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中医人”在江夏方舱战“疫”的25天

2020-05-07 07:3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人物名片

张勤生,主任医师、教授,郑州市政协委员,九三学社郑州市委委员,河南省中医院医务部主任兼消化科主任,国家第五批中医援鄂(河南)医疗队领队、河南省第十二批援鄂医疗队领队。由于在援鄂期间表现优异,被授予九三学社中央“抗疫先锋”荣誉称号、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先进个人”等。

 

在江夏方舱医院,我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和谐的医患关系。很多患者在方舱医院一面专门开辟的专栏墙上,写下了对我们的感激之情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317日,在湖北武汉鏖战25天后,张勤生带领的河南医疗队顺利返程。

“看见欢迎的横幅和队伍,我的队友们都自觉地唱起了《我的祖国》,没有人组织,就是心底的呐喊。我想,他们跟我一样自豪。”张勤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知道相关领导会在高铁站迎接,但在见到他们的那一刻,自豪感油然而生。

因为他知道,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把队友们都安全带回家了。

作为河南省中医院医务部主任,219日,张勤生主动请缨上前线,并带领该院35名医护在武汉奋战25天。

及至310日江夏方舱休舱,张勤生带领的河南医疗队共收治106个病人,所有患者无一例从轻症转重症;并取得了“六个零”(零死亡、零转重症、零感染、零回头、零事故、零投诉)的成绩。

近日,张勤生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专访,讲述了那段不为人知的特殊经历。

护士用手术刀割掉长发

接管江夏方舱B

感染风险大

法治周末:驰援武汉前夕,你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张勤生:219日晚,我们医院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特急通知,根据武汉疫情防控需要,组建国家第五批中医援鄂医疗队,支援武汉江夏方舱医院。

作为医院医务部主任,我觉得,责无旁贷。

20日上午10点,医院党委会研究决定让我带队赴武汉。中午12点前,必须要把35人的援鄂名单上报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被紧急抽调的35名医护,没有临阵退缩,更没有时间去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

下午两点,召集35名队员开会,对每个队员进行紧急感控知识和穿脱防护服的培训。6点培训结束后,大家都没有回家,医院为大家安排了统一理发。就在会议室,很多男生都剃了光头,女生也把留了很多年的长发给剪了。时间紧迫,有的护士甚至直接到病房拿着手术刀割掉长发,没人在乎自己的形象。

回到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和自己年近80岁的父母告别。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承诺一定会把35位队员平安带回家,这让我内心感到了隐隐的压力。

21日下午1点左右,河南中医药大学领导和医院领导为我们举行壮行仪式,全体队员庄严宣誓:“愿得此身长报国,不破新冠誓不还。”现场送行的很多同事都哭了。

 

法治周末:到武汉之后是怎样一种状况?做了哪些工作?

张勤生:武汉江夏方舱医院是首个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的方舱医院,分为A舱和B舱,各400张床位。这里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以轻症为主,采取中西医结合、以中医为主的方法救治轻症新冠肺炎患者。

江夏方舱是214日正式开舱收治病人,国家第三批中医援鄂医疗队接管A舱,由河南、湖南、江苏、天津、陕西5个省组成;我们属于国家第五批中医援鄂医疗队,也是由这5个省医护人员组成。

按要求我们应该接管B舱,并很快入舱了。根据当时的疫情需要,5个省的医疗队会师之后,重新分配了床位。河南医疗队每天4个班,一个班有两名一线医生和一名二线医生,配备5个值班护士。每天要保证至少12个医生、20个护士要进舱,这样才能保证患者的安全,当然也增加了暴露感染的风险。

尽管方舱医院收治的患者都是普通型和轻症,但都是确诊病人,传染性与重症病人是一样的。一个方舱将近400个病人,整个方舱空间又是密闭的,在方舱的传染风险要远高于普通隔离病房,这也是大家进舱紧张的原因。

穿脱防护服需两个小时

80%队员靠安眠药入睡

最大困难在患者心理问题

法治周末:在武汉的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张勤生:其实,我们治疗上压力没那么大,我们拥有国家级顶级专家团队——张柏礼院士担任名誉院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担任院长。我们会根据不同的病人制定不同的治疗方案,疗效都比较满意。

最大的困难和压力,首先来自于患者的心理问题。很多患者都是一家感染,很多不在一个医院或者方舱治疗,病人入院后情绪很差。所以,我们每天查房的大量时间是对病人进行心理疏导,每天还要带着病人练习八段锦、太极拳、广场舞等。等病人心情好了,配合治疗了,我们就好管理了。

