20191231日,武汉市卫健委对外公布,武汉市组织同济医院、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及武汉市疾控中心等单位的临床医学、流行病学、病毒学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从病情、治疗转归、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初步检测等方面情况分析认为早期患者为病毒性肺炎。

首例被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的患者由赵建平接诊。“在来到同济医院之前,患者已经做了一些检查,当时的检查结果提示冠状病毒变异,但到底是哪种冠状病毒,无法得知。而患者当时的状况就是出现了呼吸困难、喘气,被立刻安排住院治疗。”赵建平回忆。

而患者当时的种种表现,特别是CT显示的肺部感染情况,让曾在2003年担任湖北省非典专家组副组长的赵建平联想到SARS。以防万一,他立刻按程序上报。

此后,武汉市全面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及防治系列部署。赵建平为湖北专家组组长,负责全省不明原因肺炎诊治工作。从病情的判断、救治方案的制定、到疾病防控的细节,他都要一一过问。

作为第一位发现疫情的呼吸病专家,他坚守临床一线,马不停蹄到武汉市疾病救治中心、肺科医院、汉口医院等对危重病人进行查房指导,每天接上百个电话、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几十天连轴转。

此外,赵建平还与其他专家共同制定诊疗方案,并向政府反馈并提出意见和建议。疫情发生后,专家组已制定了4版诊疗规范,从大方向上指导全国新冠病毒诊治工作。

与新冠病毒两次正面交锋

最开心的是一位78岁患者出院

129日,从同济医院传出来的好消息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一位78岁的新冠肺炎患者出院了。

当时,随着确诊数字的不断增加,不管是医务人员还是普通群众,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对于这一消息,赵建平回忆说:“这是我一个多月来,最开心的一件事情。”

19日,这名78岁的男性患者被家人送到同济医院发热门诊诊治,CT显示其肺部多处病变,属于疑似重症患者,被收入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隔离病房,后经咽拭子核算检测显示阳性,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因患有20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入院9天后,患者病情加重,118日,患者出现呼吸困难、严重低氧血症等等危重症状,随后,其上了呼吸机。

在赵建平团队的诊治下,122日,该患者病情趋于稳定,经咽拭子核酸检测,已转为阴性。26日,第二次核酸检测仍为阴性,此外其身体各种症状缓解,达到出院标准。

在患者与病毒斗争的过程中,为了让他保持良好的心态配合治疗,赵建平顶着巨大的压力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从医学术语上来说,当时他肺部的片子显示两个肺都白了,情况非常危重。但他的感觉挺好,是因为我们告诉他病情还好,通过治疗慢慢会好的。”赵建平说,在治疗期间,医护人员也从不跟他谈病情,因为担心他害怕。

而这名患者的出院,也给了当时临床医生们很大的信心。赵建平说:“虽然会付出代价,但这场疾病是可以战胜的。”

赵建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治病最关键的是正确诊断,诊断对了,再对症下药,病情一般会很快缓解,但若诊断错误,则会耽误治疗的最佳时间。”

回顾自己和新冠病毒的这两次正面交锋,赵建平把自己团队的诊疗方案总结为“关口前移,多学科合作,精准施救”。

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使用激素的时机很重要。早期或轻症病人应慎用激素。在早期使用激素,会造成病毒复制加速。但是,如果病毒造成的直接损失不是主要的,过度炎症反应是造成病情加重的原因时,这时使用激素,肺内炎性渗出就会减轻,缺氧得到改善,症状得到缓解。

从目前的临床实践看,合理使用激素,很多患者得到救治,这需要医生在今后的临床工作中进一步探讨。

此外,他认为,无创呼吸机使用虽然很费心血,但治疗效果不错。

“新冠病毒肺炎所致呼吸衰竭除了ARDS之外,还有肺的间质病变,行有创机械通气,它可能改善了通气/血流比例失调,但是因为有间质病变,所以弥散功能不能改善。我们经常发现,使用有创机械通气后,氧和的情况甚至不如使用无创呼吸机的效果,而气管插管后短期内又无法拔管,呼吸机使用时间过长,容易并发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后期出现肺纤维化,病死率相当高。”

“有的研究认为病毒性肺炎使用有创机械通气后,病死率达到90%以上。但使用无创呼吸机要费很多心血,要守在患者身边慢慢地调试,包括参数是否合适、是否漏气等。很多情况下,因为我们没有很好地去调试,用了一下感觉不好,很快就把它撤下来了。其实,如果使用得当,效果是不错的。”赵建平说。

大家心目中的“守护神”

科室无一例医务人员感染

“无论是否处于工作状态中,无论是否在病房或是其他环境,口罩一定要戴上。”赵建平说。

“千万不要在思想上有任何的松懈期,时刻谨记现在全国上下全力阻击的这种病毒是一种无症状也能人传人,且不分年龄大小、国籍、性别,有无基础疾病,所有人都易感染的传染病。”赵建平再次叮嘱。

在疫情发生以来,许多媒体都想联系赵建平进行采访,展现他在此次防疫战中所作出的努力。但他总是拒绝谈自己,他唯一想说的就是对大家的叮嘱。

他说,与患者接触最多,感染风险最大的是医护人员,再加上全国范围内的医护队驰援湖北,医护人员的防控更显重要。

所以,他担心医务人员离开病房之后,或者在离开医院到另外的环境里,防范意识可能会有所放松;他还担心医务人员如果在岗位上,感染了病毒又没有任何症状,感染其他的医务人员;他又担心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发热门诊,而忽视了来自其他科室和病房的感染源。所以,不放过任何机会,对自己的科室他千叮万嘱;去会诊、去其他医院、去任何场所,他首先要强调的也是安全;面对前来驰援的医疗队,除了感谢,他依旧是不断叮嘱……

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作为医生,不能看着病人有症状、有痛苦而不去想办法解决,那是最基本的医德。”

因此,赵建平成了同济医院里大家心目中的“守护神”。在他所负责的同济医院呼吸内科,无一例医务人员感染……

同济医院80多岁的老专家在家发烧,凌晨两点给赵建平打电话,他马上联系救护车接至医院;得知医院同事发烧在家自我隔离,他马上催促其到医院进行检查……

“在他心里,病人第一”,在学生们的眼中,同事、学生有拿不准的病例向他请教,他总是第一时间回复。“过后,还会专门问病人情况”。

“一定要请赵主任看看片子,一定要请赵主任看看诊疗方案”,在疫情期间,这是赵建平听到的最多的话。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