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武汉重症病房里的隔床牵手

2020-04-30 08:0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在李杰医生的帮助下,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夫妻两人牵手互相安慰。


“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病人转危为安,过程虽然很辛苦,但我很享受”

 

■人物名片

 

李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感染内科主治医师,长期从事临床一线工作,擅长疑难肝炎、发热待查、颅内感染、脂肪肝诊治。

128日,李杰随浙江省第二批抗击新冠肺炎紧急医疗队奔赴武汉。22日,他和队友进驻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新冠肺炎隔离病区,接管两个重症病区和一个ICU危重症病房。李杰所在的医疗队因表现突出,被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部门授予“全国卫生健康系统疫情防控先进集体”称号。

 

在李杰医生的帮助下,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夫妻两人牵手互相安慰。

 

法治周末记者 林楠特 戴蕾蕾

离家66天,历经14天集中隔离休整,43日,浙江温州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14名医护人员,作为首支队伍从安吉乘坐大巴车返温。

警车和铁骑护送,下午3时许,当大巴车行驶到温州市区的道路上时,道路两侧站满了志愿者和自发前来迎接的市民,他们对着大巴中的医护人员不断挥手致意。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感染内科医生李杰和他的队友们也不停地向车窗外的市民招手,回应大家的热情。

“我的手挥得都像只招财猫了。”李杰说,温州以高规格礼遇迎接他们,这让他们有点儿受宠若惊。

时间回到127日,大年初三。

下午,李杰在工作群看到浙江省要组建驰援武汉的第二支医疗队的消息,没有丝毫犹豫,向主任递交了申请并获得批准。

128日,来不及和家人道别,与同批医疗队队员在杭州集合后,李杰当晚乘坐包机前往武汉。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浙江省第二批抗击新冠肺炎紧急医疗队由来自全省各地的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检验科室、疾控中心等共149名医疗和护理骨干组成,医疗队到达武汉后,进驻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接管了两个隔离病区和一个ICU危重症病房。

截至313日,浙江省第二批援武汉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192人,其中重症108人、危重症32人,已有135人康复出院,还有46位病人转至新的定点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315日,李杰和队友们完成了救治任务,率先撤出病区;319日,他们到浙江安吉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休整。

回望这段经历,“我很庆幸我当初的选择,虽然有艰辛、有危险,但实现了人生价值,我感到很快乐。”李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近日,李杰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专访,讲述了那段融合了汗水与泪水的经历。

说服爱人和岳母

下决心去最前线

到武汉月余母亲才知晓

法治周末:在驰援武汉这件事情上,你是怎么想的?

李杰:今年春节,我是在江西的岳母家过的。当时武汉疫情已经暴发,由于错过了我们省的第一批驰援武汉行动,我有点失落。

大年初一那天,我跟岳母说,如果有可能,我想去武汉。但是,遭到了岳母和我爱人的一致反对。

由于疫情愈演愈烈,加上医院也要求提前返岗,大年初二,我便和爱人开车回到了温州。

初三下午,当看到群里再次发出支援武汉的报名通知,我激动不已,下定决心要报名。但想到家里人的反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作为医生,尽全力救治病人是我的职责,无论有多困难,我都要去。

于是,我给爱人打电话。当听到我坚定地说“想去最前线做疫情消防员”之后,她停顿了好久,旋即表示支持。

为了说服岳母那边,我电话给同为医生的大舅子,请他帮我做岳母的思想工作。

从报名到出发的时间非常匆忙,我也不忍心让父母担心,所以并未告知他们。到武汉几天后,我爸爸和弟弟才知道,爷爷奶奶还有妈妈都是在我去武汉快1个月之后才知道的。

 

法治周末:到了武汉后,当时的情况和想象中一样吗?

