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健康

后疫情时代的心理重建

2020-04-16 08:1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后疫情时代的心理重建

     专访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专家组组长林永和

  林永和。 受访者供图

  这次疫情是一次惨痛的生命教育,也是一场及时的心理教育,是强化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重要契机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李冰冰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是对每个个体的心理大考,也是对当前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一场检验。尽管疫情已经进入了后半场,但是心理层面的战疫才刚刚开始。

  为此,4月9日晚,盘古智库和北京市通州区春晓心理社会工作事务所以线上直播的方式,联合主办老龄社会30人论坛专题研讨会,多位专家就“后疫情时代的心理重建”展开探讨。

  法治周末记者在线参与,并就该议题深入采访了与会嘉宾之一——北京工商大学教授、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社区心理指导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专家组组长林永和。

  心理也需要口罩

  法治周末:为什么要进行心理重建?应该从哪些方面开展?

  林永和:任何一个重大的社会事件或者家庭事件都会使人们的社会生活发生重大的变化。这种客观变化需要人们的心理来适应,也就是说客观上需要心理重建。17年前,抗击非典疫情中也进行了心理重建,汶川地震后需要心理重建,那么,今天的心理重建显得尤为必要。

  此前,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出,疫情过后,需要绝大多数人进行心理重构,需要对一些心理受到严重影响的医护人员与病亡者家属进行专业、长期的心理援助、心理抚慰或者心灵守望。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业内同行的高度肯定。

  我认为,应该从全体民众、大多数人、重点人群与社会治理4个维度加强心理重建。这既包括个体的心理重建,也需要社会心理的重构。

  其一,要使全体民众知道心理健康对于人的大健康,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社会良好适应的重要意义。在抗击疫情时我们需要戴口罩,而心理上也应该有一个自我防护的口罩,即良好的心态和乐观的情绪。要使广大民众知道,未来美好的生活需要心理健康,全民小康有赖于心理健康的水平不断提升。

  其二,在抗击疫情当中,一些人个性的弱点、心理问题和恐慌都不同程度有所展现。因此,在未来的后疫情时期,绝大多数人应该加强心理调节能力,即加强自我认知、自我情绪的调控、自我行为的训练、良好习惯的养成等。

  其三,任何重大事件之后,都会有人产生创伤后的心理应激障碍(PTSD),需要社会各界长期进行心理抚慰、心理疏导、心灵守望。

  最后,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心理救援中,我们发现,很多具有心理服务资质的专业志愿者更受欢迎。这是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根基。此外,各个社区都有相应的社会心理服务站,或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或者已经孕育,这些是开展社会心理服务的基层单位。

  重点人群的心理重建

  法治周末:您所说的重点人群,包括哪些人群?

  林永和:心理学研究表明,大约10%的人在重大的伤亡事件之后,会产生心理应激障碍。在汶川地震、抗击非典过后的半年乃至一年两年,PTSD在很多人中还会存在。

  此次疫情时间长,而且范围广,形势严峻,对于所有人都会有一些心理上的冲击,特别是对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病亡的患者家属、病愈的患者本人以及亲朋好友,都会有出现一些相关的症状。

  还有一些人,他们不是病逝者家属,也不是医护人员,但看到某些事件也会产生心理应激障碍,包括闪现再体验,即做梦回忆当时的情景,再现惊恐;另外一种就是回避、麻木,或者是警觉度增高和过度警觉。

  在汶川地震6个月后,9.7%的青少年产生PTSD,有些是不愿意回忆,有些是经常回忆,有些则是过度紧张;“非典”两年后,很多亲历者也产生PTSD,约10%。

  有学者估计,这场疫情过后,至少有20%的人群会有创伤后的心理应激障碍。

  因此,疫情过后,重点人群的心理抚慰,需要强大的社会心理服务来支撑。

  法治周末:如何对病亡者家属展开哀伤抚慰?

  林永和: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病人心理康复需要一个过程,很多隔离在家的群众时间长了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问题,病亡者家属也需要心理疏导,“要高度重视他们的心理健康,动员各方面力量全面加强心理疏导工作”。

  对疫情病亡者家属,心理上的抚慰是必须的、是长期的。

  哀伤抚慰的总原则是需要有温度的心理陪伴、心理支持,接纳和陪伴当事人负性情绪的宣泄、倾诉及哭闹;鼓励和支持当事人接纳现实、面向未来,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我所参与的“京鄂IWill志愿者联合”行动当中的心理服务是一个紧急、短期的哀伤抚慰,我们强调先稳定情绪,防止当事人走极端,接受现实,用同理心来接纳悲伤,去聆听宣泄,这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疫情后期需要一个长期的陪护,我建议:

  首先,短期的陪护和哀伤抚慰是使当事人情绪实现平和理性。中后期则强调行为、认知的改变,建立一种新的行为方式,建立一种新的认知,接纳客观现实,接纳人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但是,有一些重要的环节、重要的技巧需要掌握,需要帮助当事人改变自我心理环境。自我心理环境包括情绪、认知和行为,三者互相作用。心理服务中的哀伤抚慰是促进当事人能够从认知上来接纳现实,从情绪上来平缓,从行为上来改进;

  第二,我们在助老助残时发现,最容易被接受的就是周围的邻居、亲朋、亲密伙伴,这些熟悉的人构成了一个良好的小环境。因此,克服哀伤、走出哀伤的一个小环境是非常必要的。

  比如,在长期处理哀伤抚慰时,需要有亲情的支持,需要有至亲至爱的亲属,有邻居、亲密的伙伴,也需要心理咨询师或专业工作者的心理干预,包括平缓情绪、改善认知,提倡积极良好的生活习惯,从而形成一种立体的小环境;

  第三,可以改变环境。有的人老伴没了,到子女家来住,或者把子女接来住,或者选择合适的养老机构。这些都是长期抚慰哀伤当事人可以选择的做法。

  此外,大环境要接纳。要使当事人知道,很多事情的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要逐步接受现实,面向未来。从整个社会的大形势,从亲朋好友的小环境,从自我环境的改善,达到心理得以重建、情绪得到改善、自己的心态能够积极向上,乐观自信地生活下去的目的。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重建任重道远

  法治周末:对于未来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您有哪些建议?

  林永和:这次疫情是一次惨痛的生命教育,也是一场及时的心理教育,是强化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重要契机。

  在此次疫情当中,社区、企业、单位、学校发挥了“最小细胞”的重要作用,这种作用有目共睹,但是,老人、儿童、残疾人等特殊群体以及农村人口,可能缺少了求助渠道,缺少了沟通渠道,很多心理风险未被发现。

  这也提醒了我们,在心理重建的时候,要加强助老助残方面的心理服务,在加强社会服务体系建设中,必须加强相关的心理服务人才的培养,加强街道、社区、乡镇、农村心理服务站(中心)的建设。

  我要强调的是,社会心理重建的未来,需要我们人人参与。其中,志愿服务将成为一种社会常态、社会文明。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是人人发挥自我专长,人人服务别人。同时接受别人的服务,将是一种社会心理适应或社会心理重构的重要内容。

  社会心理建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心理服务应该系统、有计划地解决社会治理主体、客体以及治理过程当中出现各个层面的问题,国家与社会的各个层面,都要开展必要的心理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个人、每个组织、每个群体的心理重建,应该势在必行。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