其次是队员的防护问题。尽管我们出发前对全体队员进行了穿脱防护服的相关培训,到武汉后又进行了严格培训和考核,但真正进舱后,发现比我们想象得要困难得多。

每次穿和脱防护服加上排队时间大概需要2个小时。特别是脱防护服,每操作一步,就要洗手一次,“七步洗手法”每次需要3分钟左右,而脱下防护服至少需要洗手12次。加上在舱内工作的6个小时,每次入舱长达8个小时,不吃不喝也不能大小便。每次出舱衣服都湿透了,年初的武汉很冷,出来后还要全身用酒精喷洒一遍,体质不好真的耐受不住。

最后是队员的饮食和睡眠问题。刚到武汉,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都很紧张,每天只能在进舱前和出舱后吃两顿饭,进舱工作时间长,舱内环境差,休息、饮食不规律,加之紧张,很多队员出现了厌食、失眠等问题。我们医疗队80%的队员靠吃安眠药才能睡觉。

在方舱感到了和谐的医患关系

为战疫,

张伯礼院士把胆留在了武汉

法治周末:工作中,最让您感动的一件事是什么?

张勤生: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方舱医院,我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和谐的医患关系。

前面已经说过,最大的挑战就是患者的心理问题。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王阿姨,他们一家三口都被确诊,丈夫的病情比较严重,在定点医院治疗,而她的儿子在另外一家方舱医院。王阿姨很担心家人的病情,在治疗了两周之后,她的核酸检测仍是阳性,情绪几近崩溃。

我的队员每天都会找王阿姨聊天,给她做心理疏导。得知她的病情没有起色后,我立即联系了刘清泉院长和张伯礼院士,组织专家组给王阿姨会诊,调整了治疗方案,帮她建立起信心。

一周之后,王阿姨的病情有了好转。她痊愈离开方舱那天,我们送了她一本《武汉一定赢》的书,鼓励她的家人也能渡过难关。

面对病人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我们开展了集体生日、三好舱友评选、疫情防控知识竞赛、三八妇女节活动、出院患者送鲜花、烩面等活动,来转移患者的注意力。

我们的真诚也感动了病人,拉近了与患者的距离。在方舱医院的一面墙上,我们专门开辟了专栏,鼓励患者将出舱后最想做的一件事和最想说的一句话写上去。没想到,很多患者写下了对我们的感激之情,这让我们很感动。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我们的名誉院长张伯礼院士今年73岁高龄,大年初三临危受命,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飞赴武汉,一直亲临一线。

216日,由于过度劳累和饮食不规律,引起胆结石胆囊炎复发,他本想保守治疗,但是负责治疗的专家态度很坚决,“不能再拖了,必须手术”。

218日,手术时发现,他的胆囊已经化脓,胆管结石崁顿坏死了。

他的儿子张磊也是国家中医第五批天津援鄂医疗队领队。张院士手术当天,按照惯例要家属签字,张院士说:“不要告诉家人,我自己签字。”术后还每天坚持在病床工作很晚,因为怕影响军心,张院士特意提出,不要将他手术的消息对外公布。

直到310号休舱,张院士再次穿着防护服进舱看望病人,这也是在武汉前线与儿子的唯一一次见面。

10分钟时间,张磊说他又瘦了15斤。张院士笑着说:“我把胆留在武汉,更加与武汉人民肝胆相照了。”这一句话打动了我。

 

法治周末:经过努力,取得了怎样的成就?

张勤生:在江夏方舱医院运行的26天中,我们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以中药汤剂治疗为主,配合中药颗粒剂随症加减和穴位贴敷等特色治疗,患者临床症状均明显缓解,咳嗽、发热、乏力、喘促、咽干、口苦等症状较治疗前消失或明显减轻,总有效率100%

214日开舱至310日休舱,江夏方舱医院共收治新冠肺炎轻症和普通型患者564人,其中治愈482人,82人包含14名有基础病的患者按照休舱要求转至定点医院,所有患者中,没有1例从轻症转向重症。

我们河南医疗队共收治106个病人,所有患者没有一例从轻症转重症;取得了患者“六个零”的成绩。以出色的战绩,完成了任务。而我,也履行了我的承诺,平安地把我的35位队员带回了家。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