李杰:到了武汉,当坐在大巴车上,看到路上空荡荡的,零星出现的灯光,虽然美,但是给人一种凄凉和忧伤的感觉,这时,我才深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究竟遭遇了多大的危机。

武汉的天气比温州冷,但我们内心时刻能感受到温暖。最初两周,物资比较短缺,吃不到荤菜,但我们下榻的酒店还是尽可能为我们提供最好的伙食。很多爱心人士知道我们的困境后,纷纷捐赠物资,送来蔬菜、水果,甚至有人买来鸡腿、小龙虾等食物送到酒店,让我们很感动。

为节约防护服

不吃不喝不交流

让病人活下来是唯一诉求

法治周末:在天佑医院每天是怎么工作的?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李杰:我是22日正式投入天佑医院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中去的。

我们的工作分为日班和夜班。日班是从早上8点至晚6点,夜班是晚6点至第二天早上8点。如果下班时间工作没有做完,还是要继续完成。

日班工作主要是查看患者所有的检测结果,了解患者当前的症状、体征以及心理状态,询问患者诉求,观察病人胸闷、发热情况和氧饱和度情况,与患者沟通病情,做好记录,然后把信息传递到清洁区办公室,由外面的医生讨论治疗方案的疗效、不良反应以及是否更改。

此外,负责接收新病人,了解新病人病情,作出初步诊断,制定和调整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办理当日出院病人手续,沟通社区及隔离点接送病人等。

夜班主要工作也是查房及接诊新病人,但夜班常常需要凌晨收治病人,非常考验意志力。

工作中最大的困难是忍耐和坚持,不单单是工作量,还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救不回来病人的痛苦,往往身心俱疲。

刚来的第一个星期是最难熬的,戴着两层防护口罩,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人一下子就蒙圈了,脑子缺氧,记忆力变差,护目镜起雾看不清……让自己在憋闷感中保持头脑清晰,这是非常考验人的。

而为了节约有限的防护服,在工作期间,我们经常不吃不喝。因为一旦出了隔离区,就需要重新更换隔离服,既浪费了有限的物资,也有可能在穿脱防护服、口罩的过程中,增加感染风险。

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医护人员之间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交流,连吃饭也是一个人,一整天都是很孤单的状态,需要很好的自我心理建设和调整。

一家三口确诊

病患夫妻隔床牵手

上演大团圆结局

法治周末:在武汉期间,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个最令你难忘的故事吗?

李杰:最难忘的是一家三口患者康复的故事。

说起他们,我想到一部电影——《一个都不能少》。这家人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但最后收获了幸福团圆。

我们病房收治的是这一家中的夫妻二人。他们住进来时,病情相当严重,尤其是那位大婶,是我们病区里面情况最差的。

人在生病状态下,内心是非常脆弱的,都希望有亲人陪伴,但隔离病房内是不允许陪护的。为方便照顾他们,也为了让他们彼此有个伴儿,我们把他们安排在了一起。

前面一两个星期,老两口的病情很不稳定,都有加重的情况。尤其是大婶,一直在病床上呻吟。虽然戴着氧气面罩,但是氧饱和度上不去,高流量给氧仍满足不了她正常的生理需求,手指动一下就喘得很难受。

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天,大婶情况很糟糕,因为胸闷无法喘气,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内心相当恐惧。

大叔就在旁边鼓励她,支持她。那天,我刚好在病房,大叔说想牵一下大婶的手,我就把他们的床向对方拉近,让他们能顺利牵到彼此的手。

这种相濡以沫的亲情,也让我深深感动。

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我们医护人员也充当了他们家人的角色。大婶对我们很依赖,想喝水、要翻身、拿东西、吃东西,或者感到不舒服、心理有疑惑等,都会按床头的呼叫器。

也因为情况比较重,浑身没有力气,所以,护士还会帮她喂饭。由于病人不能下床,护士还要帮助患者处理个人卫生问题,是真的把他们当成家人来照顾。

万幸的是,大叔大婶他们一家三口都度过了危机,全部康复。

我想说,他们也是勇敢的战士,正因为有了亲情的滋润,才会结出这么一个丰硕的果实。他们的康复,也是对我们医务人员最大的肯定。

法治周末:这段特殊经历,对您今后的人生会产生哪些影响?

李杰:经历了这次疫情,我觉得,成为一名医生以来,从没这么被需要过。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一个个转危为安,过程虽然很辛苦,但我很享受。

从个人来说,只有不断坚持你的信念,突破层层阻碍,才能平息内心的渴望,从而带来内心的平静与快乐。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