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驰援家乡湖北 参与生死营救的60天

2020-05-28 09:1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人物名片

高青青,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43病房副护士长。27日,她随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第三批医疗队驰援武汉,接管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10B重症病房。其间,担任医疗队护理9组组长,其与队友及同济医院医护共同治愈了100多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

因表现突出,其所属医疗队——北京大学援鄂抗疫医疗队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高青青获得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优秀护士长”称号。

 

法治周末记者 林楠特 戴蕾蕾

22717时,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10B重症病房内,一场生死营救正紧张地展开。

邻近17时交接班,医生正准备离开病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高青青转病房时,看到46床重症患者心率从102/分突然下降至42/分,血压从118/69毫米汞柱下降至44/18毫米汞柱,血氧从96%下降至68%

“有险情!”高青青马上报告。负责这个病区的医护人员很快镇定下来,迅速做好分工,同济的主班护士使用对讲联系大夫,做好抢救的协调与沟通,高青青与当班队友一起展开救援工作:一人负责推抢救车,一人负责记录生命体征波动,另外两人负责操作,开始执行医嘱,双人核对用药,实施抢救。

在医护人员的相互配合下,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抢救,46床患者血压上升,心率、血氧恢复正常,脱离险境。

此时,交班时间早已过去,高青青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在病区已经呆了5个小时。

“当时衣服都湿透了,全身无力,但心情是美好的。把患者抢救过来,真的很开心,很有成就感!”高青青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说。

高青青是北大人民医院妇科43病房的副护士长。27日,她随北大人民医院第三批医疗队驰援武汉,次日进驻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接管10B重症病房,高青青担任护理9组组长。

作为一名湖北人,看到全国各地医疗队陆陆续续来家乡支援,高青青内心十分感动。她坦言,在抗疫中,自己应该多做一些。

“这是我人生当中一次特别难得的经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成长不少,有付出、有辛酸、有泪水,也收获了很多感动。”近日,已回到工作岗位的高青青对法治周末记者详细讲述了这段特别的经历。

孩子尚小父亲病重

瞒着父母来武汉支援

法治周末:对于支援湖北这件事,你最初是怎么想的?家人对你去武汉是何种态度?

高青青:126日,我们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出发了,我向领导提出想去支援武汉,但因为我是妇产科的,第1批和第2批都没能被选上,心里有些失落。

26日中午,我们医院征集第3批医疗队,我第一时间跟领导提出申请,而我们科的报名表刚好由我来填写,于是,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填到了第1个。这次比较幸运,被选上了。

我是湖北人,家在离武汉不远的孝感。在当时武汉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的家乡也成了一个红色的重灾区。我真的是一刻都坐不住了,一心想着去做点什么,要不然,有愧湖北人和党员的身份。

出发当天,我没跟父母说。我的孩子两岁半,一直跟我父母在一起。以前我每天都会跟他们视频,但到了武汉之后,前4天都没有与他们通视频,只是打电话,我爸妈觉得很奇怪。我骗他们说,我在医院的急诊支援,每天下班很晚,没来得及接视频。

到第5天时,我妈发现破绽了,直接问我是不是去武汉了,我只好如实告诉他们。

当时心里是挺忐忑的,我爸去年被确诊肝硬化,专家建议只能保守治疗。我很害怕我爸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出现情绪波动,或是因为担心我而加重病情。

不过,父母的表现让我特别惊讶。他们不但没反对,还说我这个决定是对的。我至今也忘不了我爸说的话:“作为一个年轻的护理管理者,一名党员,一个湖北人,在这种国家有难的大局面前,应该要站出来。”

可以说,家人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使我能全心地投入抗疫战争中。

 

法治周末:请介绍下你们在同济医院的具体工作情况。

高青青:28日,我们医疗队所有医护人员在驻地酒店进行了一整天的封闭诊疗和防护培训。9日,医护人员紧急上岗。医院所有病房全部住满病重、病危的新冠重症患者。

第一周,我们护理人员分为6个组,安排每6小时倒一次班。从宾馆到医院,路上耗费大约半个多小时。我们医护人员都是提前两个小时从驻地宾馆出发,到医院上班再返回,时长达10个小时。

由于工作强度大、患者病情重,到了第二周,医院及时作出调整,把护理人员调整为9个组,安排每4小时倒一次班。这样一天下来,时长缩短到8个小时左右。

我们提前15分钟到达后,先打印交班表,准备交接工作。进入病房前,要穿过4个区(清洁区——缓冲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其间,全组换衣40分钟到1个小时。

工作期间,我们护理人员还要收拾4个室的垃圾,装袋,带进污染区,放入垃圾桶;捞出消毒液浸泡的护目镜,放入待消毒区。

感染病房比普通病房的工作要辛苦得多,不仅要完成输液、采血、测血糖、测血压、监测等常规治疗工作,还要给患者做生活护理,如发饭、打水、换尿不湿、翻身、会阴护理等。

截至39日,我们病区的50个病人中,44个病重,6个病危。上呼吸机的有8人,高流量给氧有3人,做血透血滤的有11人,治疗及护理任务非常艰巨。

凌晨4点半交班

累到坐着秒睡

13

高青青:那是我在同济医院上的第二个班,那天特别忙,不巧的是赶上了我的生理期。

作为组长,每次我都是交完班最后一个出来。但是那天我完成了高强度工作后,感觉身体疲惫到极限,头疼、胸闷、憋气、肚子疼、全身虚汗无力,凌晨4点半交完班,我是倒数第三个出来的。

我出来后,后面的队友换好衣服出来需要大约二十多分钟,所以,我就在电梯口等她们一起坐班车回去。当时实在太累了,坐在椅子上趴着就睡着了。

等我们组所有医护人员出来后,发现了酣睡中的我。后来听她们说,当时十多个人围了我一圈,商量着要不要让我再睡几分钟,但又怕班车司机等着急,ICU副主任医师张柳拍下了我睡觉的这张照片后,一位队友把我叫醒了。第二天,这张照片被传到了我们新闻处,被发上了微博。

 

法治周末:请讲述下驰援武汉的这60天中,让你最感动的事或人?

高青青:在武汉期间,有一名患者让我印象深刻。81岁的患者段爷爷是病房里一名新冠合并慢性肾脏病的患者,每周要进行23次透析。

225日那天,眼神不好的段爷爷婉拒我们的劝阻,坚持给王泠主任和我们医疗队写感谢信。

他趴在病床上,一笔一画艰难地写着。他写的是:“为了谁,我不知你们为了谁!拿起笔,含着泪,感谢北京医疗队,不远千里来武汉抢救病人,不知劳累,日以继夜,脏的、臭的积极忙着干……你们是白求恩式的战士,千言万语我不能表达。等病好,回家教育子女好好工作,感谢你们这支无名的白衣战士……”

这封信,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和鼓励,给了我们莫大的温暖和力量。

令人欣慰的是,37日,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段爷爷痊愈出院了。

 

法治周末:怎样看待你的这段经历?对你产生了哪些变化?

高青青:作为一个湖北人,我感谢全国各地来支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

在家乡与队友还有家乡同行并肩携手战斗真的很幸福。两个多月间,我们团结协作,携手同行,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记得物资紧缺的时候,同济一位护士说:“我们上主班,处理医嘱,不接触患者,就少带一层手套吧,都留给你们用。”

这次经历,让我深刻体会到,医学的意义就在于有希望,没有谁打包票这些危重的病患一定会生,一定会死,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去争取。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国难当头,责无旁贷。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